《宦海沉浮》

第三部市 第七章(上)

廊园宾馆三号楼服务台值班的是小张,她百般无聊地不厌其烦地抠着指甲,眼睛却圆溜溜地看着大门,身子坐得直直的,一丝不苟的样子,生怕左经理忽然冒出来,万一被经理逮住值班不规范,轻则扣奖金重则扣工资,倒是挺羡慕葛丽,专职服务杨秘书长,不仅津贴比她多,还能不值班,虽说那个杨秘书长看上去冷冷冰冰架子蛮大,其实从不给她们值班服务员添任何麻烦,就是视她无物的态度挺可恨的。转头看了下挂钟,才北京时间二十点,离下班还早呢。

忽然一辆小车嘎地停在了楼前,小张借着灯光望出去,只见一个男人把杨秘书长从小车里拉出来,看杨秘书长那样儿肯定是醉酒了,本待要出去搭把手,又怕领导醉酒后不规矩,赶紧给楼上葛丽去了个电话,她仍旧规规矩矩在服务台后,只是站了起来,见杨秘书长上台阶时脚步还踉踉跄跄靠旁边的人搀扶,而进了大门却挺直了身体,不由好笑:装什么,不就怕在我们服务员面前丢了领导形象吗!心里嘀咕脸上露出标准地服务性微笑:“杨秘书长,您回来了!”见杨秘书长依旧只是点头并不答话,还是有丝失落,目送着杨秘书长上了楼梯,见杨秘书长迈腿上楼梯时一软差点跌倒,忍不住悄悄笑了起来。

葛丽接了服务台电话就急匆匆出来接人,在楼梯半道见到了杨秘书长,伸手去扶,冲天的酒气差点让她喘不过气来,见送秘书长那人也就三十几岁估计不是什么领导。乘机埋怨道:“你们请秘书长吃饭也不能灌醉人家啊。徐处长再三叮嘱醉酒伤身,你们也要关心秘书长嘛。”送杨陆顺的是姚志辉,他自然晓得服务员嘴里的徐处长是谁,陪笑道:“是、是,我们下次一定注意。一定注意!”杨陆顺含糊其辞地说:“小葛,我没醉,喝得正痛快呢是吧,小姚!”姚志辉比杨陆顺还大月份,无奈职务太低也就成了小姚,忙说:“是,秘书长海量。

哪里会醉呢。不在状态而已。”对服务员说:“你看。秘书长还清醒得很呐,小葛!”杨陆顺呵呵一笑想要说什么,却被一个酒嗝打住,葛丽恼火地瞪了姚志辉一眼,麻利地开门开灯,让秘书长平躺在长沙发上,也不理会姚志辉,就去卫生间拧毛巾。姚志辉想起车上还有两条烟没拿上来,转身又跑楼下去拿烟。葛丽拿着毛巾出来不见了姚志辉。只留下秘书长躺在沙发里直呼哧,心说今晚没得睡了,怕是得整夜伺候这个醉猫了。就细致地替秘书长擦脸,然后再把卫生间的脸盆拿来放在沙发旁说:“秘书长,要喝点茶吗?”只见秘书长呼吸急促还微带鼾声。

不由摇摇头。正待要去关门,恰好碰到姚志辉拿个黑塑料袋。只得让开。姚志辉走道沙发前:“秘书长,秘书长?咦,这么快就睡着了啊,小葛,两条烟我搁茶几上了,记得告诉秘书长啊。”见小葛蛮标致地,而且脸色不愉,嘿嘿笑道:“小葛,不好意思了,今晚麻烦你好好照顾秘书长,明天你晚上值班不?”葛丽没好气地说:“我专职服务秘书长地,没节假日。”姚志辉见葛丽没把他这个区委办副主任放眼里,估计是挺得秘书长欢心,说不定还有点什么故事,依旧嘿嘿一笑说:“小葛你真辛苦啊,我给你们左经理打个招呼,也替你放放假。

