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三部市 第九章(中)

第495章(中)杨陆顺的电话打过去,刘海鑫如约而至,本来他是不想来的,电话里杨陆顺说只有副厂长武辉作陪,才勉强同意,他到廊柱上任副市长分管工业,这个武辉就摸上了门,好在武副厂长是全心为企业着想,也算难得。\%>_<%修_真_谷_小_说_网原_创%>_<%\刘海鑫进门就冲杨陆顺伸出了手:“杨副秘书长,你是掐着时间给我打电话,晚几分钟我就走了。”现在刘海鑫是副市长,是政府领导,杨陆顺配合着说:“是要掐好时间嘛,既不能耽误领导工作,也要不妨碍我们老同学见面,我是用心良苦哇。

”看到刘海鑫大廊柱市没几月时间居然黑瘦了,廊柱的工业情况不怎么理想啊。刘海鑫哈哈一笑,把手伸向了武辉:“武厂长这是非要我破戒啊。”武辉嘿嘿笑道:“刘市长,难得杨秘书长到我地盘走走,你又是杨秘书长省委党校的老同学,我和杨秘书长大学同窗三载,我们是老同学遇见了老同学,我就冒昧提议,杨秘书长从谏如流,纯属老同学见面聊天吃饭,不牵涉其他。”杨陆顺见刘海鑫还带着秘书等随从,如此些外人夹杂一起,也只能喝酒吃饭了。刘海鑫看着杨陆顺问:“杨副秘书长,既然我们是老同学见面,我就破戒了?”杨陆顺哈地一笑说:“武厂长,总不能破坏刘市长定的规矩,干脆这样,我们去个别致的地方吃饭如何?既然没让刘市长破戒,我也给那里的老板带去了生意。

”武辉大不情愿,可惜他地位最低,还得遵照领导指示而行,果然刘海鑫很感兴趣:“杨秘书长,什么别致的地方啊?”杨陆顺说:“廊柱妇联的妇女活动中心宾馆,我和徐沁言在那里吃了几餐,很不错。”众人都笑了起来,大家都晓得杨秘书长爱人就在妇联工作,这样直白地替活动中心拉生意,玩笑成分居多,刘海鑫瞥见武辉目光闪烁,心念转动说:“杨秘书长介绍的自然没错了,武厂长,我们三个老朋友一起吃饭,他们就交给厂里安排了。”说着一指随从秘书司机工作人员。

武辉见刘市长这么吩咐,心情好了很多,虽然刘市长终究没破戒,但能留下秘书司机已经退让不少,马上吩咐厂办副主任好生安排,自己则亲自开车和杨陆顺刘海鑫去了妇女活动中心。在车上,刘海鑫说:“陆顺,叫上沁言一起吃饭吧,她也是我党校老同学唷。”杨陆顺笑道:“她没空,在忙装修呢。”武辉接茬道:“老同学,弟妹装修房子不也得吃饭么,我还没见过弟妹呢。”杨陆顺说:“新房子那边也没电话什么的,怎么通知呢?呆会我去沁言宿舍找找,要回来了就见见你这个大伯子。

”刘海鑫见杨陆顺与武辉很亲热,也插嘴道:“武辉,我先大致描叙下,徐沁言贤淑温柔,长相秀丽,是陆顺的佳配良偶啊!”杨陆顺说:“别吹别吹,武辉爱人才当得起贤淑温柔长相漂亮呢。”武辉说:“刘市长都这么夸赞,那还有错的?”刘海鑫笑道:“武辉,叫我海鑫吧,又没外人。”这时杨陆顺的传呼机哔哔直叫,杨陆顺取下一看说:“沁言在宿舍给我打传呼,还真巧了啊。”其实巧什么啊,徐沁言杨小标还有管理科的李超都在活动中心的宾馆呢。三人到得活动中心宾馆,宾馆经理副经理好几个在宾馆门口等候着,见刘海鑫杨陆顺下车马上迎了上来,一问才知道是刘海鑫秘书给宾馆打了招呼,在经理陪同下进了餐厅的包厢,杨陆顺小坐了会,待到传呼机再次响起,就去了楼上。

杨陆顺敲开沁言房门,沁言奇怪地说:“咦,你不是说去了机械厂吗,怎么又在这里?”杨陆顺说:“我大学老同学表面说请我吃饭,其实是想亲近刘海鑫市长,我就把他们俩请到了这里,小标呢?”沁言说:“小标在餐厅陪李科长说话呢,我是想告诉你,李科长的意思是,装修费他们科里报销,还说什么机关领导房屋装修都这样,我觉得不踏实,就急着打传呼告诉你。”杨陆顺想了想说:“走,去见见老李。”杨陆顺和沁言进了包厢,杨小标和李超已经喝上了,桌上菜肴挺丰盛的,李超见杨秘书长驾到,放下杯子就殷勤地给秘书长拉椅子:“秘书长,你不是在陪老同学吗?”杨陆顺笑着说:“是啊,我把老同学请到这里喝酒,就在二楼包厢的,老李,我特意来敬你一杯酒的,跑上跑下的,辛苦你了。

