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三部市 第十章(上)

杨陆顺从赵君豪得知王弘智书记亲自指示廊柱市市委秘书长替他物色住房,也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沁言,提出先登记领结婚证,只等他去廊柱市就装修住房后再举行婚礼,沁言喜极而泣,巴不得马上结婚就好。两人征求徐家父母意见,老人们当然不会反对,倒是为沁言找了个好丈夫高兴,徐母还翻起了老黄历,想挑个良辰吉日。杨陆顺对沁言改名这样的迷信做法就不很有兴趣,只是体谅徐母爱女之心,领取结婚证还要看黄历,他心里很不以为然,出于孝顺老人假意应承着,转身就找单位出具证明,到居委会办理了结婚证。

有了合法手续,沁言正式成为杨陆顺的妻子,两口子就回了趟南平县,算是媳妇见公婆。杨父母对儿子能很快找到堂客,很高兴,听沁言含羞带臊地叫爸妈,杨父母是老泪直流,公公摸出见面红包,婆婆拿出个扭麻花儿的金手镯,沁言也不扭捏,连声谢谢爸妈,还当着老人把手镯带上。老人们看得出沁言不似沙沙那么霸道,更是喜上眉梢。四姐也拿出了礼物,很讲究的白金项链一条,抹着泪花花儿亲手给弟媳妇戴上,杨陆顺笑道:“姐,是灿妹子买的吧,你那老眼光还会欣赏铂金首饰?”四姐说:“是姐我掏的钱,灿灿只是跑腿,是我给老弟媳妇的一点小意思。

沁言啊,莫嫌弃啊。”沁言摸着项链说:“谢谢四姐,很好看的。”四姐拉着沁言的手说:“难得怎么性情温和的妹子呢,我听灿灿说你是市里组织部的大干部,哎哟,一点都看不出来啊。”沁言说:“在单位是单位,到了家。我就你的老弟媳妇,你就是我姐!”杨陆顺也在旁边说:“是啊,我在外面是县长秘书长地,回家了还不得听你叫六子,哈哈!”四姐挽起袖子就要进厨房,沁言主动要帮忙,四姐不许:“还没过门就是客,等你和六子结婚了。我们再一起进厨房。

天气热,去楼上吹空调歇着。”沁言这次以杨家媳妇的身份进了二楼的房间,虽然屋子里陈设没变,只是属于沙沙的照片物件全无,只有旺旺穿着红色绣了大金福字长袍马褂的春节喜庆照片挂在客厅正墙,沁言记得那里曾经是六子一家三口的全家福,不觉心里有丝酸痛,六子离婚应该是人生一次重大挫折,再如何坚强也难免伤害男人自尊。以后的日子就要用自己的柔情去照顾好他。杨陆顺开了空调,见沁言望住旺旺地照片发愣,轻轻搂着她说:“怎么。怕做不好后妈?”沁言把头靠在陆顺肩膀上说:“不是,旺旺是个懂事的孩子,又随汪溪沙在上海生活,我不担心做不好继母,我是担心你太牵挂孩子,好在你只是个副秘书长,有的是时间,得闲我们就去上海看望孩子,好吗。

”杨陆顺说:“行啊,要不我们旅游结婚好不?婚假到祖国的名山大河走走。好好散散心,莫小看副秘书长,忙起来也是脚不点地,领导一句话,下面跑断腿嘛。”沁言心驰神往。半晌才满足地叹息道:“能和你在一起,我就再不缺什么了。”忽然脸上发烫,轻声说:“六子,结婚后哪也不去,我都三十三岁了。想赶紧做妈妈。”杨陆顺呵呵笑道:“谨遵妻命。最好生个象你一样温柔贤淑的乖女儿,到时候我们老了。也有件贴心棉袄。”沁言憧憬着说:“我想生个象你一样的聪明孝顺儿子,然后给儿子娶个象我一样爱着他的妻子,这样才美满。

