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三部市 第九章(下)

第496章(下)杨陆顺收拾完办公桌,只等下班时间到就走,忽听到外面一阵笑声说话声,而且是从右边走廊传来的,杨陆顺知道应该是秘书长吕沐下班了,市委办公楼二层基本是几位秘书长副秘书长的办公室为主,然后就是市委办占据几间,三楼才是市委书记副书记们的办公室,二楼数秘书长级别最高,大声谈笑的权力自然只有秘书长吕沐拥有了,杨陆顺赶紧跑去关上办公室的门,他已经应了赵君豪的邀请去吃饭,万一吕秘书长随口叫他一起吃饭,不好推脱,等到谈笑脚步声消失已久,杨陆顺才夹着包出了办公室。

[百度+谷歌搜索www.Xiaoshuo1314。cOm]这时市委政府大院已经安静了,他不紧不慢走侧门出去,打个的回了廊园宾馆,也就是市委政府招待所。杨陆顺住招待所三号楼,离招待所大院门还有蛮远,平常没事他就在院子门口下车步行进去,今天怕遇到熟人拉他吃饭,跟门卫打了个招呼放行进去,门卫管理比较严,出租车一律不许进院子,那会私人小车极少,进出的全是单位公车。进了三号楼杨陆顺只是象征性对服务台的服务员点头就目不斜视地上了楼梯,有了开县教训,他对招待所服务员防范很厉害,就怕再惹出点什么闲言碎语。

才进房间,就听到敲门声,拉开房门堵在门口,外面是一个叫葛丽的服务员:“杨秘书长,您是去餐厅吃晚饭,还是我送到您房间来呢?”这个葛丽是廊园宾馆经理左瑜特意安排给他专职服务的。杨陆顺没让葛丽进房,要平常葛丽就会进去给他泡茶,说:“小葛,我晚上不在宾馆吃饭了,你忙去吧啊!”葛丽微笑着说:“是,您洗澡的衣服我已经准备在浴室了,秘书长,没事那我走了啊。”杨陆顺住进三号楼后,天气热洗澡换衣勤密,男人嘛有时候就马虎点,喜欢把换下来的衣服留到晚上一块洗,可这个葛丽有随时进房间搞清洁的权力,就把他的衣物全洗了,还熨得平平整整送来,杨陆顺就洗了澡自己赶紧洗了衣服晾晒在浴室,葛丽却被经理左瑜批评得哭哭啼啼,杨陆顺找左瑜解释,可左瑜理由充足,这是廊园宾馆的规定,特别是家属不在身边的领导尤其要照顾周到,还举例了住在招待所的其他领导,如五号楼的刘副市长、六号楼的政协胡副主席等等,杨陆顺也只好听之任之。

看着葛丽走了,杨陆顺关上门摇摇头,比之南风市住单身宿舍的待遇无疑档次提高了许多,可心里丝毫不感激左瑜,只是觉得挺委屈了服务员们,没结婚的小姑娘就得给大老爷们洗内衣裤,在家不定都没给父亲洗过这些贴身的东西呢。匆匆洗了澡,杨陆顺边看宾馆提供的报刊杂志边等赵君豪的电话,听到有人敲门,看看手表才六点过几分钟,赵君豪应该没这么快到,不是服务员就是左瑜了,起身开门一看是经理左瑜笑嘻嘻地站在门口,只得微笑着请左瑜进来。

左瑜进来也不坐,四下里看着,还不时用手这里摸摸那里擦擦,感觉到卫生做得不错,才说:“杨秘书长,这些服务员不要求严格点,搞清洁就马虎,您瞧,现在好多了吧,基本没了卫生死角。”他一个四十出头的人尊称杨陆顺为您还挺顺溜。杨陆顺笑道:“是你左经理领导有方啊,坐,有什么事吗?”左瑜这才坐下,挺关切地问:“杨秘书长,小葛说您不去餐厅吃晚饭,是胃口不好还是有应酬呀,要是胃口不好,我让厨房弄点可口开胃的菜,端房间里吃吧?”杨陆顺说:“老左,我晚上有应酬在等电话呢,谢谢你关心啊。

”左瑜马上笑了起来:“我瞅着您也不象身体不适,红光满面的精神极好,秘书长,我听说您是买商品房做新居啊?”杨陆顺笑道:“是啊,就在幸福小区买了个三居室,环境挺不错的。”左瑜连连点头说:“幸福小区我去参观过,比春江的住宅小区还强那么几分,关键就是清静,小区绿化也做得好,空气新鲜有利健康!”杨陆顺呵呵笑道:“老左,你住在廊园也清静得很啊,用不着羡慕我吧。”左瑜的爱人在廊柱市人民医院当妇产科医生,医院分的房子不小,就是离得老远,左瑜也就基本吃住在廊园,所以杨陆顺有这么一说。