”葛丽蹙着眉头说:“秘书长已经休息了,没其他事,请你离开。”姚志辉只得离去。葛丽关上门,见秘书长睡得死沉,浑身酒气熏人,只得坐在一边,只要秘书长有什么动静,她也能及时帮忙。可没想到杨陆顺翻身坐了起来,见秘书长目光清冽,哪象是醉酒之人呢,瞪大眼睛问:“秘书长,你、你没醉啊!”杨陆顺呵呵一笑说:“小葛,没办法,不装醉就真会被灌醉,好了,你休息去吧,我也该洗澡了,没熏着你吧!”葛丽也笑了起来,说:“我帮您拿换洗衣服。

”杨陆顺没拦她,也知道拦不住,拿起电话拨了沁言的号码:“是我,在看电视呢?”“是啊,才回廊园啊?没喝多吧?”“没有,喝多了就不能给你电话了,哦,这么个事,明天要是虹鼎区区委办副主任姚志辉去我们新房,你就推什么也不知道,让他找我。”“陆顺,是不是要替我们搞装修啊?”“夫人英明啊!”杨陆顺见葛丽拿着他的衣服出来,故意来了这么一句,他知道小葛懂事,肯定会悄悄出去的。果然葛丽把衣服放进卫生间,做了个我走了的手势,掩门而去。

“陆顺,我是早有心理准备,只是还是不习惯,以前我是干部处长身份,不理会就行,如今我是杨秘书长爱人,人家口口声声替秘书长怎么怎么,我都不会拒绝了。”杨陆顺笑起来,说:“外甥打灯笼——照旧呗。我说啊,隔两天你干脆也别去了,就让小标去搞。”“还真多亏有小标这么个亲近人,要不然真麻烦。你以为我上班就清静了?高主席忻主席更热心呢,特别是忻,知道我一个人吃饭,连自己家都不回,吃了饭还陪我去打羽毛球,才走一会。陆顺,我过来帮你洗衣服啊。

”杨陆顺说:“别来回跑了,我自己也洗得干净。”“你晚上喝酒,肯定没吃什么东西,要不我给你带好吃地?”杨陆顺呵呵笑道:“有你这么关心,比什么东西都好呢,我一点也不饿。”其实他腹内空空。光喝酒连菜都没怎么吃。好在房间冰箱里有方便面八宝粥什么的。倒也真不用出去吃东西。两人亲亲密密说了差不多一小时电话才挂掉,杨陆顺满足地进了卫生间,痛快地洗了个澡,刚才吃饭时赵君豪接了个传呼就匆匆忙忙走了,赵君豪一走他就真成了主客。似乎吃完饭还要去潇洒潇洒,只得借醉酒遁走,对赵君豪的真心实意还蛮感激的,至少人家没把你当外人,只是这样地方式他接受不了,不是什么假清高,而是他杨陆顺地底线。

第二天果然就接到了姚志辉打的传呼。杨陆顺愣是一天没理会。直到晚上下班时分才打了姚志辉传呼,约他去廊园吃晚饭。杨陆顺自己赶忙回了廊园,让葛丽准备饭菜,他要在房间里宴请姚志辉,这样谈话机密,当然也更让姚志辉觉得意义不同。这是杨陆顺进住廊园第一次请客人在房间用餐,葛丽不敢马虎,赶紧通知餐厅厨师,按秘书长地吩咐做了三菜一汤。葛丽见都是点下酒菜,又擅自添了个花生米。杨陆顺把姚志辉迎进房间,边握手边笑:“小姚,你们老张真海量啊,愣是让我醉了一天。

直到下午才看见你打地传呼。”姚志辉坐下。见秘书长要亲自泡茶,忙抢了去。给秘书长杯子里添满才给自己倒茶,说:“难怪我今天去秘书长新家,您爱人徐处长什么也不知道,原来还没来得及给夫人汇报啊,呵呵!”杨陆顺递了根烟给姚志辉,没接着话题转而问:“小姚,干区委办副主任多久了?”姚志辉说:“今年年初才提的,还是张书记破格提地,很感谢领导的信任,唯有在工作总任劳任怨才对得起组织的培养啊。”杨陆顺翘着二郎腿很随意地哦了声,说:“小姚,我以前也是县委办副主任出身啊。