”吃罢中午饭,杨陆顺问灿灿:“干脆把何勇调到南平来,怎么样?”灿灿高兴地说:“舅舅,我也这么想的,可何勇舍不得市里的工作,毕竟起点高,以后成就也大,我理解是理解,可就是太不方便了。搜书网”她心有余悸,害怕何勇也象当年她爸一样受不起诱惑,得抓在身边看牢才放心。杨陆顺思忖着,按说他应该把父母接去赡养,可老人舍不得离开故土,加之四姐也照顾得挺好,房子也大,姐姐们都离得不远,人老了就爱热闹,去了廊柱连个熟人也没,南平还是首选养老地地方,于是就说:“明天你叫何勇来,我做做思想工作。

”他知道老父母年近八旬,就算生活安逸、医学昌明,也敌不过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只等老人们驾鹤归西,他就替何勇灿灿调动工作职务上再给予补偿,想来何勇应该会接受的。灿灿万分喜悦,哪等到明天,马上给何勇去电话,叫他马上请假来南平。下午杨陆顺想带沁言去新平姐姐家走动走动,让沁言也认认姐姐们地门,给棉麻总公司的白利民去了个电话借车,白利民二话没说就要把自己的皇冠车借给杨陆顺,杨陆顺觉得皇冠太惹眼,想要台普通桑塔纳,司机都不要。

沁言知道六子上面有五个姐姐,她还只见了四姐,杨陆顺就介绍说:“大姐、二姐、三姐年纪都比较大,一直在新平农村务农,五姐以前在县城做点小买卖,后来又去了万山红农场专门做饲料生意,家境是最好的。”只是等沁言亲眼见到比自己母亲似乎还苍老的大姐大姐夫,她犹豫了下才叫了声姐姐夫。再看大姐家里老旧的陈设,心情就有点沉重,她是组织部领导,到县里也没机会进农村,可以说是第一次到贫穷的农户家,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改革开放的欣欣向荣似乎只体现在了城镇日益多了起来的高楼大厦,而农民家的实际情况远不是政府报告中或是电视里宣传地那么富裕。

说来这还是家里有当官亲戚地农民家庭,要是毫无背景的农民呢?!从大姐家出来,沁言忍不住问:“六子,你姐家怎么怎么穷,你做弟弟的要想办法替他们找门路致富呀。”杨陆顺说:“沁言,只是我大姐穷而已。我大外甥鹏子一直在南边带队搞建筑施工,包头呢,只是舍不得拿钱改善父母的生活,再说我以前也替姐姐们想过办法,有时候出力不讨好,又怕招惹外面闲话。”就一五一十讲了鹏子地事、四姐夫地事还有和五姐的事。沁言听完就说:“六子,不管你是弟弟也好还是一级领导也好,想办法让农民致富是政府干部的职责。

再说你是根据政策去帮助姐姐们,又不是走歪门邪道,你是想法多了顾虑就多,我觉得你和沙沙想法就有问题,帮助了别人就一定要图回报?即便要回报,你就告诉姐姐们,是党和国家政策好,感谢政府不就得了,看四姐在你心目中就比其他姐姐分量重。究其原因,无非是替你照顾了父母、旺旺,还在你困难的时候帮过你。”杨陆顺连忙检讨说:“徐处长批评得对。我是有点小农意识在作祟,也太爱惜羽毛了,生怕被人说闲话,我以后改正。”沁言说:“六子,我没有打什么组织部领导的官腔,我真是有感而发地,我这人其实不适合当干部,我太同情弱小了,很多时候当干部会让人铁石心肠,尤其是女人。

而我又不想去改变自己。我决定跟你去廊柱市就换单位,越清闲越没责任地越好,我没法去改变什么,只有躲避。”杨陆顺心里颇为赞同沁言地观点,女人可以大大方方地说选择逃避。而他只有去改变自己,他如今已经是铁石心肠了,他几乎做到了无视大姐地穷困、无视小标在春江的做为。去了二姐、三姐家,就转道去万山红看望五姐,新平街道益发显得破旧了。杨陆顺记得离开新平时就这样。六、七年过去,街道依旧那样。两边再没新修门面儿楼房,不长的一截水泥路也更坑坑洼洼了。