左瑜没接着话题讲,而是说:“杨秘书长,住商品房好,有自己的产权啊,新房得好好装修装修吧?”杨陆顺说:“是啊,也就随便搞一下。”左瑜忙说:“秘书长,你和徐处长都才来廊柱市,挑装修队可得留意了,那帮家伙黑着呢,一万块钱装修他们得赚去三、四千!”杨陆顺心说我真是香饽饽,一个房子装修就那么多人关心,左瑜这样子怕也是要给我介绍装修的,笑道:“老左你还真说对了,我也怕装修队不行,这不请我一本家侄儿在搞呢,明天装修队就进场了。

”左瑜掩饰不住失望神情,说:“这样啊,不知道装修队正规不正规啊?”他去年就打了廊园宾馆部分楼层装修的报告,只是迟迟没批下来,他清楚杨陆顺是市委王书记身边的红人啊,要是能请动杨秘书长支持装修宾馆,报告肯定能加快批下来,再用他选的装修公司承接装修工程也就顺理成章了,他是得知杨秘书长买了新商品房要装修就马上来游说,可惜还是慢了一步。杨陆顺说:“那肯定是没问题的了,老左,你怕还没吃饭吧?赶紧吃饭去,我是有人请了,你可别陪着我饿肚子。

”虽然秀林大酒店要抢去招待所不少生意,可究竟是市委政府的招待所,生意还是不错的,左瑜身为经理,少不得要去撑场面。左瑜苦笑道:“杨秘书长,我肚子真不饿,中午陪市体改委的孙主任他们喝到下午两点才散席,这会要是去了餐厅,肯定又是”又是摇头又是叹气。杨陆顺说:“可惜我晚上有应酬,不然我们两对酌几杯也挺惬意。”左瑜说:“是啊是啊,我最乐意陪您吃饭了。”这时电话铃响起,左瑜就起身说:“杨秘书长,您的电话,我这就走了啊。

”杨陆顺点点头抓起电话才喂了声,就听到了赵君豪的声音:“杨哥,我的车就在三号楼,可以走了吧?”杨陆顺说:“君豪,我马上下来。”杨陆顺拿起包走出去,却见左瑜在走廊尽头和葛丽交待什么,看左瑜那脸色肯定是在批评什么,可怜那葛丽低眉顺眼地只会点头捏衣角,见杨陆顺出来马上就换了笑脸招呼:“秘书长走啦?”杨陆顺也不理会,抬起左手挥了下算是回应就目不斜视地稳步下了楼,只见楼前停了辆锃光瓦亮的奔驰车,杨陆顺才下台阶,听到轻微声响奔驰车前门开了条缝隙,拉开门见赵君豪满脸微笑,就一屁股坐下,砰地拉拢车门说:“君豪,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得闲了啊?”赵君豪见杨陆顺并不问车是谁的,再次觉得杨秘书长有涵养,熟练地发动车打着方向盘说:“老板回家吃饭,我就得闲了。

”杨陆顺知道老板意指王弘智书记,在廊柱不少人都私下称呼王弘智书记为老板,却把市长王谨叫老爷,嘿嘿,王老板王老爷,咋听象是一个人。就说:“君豪,你难得得闲不陪老婆孩子,我还真怕周笛不待见我呢。”赵君豪呵呵笑道:“她习惯我不在家,我回家早了她倒是大惊小怪的。哦,今天请客的主角是张晓春,老张曾经任廊柱经委副主任时,老板是省经委副主任,老板到南风当市长,老张跟老板联系挺密切的,老张人不错,值得交朋友。”杨陆顺点点头说:“君豪,老张今年怕也有四十多了吧?”赵君豪说:“四十三,在区委副书记职上才两年,就急着想再进一步,就只想接了虹鼎区一把手,哪有那么容易。

”杨陆顺说:“王书记到廊柱市也没对人事进行大幅度调整,就给了下面无限遐想唷。”赵君豪哈哈一笑说:“你眼睛真毒,老板的意思就是要下面人遐想联翩才好嘛,连你这个空头副秘书长不也吊起不少人胃口么。”杨陆顺笑道:“我有自知者明,在开县惹一屁股麻烦事,也不敢有奢想,能拾起老行当,跟王书记写几年讲话稿就满足了。”赵君豪偏头看看杨陆顺,见杨陆顺也微笑看着他,撮了下牙花子说:“我都不知道老板究竟要怎么安排你,还是安心结婚了再说。

有新动向我第一时间通知你。”杨陆顺笑笑说:“君豪,你鞍前马后跟王书记快五年了吧?”赵君豪对杨陆顺用鞍前马后这词不仅不反感,而且觉得挺理解他的,无声一笑说:“五年,真快啊!老板没放我的意思,我也真舍不得离开,不过也是迟早的事了。这么些年,放我下去当个副书记也称职。”杨陆顺暗暗咂舌,赵君豪也不过三十四岁,正常途径到县区当几年副县长再提拨情理之中,开口就是副书记,未免权欲太大,都不知如何接茬,眼见得出了市区望城乡结合部开,不由问道:“君豪,我们去哪啊?”赵君豪说:“哦,老张请你吃野味,你也来廊柱不少日子了,猜猜看。

