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三部市 第七章(下)

第490章(下)廊柱市市委秘书长吕沐进了办公室,市委办副主任王炳方尾随进来,拿着事程表向秘书长汇报工作安排,吕沐听得心不在焉,他这个秘书长也就是市委弘智书记的大秘书,计划始终赶不上变化的,听完安排,王炳方加上一句:“秘书长,杨陆顺副秘书长有事找你汇报,在办公室等着的,是不是现在就通知来?”吕沐留神了,杨陆顺还没具体分工,有什么工作要向我汇报?不过还是看了看手表说:“我给他去电话吧,人到齐就通知我啊。阅读VIP\仙.界.小.说.网\”说着看了看台板下面的内线号码拨电话:“陆顺同志吗?我是吕沐啊,哦,那你过来吧。

”一会就见杨陆顺精神抖擞地进了办公室,没起身微笑着说:“陆顺同志,请坐,在市委招待所休息得还好吧。”说着把自己抽的玉沙烟丢了支给杨陆顺,自己也点了根,他不是抽不起好烟,只是抽惯了玉沙烟的口味,他一直是领导,不是他认为亲近的部下朋友,少有递烟的时候,都是别人敬烟给他。杨陆顺本待是要敬烟的,只是没来得及,接了秘书长递的烟笑道:“秘书长也好玉沙烟的口味啊,难怪我报到后见您,敬您金春江,就觉得您不怎么喜欢,下次我到您办公室就带玉沙烟。

哦,我昨天在秀林酒店办事处对付了一晚,市委招待所的条件也不错。”吕沐呵呵一笑,觉得杨陆顺还是有水平的,不奉承什么廉洁啊俭朴的,说:“哦,在办事处休息的啊。”杨陆顺说:“昨天我爱人从南风来看分的房子,晚上我准备送她回去,没料想市委王书记找我谈话,也没麻烦办事处连夜送我回,就对付了一晚。”吕沐见杨陆顺娓娓道来象是汇报,没有丝毫炫耀,对自己这个秘书长也很尊重,也就微笑着起身拍了他肩膀一下说:“这边来坐,找我什么事啊。

”杨陆顺本是坐秘书长办公桌前的椅子上,那对椅子本就是给前来向秘书长汇报请示工作的同志坐的,很有点公事公办的味道,而秘书长让他坐在办公室沙发上说话,待遇算是提高了的,而且秘书长很亲切,就跟过去坐在秘书长斜对面的单人沙发上,当然坐那里也是有讲究的,秘书长斜靠在长沙发的右扶手边,自然是身体面部朝左,杨陆顺坐那里不至于让领导要移动脖颈说话,甚至连视线也不需要太调整。杨陆顺说:“秘书长,很感谢您替我安排了住房,昨天我爱人看了也蛮喜欢,还说要好好装修装修,您也知道徐沁言是初婚,想把新房收拾漂亮的,于情于理我都没什么挑剔的。

只是我听说我们市委政府大院有搬迁的动向,嘿嘿.....”杨陆顺说不下去,挺为难地笑着,望向秘书长的目光带着请求。吕沐弹了下烟灰,笑着说:“陆顺,你有什么打算呢?”杨陆顺说:“我听管理科的同志介绍,处级干部可以私人出资购房,我想请秘书长批准。”吕沐说:“陆顺,你可得考虑清楚,一来住房只有九十平米面积,二来离上班也远。当然你的情况也特殊,新房收拾好了住不了多久就要搬,是麻烦。我原则上是同意的,想好了就打报告吧,不会耽误你新婚大喜的。

”他理解杨陆顺的心情,何况上次没说啥,偏偏与弘智书记谈话后就改了主意,是不是弘智书记关心杨陆顺主动提起的就不得而知,何况也是按规定执行,即便不来请示,报告打上来,他不照样得批准么。杨陆顺很高兴地说:“谢谢秘书长,那我赶紧打报告去,不耽误您时间了!”起身敬了支金春江。吕沐也起身送了几步说:“陆顺,安心操办婚事,机关来不来无所谓,偶尔看看文件什么的掌握下市里的动向就可以了。”送杨陆顺走了,吕沐心说看来弘智书记没马上给陆顺分工,是有大派场啊。

杨陆顺喜滋滋地回了办公室,先给沁言去电话:“沁言,我收到情报,市委政府大院要搬迁!”“市委要搬迁啊,那家属大院是不是也得动啊?”杨陆顺说:“那是肯定的了。”“哎呀,那、那我们的家岂不是”杨陆顺说:“是啊,要是才住进去没多久要搬,多麻烦,你还说买家具要按房子布置,天知道以后的家属房是什么样呢。我看还是出点钱买商品房算了。”“...也只好这样了,大概花多少钱呢?”杨陆顺说:“按规定是九十平米的住房,大约要两万吧,虽然小了点,但产权是我们自己的,自己的房子装修起来也划算是吧。