沁言也在张望着,直到出了街道上了柏油马路才说:“六子,我记得这条柏油马路是你党校毕业后筹款修的吧。”杨陆顺说:“是的,正是我发起的私人老板投资修路,才使得南平提前完成了全县通柏油公路的任务,不然还得在简易公路上颠簸呢。”沁言笑道:“南平县乡乡同柏油马路、乡乡通程控电话、乡乡构建了新电网,都是顾宪章书记的政绩,他接任市委秘书长应该没问题吧。”杨陆顺嗯了一声说:“是啊,应该没问题,那天我们俩请市委谢书记吃饭,顾宪章书记作陪,我就估摸知道了。

顾宪章这样地人不升官,谁能升官?!”沁言掩嘴笑道:“我听你这话酸溜溜的呢?”杨陆顺说:“不是我心态不好,除了修路实惠点,什么架设新电网、通程控都是华而不实,你刚才也听二姐说了,电费贵而且老停电,去村委会打电话还要交钱,无非就是掏农民口袋里的钱给自己添政绩。这些农民都交了集资款地啊!财政改革后,农民负担又重了,连乡镇企业也没了生存环境喽。唉,不说这些了,马上到五姐家了,我五姐嘴巴厉害,我都怕她,拿出你的老套路,微笑、点头、喝茶,稍坐会就回县城。

”才驶近五姐饲料批发站,就见五姐五姐夫在店门口和两个穿工商制服的人争执着什么,杨陆顺就停下了车,说:“沁言,遇到这样的事怎么办?我只有躲。如今的个体户要真正守法经营,没几个能生存下去的,我看五姐少不得偷税漏税以次充好短斤少两等问题,而这些执法管理部门也不能正规执法,也是涸泽而渔。”沁言点点头说:“那就等等吧。”一会就见那两个工商人员进了店里,不到十分钟就笑嘻嘻地走了出来,很亲热地跟五姐夫说着什么,然后挥手告别离去,要不是亲眼看到双方起初争执得面红耳赤,分明是老朋友嘛。

沁言摇摇头说:“看来咱五姐成功贿赂了他们啊!”杨陆顺说:“不这样能行?马上就来人来车封店搬货物喽。上次我回家五姐就唠唠叨叨地叫我帮忙出面向农场领导打招呼,我说我被撤职了,她还不死心,说我怎么也和农场领导熟悉,还是四姐骂她一门心思只顾赚钱。都不关心老弟撤职离婚,于是又大骂汪溪沙不是东西,嘿嘿,你说我怕不怕她!”沁言伸手拉住杨陆顺的手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也难怪你不管姐姐们的。”杨陆顺哈哈大笑:“你还真同情弱小,刚才还批评我,这会又可怜我。

你这个同志立场不稳定啊。差不多了,我们去见五姐。”进了店里。杨陆顺见五姐还在唠叨五姐夫什么,招呼道:“姐姐夫,生意兴隆啊!看我带谁来了。”五姐见是杨陆顺,顿时眉开眼笑地说:“六子来了啊,昨天接了老四的电话,说你带媳妇回家,莫不成旁边那个乖妹子就是我地满老弟媳妇?”杨陆顺说:“沁言这是我五姐五姐夫。姐,她叫徐沁言。”五姐连忙请沁言入里面就坐,就吩咐五姐夫买水果买菜招待稀客。杨陆顺拉住五姐夫说:“别麻烦了。只是带沁言见见姐姐姐夫,结婚的时候再来接你们喝喜酒,我们坐坐就走。