”领导的气势压人,姚志辉虔诚地说:“秘书长,您的经历我略知一些,是我学习的榜样啊,我们张书记对您也很钦佩。”杨陆顺摸了摸衣领又弹了弹烟灰,才说:“志辉,我记得老张介绍,我们是同年的,六零年?”姚志辉忙说:“秘书长,我五九年十月生人,按年龄比秘书长还略大两个月呢,这就是我敬佩秘书长地地方,您已经是正处级地市委副秘书长,我才刚进正科级。”杨陆顺呵呵笑了起来:“我们应该都是幸运的人,能平安渡过三年自然灾害,咱们职务先撇一边,兄弟论交!”姚志辉自然是大喜过望,能跟副秘书长兄弟论交是天大的好事,更加谦恭地说:“秘书长,我如何当得起呢,还是叫我小姚吧,听着亲切。

”杨陆顺说:“我听服务员说是你昨天送我回来的?你看我醉得够呛,都忘了。谢谢你啊,志辉,今天特意请你吃个便饭,就在我房间吃,要去了餐厅,这个敬酒那个敬酒地,我们说话都不方便。”姚志辉连声说:“我是应该地,秘书长太客气了,太客气了。”杨陆顺起身去房间里拿了瓶五粮液,说:“这瓶绝对真货,我们干掉它!”姚志辉笑着说:“秘书长不仅海量,连品酒也是一流,昨天要不是秘书长提醒,我们差点喝了假酒。”杨陆顺说:“真是无商不奸啊,头两瓶都是真的,第三瓶就上假货,以为我们喝多了辨不出来,老张脾气真好,换了我叫工商地罚死他们!”姚志辉凑近说:“秘书长,张书记其实很气愤,是碍于秘书长在场不好发作,今天我们郭主任就硬是没在这月应酬费发票上签字,也算给那饭店个教训。

饭店是我们区委书记的表舅哥开地,也是没办法。”杨陆顺暗暗好笑,什么假酒,就是市委书记的后台也不敢给市委副秘书长区委副书记喝假酒,那是他故意显醉迷惑众人,当然是君豪走了,不然也做不出来。这时葛丽和餐厅服务员把饭菜送到,摆置妥当离去,杨陆顺这才举杯道:“志辉。我昨天醉酒今天就不多喝。我们兄弟俩平分这瓶就不再开,如何?”姚志辉更加佩服,昨天醉酒今天又能喝半斤,真乃特殊材料铸就,难怪如此年轻就平步青云。哪还有废话,举杯一碰说:“秘书长,我先干为敬了。

”杨陆顺昨天接触后晓得姚志辉精明得很,今天的事不能让他太清醒商量,于是就着他斟满的酒举杯再邀道:“志辉,我们兄弟也算一见如故,我们再干!”他昨天并没醉酒。又一天没沾酒。本来酒量也大,自然不在话下。姚志辉酒量也不小,只是他是负责机关接待后勤的副主任,中午已经陪客人喝了地,此刻才上桌就连干三杯,就觉得脑子有点晕乎,又不愿在秘书长面前失态,更不能秘书长没拿筷子他这个客人就饿死鬼投胎一样吃菜,而且秘书长敬酒了。他要回敬至少一杯吧?四杯酒下去,只觉得肚子里翻腾起来。

杨陆顺敬完酒又递烟,也不拿筷子就聊起来,眼见着对面地姚志辉原本白皙地脸上开始白里泛青,知道酒劲上涌。趁热打铁地又干了一杯。约莫八钱地酒杯,五杯下去就是四两。他自己都觉得胃在抽抽,这才布菜:“哎呀,光顾喝酒,菜都凉了,志辉吃菜、吃菜。”夹了几颗花生米慢慢咀嚼着又放了筷子。姚志辉也只好放下筷子,虽然秘书长口口声声弟兄兄弟,那是领导平易近人,自己千万不能没了上下,就摆出聆听状,还强做均匀呼吸,万万不能打酒嗝失礼。杨陆顺忽然问:“志辉,你今天打我传呼有什么事吗?”姚志辉愣了下,马上说:“秘书长,你忘记了,昨天张书记指示我,要负责你新家装修事宜,我去后你爱人徐处长全然不知,呵呵,忘记交待夫人了吧。