”杨陆顺听闻吃野味,马上说:“还是虹鼎区地盘嘛,叫全福什么的饭店吧。市委办的王炳方提过一次,正好沁言要来我就没去。”赵君豪说:“就是那,吃喝玩乐一条龙。”杨陆顺知道赵君豪对自己是毫无顾忌,但看到赵君豪眉飞色舞的样子,心里还是有点担心,眼下这奔驰车挂着廊柱牌照,显然不是某个单位的公车,十有**是先富起来的商人老板的私车,其中关窍不说也都知晓了。转念想到君豪跟着王书记多年,自是拿捏有度的,不然王书记也不会如此信任君豪。

这时赵君豪包里的手提电话滴滴直叫,赵君豪缓下车速,接过杨陆顺帮他拿出来的手提,先冲杨陆顺说了声谢谢,这才接听:“喂,张老哥啊,来了来了,不用十分钟就到,杨秘书长啊,我杨哥也在,我们正说全福吃喝玩乐一条龙呢,哈哈,好的好的。”把手提递给杨陆顺说:“杨哥,老张请你听电话。”平常赵君豪都是陆顺陆顺的叫,用上杨哥是刻意体现亲近,用心良苦。杨陆顺接过来,用亲热地语气说:“张书记吗?你好啊,我是杨陆顺!”“杨秘书长,你好你好,我是张晓春,托大点叫我老张吧,我已经备下薄酒恭候光临啊。

一直就想请你吃饭的,考虑到你事情也多,就拖到了今天,还请秘书长莫见怪唷。”语气同样热情甚至杨陆顺还听出了讨好。杨陆顺忙说:“张书记千万莫这么说,我不叫你书记,你也别叫我秘书长,和君豪一样叫我陆顺吧。”“好好,电话信号不好,我们见面再聊,见面再聊。”张晓春放下电话,对他的区委办副主任姚志辉说:“小姚,你去门口接下赵秘和杨秘书长。”虹鼎区区委办主任郭品云问:“老张,听说这个杨陆顺在开县清廉得很呐。”区委组织部长文晓寒呵呵一笑说:“清廉是手段,有时候不清廉能行?”张晓春说:“你们两个瞎叨叨啥,杨陆顺在南风还是很有口碑的,不然老板见他落难,赶紧动到廊柱来?市委副秘书长,这个职务意味深长唷。

”文晓寒说:“是啊,关键还没具体分管一线,我听说市里明年要动区县班子,那位肯定是要动的”他嘴里的那位就是区委书记了。张晓春心里烦闷,懒得听他们瞎猜测,起身走到窗户口,他这个包厢窗户正对着饭店前坪,赵君豪杨陆顺要到了肯定看得见,一手叉腰一手扶着窗户框向外看着,文晓寒郭品云见老张情绪不佳,凑在一起说话,没再去打扰。张晓春确实担心老板动班子,他上不去,他已经四十三了,再等一届难熬啊,何况老板跟他多年交情,应该不致让他吃亏,可官场的事哪能靠猜测呢,就是谈了话没到下文上任都有变数,他借口请杨陆顺,实际主客还是赵君豪,杨陆顺是老板的亲信,可以结交,但真正能在他前途上起作用的,还是赵君豪,可以说赵君豪在老板面前的旁敲侧击好过他在工作上兢兢业业的成绩。

即便不能争取到一把手书记,明年就要启动的开发区也是个好选择,开发区是老板目前最热衷的,搞出成绩还怕老板不论功行赏?这个杨陆顺也得真心结交,老板到廊柱市除去专职秘书就只有杨陆顺唯一的老部下,杨陆顺不是要装修新房吗,这个人情可得做到做好!张晓春抽完两根烟,终于看见一辆车停在坪里,走出了赵君豪熟悉的身影,忙转身招呼:“老郭老文,赵秘杨陆顺来了。”郭品云急忙叫服务员把包厢再整理下,把烟灰缸换上干净的,把他们几个的茶杯也撤掉,摆出欢迎架势。

杨陆顺跟着赵君豪进了包厢,就显得身份尴尬起来,说是请他吃饭,可实际上的主客是赵君豪,而且赵君豪与虹鼎区的张晓春等人更熟悉,除去进门相互介绍认识说了点场面话,等宾主落座后,赵君豪就成了焦点,杨陆顺只能保持礼节性地微笑,专注着众人地交谈,还得配合着是点着头轻笑还是昂着头大笑,好容易话题才扯到他头上,却是他最不愿意谈的房屋装修。张晓春大包大揽地说:“陆顺,你新房装修我负责了,明天小姚就带装修队去,以前君豪家怎么装的,就给杨秘书长家怎么装!”赵君豪不依道:“那怎么行,我杨哥的房子不仅是新房子,还是结婚的新房,按我那标准档次太低了。

”杨陆顺忙说:“张老哥的好意我心领了,说实话房子都是我爱人在搞,明天装修队就进场开工了,我还一侄儿在监督着...”旁边赵君豪在桌子下拉了他一把,杨陆顺看过去,只见赵君豪满脸是笑微微点头,那意思就是答应了吧。张晓春也看到赵君豪在示意,更是嗓门大起来:“装修队请了就请了,陆顺,这事就让小姚落实,就让小姚落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