车是借地,要赶着去还。”沁言也说:“姐,都是自己人,就别太客气了。”五姐也就没坚持,说:“沁言妹子啊,我听说你是市里组织部的领导,真看不出来斯斯文文说话都要脸红的妹子能领导一群大男人,我这个邋遢地方,还真不好招待你呢,六子撤职了。你就好好领导他,表现好了再封官。”沁言真不知说什么好,老老实实按套路微笑、点头、喝茶,五姐越看越喜欢,说:“这才是我老杨家地媳妇。在外面再大的官,到了家就是自己人是不是,就不能还照外面那样分三六九等,六子就是当了国家主席也是我杨梨花的亲老弟。

六子,你这次挑对了人。那个汪溪沙就不是东西。以前仗着吃国家粮看不起我们农民。旺旺那么乖的娃娃,要是我就坚决不让她带去上海。莫教坏了看不起杨家人。”忽然想起什么,跳起来开柜子摸出个红丝绒布包,展开里面是个一根葱的金戒指,说:“这是我出嫁娘打发地,我见戒指里还有个杨字,估计是上辈老人专门留给媳妇地,就算物归原主,还归了老杨家。乡里物件,沁言莫嫌弃啊。”就往沁言手里塞。沁言推让几下才接着,说:“谢谢姐姐姐夫!”不知是五姐高兴得忘记了还是拉不下脸面求没过门的弟媳妇,始终没开口说道生意上地麻烦事,只是想早日喝到老弟的喜酒。

从五姐店子出来,沁言长出一口气,气味实在古怪难闻,当然也有点招架不住五姐的热情,杨陆顺都看在眼里,就沁言的表现,确实比汪溪沙强出很多,怎么说她也是个组织干部,而且是为数不多是女性实权领导,走到那里都是满耳的赞美奉承,能面对个粗俗的农村妇女保持微笑、保持客气,不管真假,都何其难得!回到南平县城已是晚上六点多了,只是天黑得晚,没让家里人总等他们吃饭。杨陆顺见何勇也在麻利地跟着灿灿准备饭菜,笑着说:“小何,委屈你了啊!”何勇已经融入这个家庭了,说:“舅舅,我委屈什么,也就吃现场地,端菜拿筷子在家也要做啊。

舅妈这边坐。”沁言还有点不习惯新称呼,愣了下才反应过来,见公公婆婆、四姐已经落座才随着六子坐下,老人慈祥、晚辈礼貌,给她尽快融入杨家增添了信心。杨陆顺为了能让灿灿不重蹈父母的覆辙,也能让四姐安心服伺老人,就得先做通何勇的思想工作,让他能暂时委屈调到南平工作。饭后杨陆顺特意把何勇单独叫上楼,说:“何勇,你和灿灿马上要结婚了,新婚夫妻不宜两地分居,你也知道灿灿离不开她妈妈,我姐又要照料老人,只得委屈委屈你到南平工作,好不好?”何勇在市财政局下属财务干部培训中心工作,工资有保障单位福利不错,回家看望父母也方便,如果不是和灿灿恋爱结婚,他父母是盼望他回省城地,何勇是清楚杨陆顺的能耐的,比自己只大了十几岁,地位却远高于他,马上就说:“舅舅,我其实是想来南平的,只是我爸妈不太同意,为了在南风工作,还跟我爸妈闹起意见了。

”杨陆顺笑着说:“要不说是委屈你呢,我父母年近八旬,我又不方便照料,你也知道灿灿父母离过婚,她有她的担心。我好歹也有点关系,你先到南平工作几年,有基层工作经验了,等得我父母过了,我再把你和灿灿都调动去春江,好不好?”何勇见身为市委副秘书长的杨陆顺丝毫不用命令口吻,而是客客气气地征求,再矫情就会让舅舅有看法,于是说:“舅舅,您怎么说我都照办,一定和灿灿一起照顾好外公外婆,不让舅舅操心。”杨陆顺一拍何勇肩膀说:“有你这话,我就安心了。

舅舅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