”沁言麻利地替杨陆顺倒了杯啤酒。李超连忙举杯和杨陆顺碰了下说:“秘书长这么说我真不敢当,我们后勤的责任就是服务好领导的,我是做本分,做本分工作。”杨陆顺笑笑也和小标碰了下,喝了酒轻微打了个嗝说:“老李,我侄儿以后就负责房子装修了,你科里还有工作,就不麻烦你了啊。我听沁言说你介绍的装修公司不错,我就放心了,自己花钱搞装修,就得搞好是不是。”李超忙说:“秘书长,你初来也许还不清楚,机关领导们的房屋装修费,我们科里负责把关报销,怎么能用秘书长自己的钱呢,不合规矩嘛。

我已经跟徐处长说了的,实报实销。”杨陆顺笑道:“老李,好意我心领了,机关规矩我也知道,小补小修的是管报销,可不包括我自己买的房子唷。别让我犯错误,啊!来,老李,我再敬你一杯,得过去陪老同学了,沁言也得去,就让小标陪你喝酒啊。”李超以为杨陆顺不好意思在侄儿面前接受,反正既然是苏勇负责装修,到时候结账时再计较。杨陆顺带着沁言去了二楼包厢,进去见里面没了宾馆的经理,只有武辉刘海鑫在喝茶,不过看武辉神情有点不自然,怕是私下求刘市长办事被拒绝了吧,刘海鑫先起身给沁言打招呼:“沁言你好啊。

”徐沁言知道都是朋友,也就说:“海鑫你好,去你家两次都只见嫂子不见你,当市长忙坏了吧?”刘海鑫笑笑说:“还行还行。”杨陆顺指着武辉说:“沁言,这是我大学的好朋友武辉兄,重型机械厂的副厂长。”武辉握着沁言的手笑道:“弟妹果然贤淑温柔啊,比我那口子强过了,陆顺你一贯谦虚,孰不知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确实也有骄傲的资本啊!”沁言微笑着说:“武大哥说笑了,我去过你家的,嫂子比我强,把家操持得井井有条,把孩子照料得健康活泼,我还得好好跟嫂子学持家之道呢。

”刘海鑫开玩笑地说:“现在不是流传这么一句话么:老婆是别人的好,孩子是自己的乖!哈哈。”大家都笑开了。沁言说:“海鑫,我告诉嫂子去!”刘海鑫拱手求饶道:“省去前面那句,只说后面的啊。”武辉笑道:“海鑫莫非也惧内?”刘海鑫说:“男人都怕别人笑话怕老婆,我就不怕,我惧内不是因为我爱人凶悍蛮不讲理,而是关心居多,关爱居多。就好像陆顺一样,同意沁言去了妇联。”武辉打趣道:“妇联更了不得,专门维护妇女权益的,陆顺老弟可得留心了,莫让妇联高主席上门教育你唷。

”杨陆顺呵呵笑道:“武辉兄你放心,我一向尊重妇女,争做模范丈夫。可以上菜了吧,你们两个都肩负一线工作,吃了赶紧午休一下,养好精神。特别是海鑫,到廊柱才几个月,黑瘦了许多。武辉兄,要多配合刘市长的工作啊。”刘海鑫感受到杨陆顺言语里的关切,笑笑说:“刚来需要熟悉情况,自己把工作安排紧张了点,从事了两年文字工作,在做具体工作有个适应过程的,现在好多了,武辉的机械厂还算可以,说起来还得感谢武厂长章厂长的支持啊。”武辉说:“刘市长,感谢当不起,能搞好本职工作不给市里添麻烦是应该的,可惜目前情况,连这个都没法保证,我到北京等地参观学习了同类企业的改革,感触良多,是要步子再大点了,团结稳定固然重要,企业的生存才是关键啊,陆顺,不瞒你说,我是受章厂长之托,想打人情牌找市里要资金的,其实我内心是不情愿的,企业包袱太重,市里特拨的资金是杯水车薪,重要的是,企业自身要有造血功能,靠输血维持不下去的,市里也负担不起!”刘海鑫是赞同武辉的说法,只是身为分管领导不能乱表态,含笑看着武辉微微颔首,而武辉表面是对杨陆顺诉苦,实际则是向刘市长表决心,见刘市长似乎很满意,接着说:“企业陷入困境,就需要政府从政策上指引在决策上支持,而不是搬去什么开发区工业园换个新厂房就能解决的,刘市长,重型机械厂的设备要搬迁成本太高啊,这不是雪上加霜吗!”刘海鑫就没了笑脸,市委市政府领导正为兴建开发区工业园矛盾重重,市政府王瑾市长一直保留意见,而卫王弘智书记则热心得很,究竟是利是弊不能简单看决策,还得看实际执行情况,但武辉这样**裸诋毁市委书记的决策,他个人很不满意,市委领导讲究的是全局,你武辉只是局部,如果一个企业路子对头,搬到天涯海角也能赚钱,否则再投入巨大资金也是肉包子打狗。