”杨陆顺也是一愣,思索片刻才问:“真的吗?”姚志辉忙笑道:“秘书长真是贵人多忘事,没喝酒前就说好了的啊,还是赵君豪赵处长提起的呢。”杨陆顺再次思索,一拍桌子说:“哎呀,我怎么没喝酒就晕了头呢,我记得我并没答应啊,这下麻烦了。”姚志辉奇怪了,心说有人出钱出力免费替你装修新房,反倒是麻烦事了?小心翼翼地说:“秘书长,不麻烦呀,以前赵处长地新房也是我负责装修的,赵处长爱人周笛挺满意的呢,你要怎么装修,我就照办,保证美观实用。

”杨陆顺显得很苦恼,端起杯子虚碰了下抿了口酒,漫无目的地在菜盘子上扒拉,姚志辉更疑惑了,陪着秘书长也抿了口酒,觉得秘书长好像遇到了什么难题,既然领导有难,就得挺身而出为领导排除万难啊,也是酒精作用下,胆子都大了不少,说:“秘书长,怎么了,要信得过兄弟我,有什么我能帮到的,您尽管吩咐。”杨陆顺唉了声,欲言又止,姚志辉急了:“秘书长,我喝了您的酒,就是您的人了,我”情急之下舌头也绕了起来。杨陆顺差点没笑出声,都说地什么话,要是再说让负责,还以为是男女问题在谈判呢,凑近点小声说:“志辉,我也没把你当外人,你今天去我新居了吧,已经有人替我在装修了,你看我不是拂了老张地好意吗我,我怎么就糊里糊涂答应老张了呢,真让我伤脑筋啊!”姚志辉心说领导就是好啊,一个新房还有几拨人抢着装修,可他也犯难,张书记替秘书长装修房子,不是人秘书长缺那点装修费,摆明了和替赵处长装修房子一样,拍马屁拉关系呗,他刚被张书记从后勤科长提拨为副主任,该为张书记鞍前马后办好任何一项工作,不行,我得劝劝,于是说:“秘书长,无所谓呀,你前头那朋友出力,我们张书记买单,没拂朋友的好意啊。

”杨陆顺摇摇头说:“那怎么行,我杨陆顺不是那号人,朋友对我好,我也要对得起朋友嘛。嗳,有了,志辉,这事你要帮我个忙!”姚志辉巴不得有机会呢,只差没拍胸脯了:“秘书长,您让我做什么是信得过我,我保证替你完成得圆圆满满,您指示吧!”杨陆顺说:“你说的啊,我是这么想的,既然老张发了话,我不能驳老张的好意,你就跟老张说你在替我装修房子,何况老张忙得很,又信任你,自然不会再过问,此事只有我们兄弟俩知道。”姚志辉大摇其头:“秘书长,隐瞒只是一时啊,张书记还要问我要发票报销呢。

”杨陆顺扑哧一笑说:“我就不信老张会拿有我杨陆顺名字的发票签字,还不都是你走程序吗,你答应帮我的忙,余下的事我就不管了啊,都拜托你了。来来来,我们再喝。”他把话套住姚志辉,也是相信姚志辉不傻,如果姚志辉胆子大,兴许还能落点好处,那就不是他的事了,只要推掉就是胜利!姚志辉确实有点傻眼,不过稍加琢磨,也理出了点头绪,莫非秘书长既不想推掉前面朋友地装修队,又舍不得张书记的许诺,这个杨陆顺可真贪心啊,区区三、四万的装修费都贪,这样也好,他敢从我手里白拿装修费,也就真没把我当外人,嘿嘿,看来我今年活该遇贵人,这么想着,就忙不迭给两人杯子斟酒,说:“秘书长的指示,再难我也要完成,秘书长,我们再干一杯!”(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古城西风的官场大作《商宦》已经上架,书号:1106845。

请多支持!莫为妖书号1035905)女频作家倾心打造,有女频包地请投啊!《国企风流》作者同舟同济新书《官路商海》上传,《官路商海》书号:1108250推荐官路风流、国企风流、官路迢迢、醉回七九当农民、宦海无涯、脊梁、权欲诱惑、混在官场等官场小说,都是精品,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