你要同意呢,我马上就打报告。”“你同意我肯定就同意了,陆顺,那我得赶紧调过去,你个大男人怕也不会装修房子,也耐不得那个烦。”杨陆顺笑道:“你马上调来我求之不得呢,哦,明天晚上王书记叫我们去家里吃饭,乘机提出来,王书记点头,三两天就过来了。”“那你亲自来接我,我、我得把私房钱取了,你个穷光蛋拿什么买房子嘛。”杨陆顺听着沁言柔声细语说自己穷光蛋也甜蜜蜜的,说:“夫人放心,我明天就去接你。取钱要我陪着不?我还不知道夫人的家底呢。

”给沁言去了电话,杨陆顺很快打好了报告送去了机关事务管理科李科长案头,李科长很热情:“杨秘书长,打电话我去拿不就行了,还劳驾秘书长亲自送来?”杨陆顺递了烟说:“这不是我心急吗,我送你拿不都得到你办公桌上呀。”李科长连连点头说:“那是秘书长体恤我们,我清楚我清楚,秘书长,目前待售商品房只有两个住宅小区,我个人觉得,幸福小区不错,秘书长要得闲,我陪你去看看?”杨陆顺正有此意,客气道:“李科长,你还有事要忙吧?派个熟悉的人去也行。

”李科长就赶紧收拾办公桌说:“我的工作就是服务领导,别人陪你看房我还不放心呢,秘书长稍坐,我叫市房改办派个车来,这个时候机关车队怕没好车了。”杨陆顺就微笑不语,佯装看李科长办公室里的工作制度,任凭李科长忙活。不到二十分钟,房改办的司机就到了办公室,李科长一盒金春江就打发走了司机,他亲自开车服务领导。花了大半个上午看了新房,杨陆顺选定了自己中意的楼层,李科长就请杨陆顺吃中午饭,只是吃饭时间稍微有点早,李科长请杨陆顺洗头,杨陆顺觉得老李跟自己不熟也不怕李科长带他去乱七八糟的地方,知道人家想借机亲近巴结他,看在李科长尽心尽力为自己跑上忙下的也就没推辞,被李科长一车拉到市虹鼎区的云岫大酒店,在三楼的美容美发店洗了发做完头部按摩,神清气爽地去餐厅包厢吃饭。

一上午接触,两人亲近了很多,李科长说话也就不再刻意谦卑,几杯啤酒下肚,李科长说:“秘书长,你要房子结婚,程序肯定要快很多,我估摸着不出一礼拜就应该拿到房钥匙了,新房又是新婚用房,得好好装修装修吧?”杨陆顺说:“装修肯定是要搞的,不装修我也直接住家属院了。”李科长说:“秘书长,我们接触时间不长,您看我为人怎么样?”杨陆顺哈哈一笑说:“老李,你为人不用说了,热情仗义,那天我就觉得老李你人不错,今天更有体会啊,来,碰一个!”李科长抹去嘴角的啤酒花,很诚恳地说:“秘书长,你才到廊柱也没啥朋友熟人,这房屋搞装修得找好师傅,如果信得过我,我帮您介绍个装修公司,公司规模挺小的,可装修居家房子的技术还是绰绰有余的,我跟那公司老板是朋友,我保证技术活没你夫人挑得半句话,而且便宜实惠!”杨陆顺有点动心,他经济不宽裕啊,忙问:“老李,我当然信得过你,我和我爱人都是拿死工资的,也没多余的钱搞装修,能便宜实惠,我求之不得啊。

”李科长见杨陆顺起了意思,说:“我们坐这里说也说不出道道,等拿了钥匙,你和夫人大体定个标准要求,放手让我朋友去搞就是了,我人头担保我那朋友不赚秘书长一分钱!”杨陆顺笑了起来:“老李,你朋友认识你可没便宜占得啊,人家拉队伍赚钱应该,能收便宜点也算我杨陆顺交他做个朋友。”他虽不清楚搞装修的利润多大,但工本费肯定是不会少给。他自己目前没钱,还可以找小标周转周转。李科长见杨陆顺没拒绝死,暗暗高兴有门儿,真要能花个三、两万装修就能跟杨秘书长成铁哥们,他是赚翻了,杨陆顺是什么人?市委王书记的红人啊,王书记从南风市到廊柱来,除去随身的专职秘书,就只有杨陆顺第490章目,看到茶几下有本《读者文摘》,翻开扉页,下面写了李金桂三个字,字体娟秀灵气,都说字如其人,桂妹子就算不很漂亮,但肯定是充满灵性的妹子,也许这个值得小标上心的女大学生,真能用一丝柔情拉小标上正道,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