杨陆顺敏锐地察觉到了刘海鑫的表情变化,忙说:“武辉兄,要谈工作去办公室啊,我和沁言也不懂你们企业那套,嗳,怎么还不上菜啊!”沁言说:“我去看看。”武辉马上跳起来说:“弟妹请坐,今天我请客,我跑腿,我跑腿。”他歉意地从杨刘二人笑笑,就出了包厢,这是他故意嘱咐服务员的,他不把自己想要说的话说出来,就不能开席,虽然他的建议并没得到刘海鑫的认可,至少他尽了厂领导的职责,也把基层意见反馈到了市领导。杨陆顺见武辉出了门,笑着说:“海鑫,武辉拉我的壮丁,实在推辞不了。

他也是没办法,下飞机连家都没回就到厂里给我打电话,章厂长那性格,嘿嘿....”刘海鑫微笑着说:“老章知道要退线了,想发挥余热解决厂里干部职工的困难,我是理解的,还很敬佩老章同志,可是现在的企业领导,目光要长远才行,总盯着自己一亩三分地,要被市场经济淘汰唷。武辉有能力,只是思想还得进一步解放解放,陆顺,我记得你是中文系的,怎么跟武辉又是同窗了?”杨陆顺说:“武辉确实是我同窗三年的好友,毕业后不知怎么进了企业,很快就担任了团委副书记,估计是他个人热爱企业吧,脱产到东北重型机械学院深造了几年。

”刘海鑫这才恍然:“原来是这样,我记得他学历是机械制造本科文凭,没料到还有个中文系的专科文凭,难得难得!真正的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这时武辉推门进来,说:“刘市长,多了我弟妹这个稀客,我自作主张添了个基围虾两吃,酒还是喝啤酒,弟妹来点饮料,椰汁行不行?”沁言笑道:“刘市长莫不是搞四菜一汤吧?”刘海鑫说:“你不来就只有三菜一汤了,搞那么多吃不完是浪费,莫说我不同意,你家陆顺也不会答应。”杨陆顺笑笑不语,企业发工资都困难,再大鱼大肉吃着也不安逸,刘海鑫一直不在厂里就餐,也是怕吃了良心不安的缘故。

武辉说:“是我私人请客,陆顺和弟妹到廊柱市来,我一直在外没尽地主之谊,今天算是接风,劳驾刘市长作陪了。”刘海鑫说:“武辉,你私人请客也不要浪费是吧,陆顺到廊柱上任,我直接请他到家里接风洗尘,又经济又热情,是吧陆顺。”饭后武辉开车送刘海鑫离开,杨陆顺进了沁言房间,沁言拧了个热毛巾给陆顺擦脸,说:“陆顺,上午我和小标去了装修公司那里,啧啧,那装修起来可真没边,苏勇还问我准备预算多少,看样子把我们当成有钱的主了。

其实按我们俩的设想,用得着请装修公司的人吗?”杨陆顺擦完脸说:“老李那么热情介绍,不好推辞嘛,多少钱不管,都由小标垫付,慢慢再还是了。”沁言接过脏毛巾,想走却又留下来说:“陆顺,简单点算了吧?”杨陆顺笑道:“行,简单点,跟赵君豪家差不多就行了。”沁言吃惊地说:“周笛说她家装修前后花了三万多啊!”杨陆顺说:“小标搞过夜总会装修,知道怎么节约。”说话间传呼机响起,照着号码回过去,是赵君豪:“陆顺,晚上等我电话啊,虹鼎区的区委副书记张晓春请你吃饭。

”杨陆顺问:“还有谁啊?”“主要是张晓春,还有区委办的人吧,幸福小区不就在虹鼎区吗,老张知道你住在他辖区,吵着要接你吃饭,老张人不错,你房子要装修,他熟人多,搞出来的东西又美观又实惠,我房子都是老张的人搞的。晚上见了再说吧,哦,就不带沁言嫂子了啊,都是些男人,说话也没什么讲究。”挂了电话,杨陆顺笑着对沁言说:“房子装修你也别操心了,刚才君豪又介绍了个朋友,君豪家也是那朋友搞的,还不错吧。”沁言说:“这事君豪也在操心?也真难为君豪了,每天那么忙还操心我们房子装修。

也好,有内行人去搞比我这个外行好得多,陆顺,你到底是领导,习惯了什么事都让别人去搞。”杨陆顺愣了愣,说:“你自己说的嘛,不能外行指挥内行是吧,这跟平常工作大抵也差不多,我明明不懂还指手画脚的,那不是存心捣乱么,自己累不说还坏事,你以为我愿意撒手不管咱们的新家?我就是怕搞砸了被你骂!”沁言扑哧一笑说:“没想到你也会油嘴滑舌。不过你的话很精辟,外行不能领导内行,我也懒得督工了,没事去春江家具电器商场转转,灿灿给我打电话,说她也要到春江买家具电器,正好有个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