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三部市 第十一章(上)

杨陆顺见着了儿子,和沁言带着儿子痛痛快快玩了一下午,知道旺旺虽然学习负担挺重,可旺旺也没有厌恶情绪,对学钢琴参加奥数班还蛮有兴趣,而且上海学校高质量的教学,使得杨陆顺都觉得旺旺变化不小,言行举止都比从前进步很大,也就没了把旺旺带在自己身边的想法,究竟小孩子在母亲身边得到的爱护照顾比父亲要多,哪怕沁言再贤惠,保不齐怕委屈孩子怕影响夫妻感情反而去溺爱纵容,沙沙在教孩子方面还是很负责任的。此后两天,杨陆顺沁言就在关关小标的陪同下转了转发展迅速的大上海,去闻名全国的南京路逛商店,只是杨陆顺和沁言一定不在外面饭店吃饭,宁愿回家同何医生吃点家常菜,一大桌人开开心心、热热闹闹,比在饭店吃山珍海味温馨多了。

杨陆顺到上海的主要目的还是游说卫边与小标能不能买秀林酒店,只是卫边似乎很忙碌,匆匆忙忙赶回家吃饭,手提电话还总是骚扰,这都可以理解,大老板肯定忙,可杨陆顺却发现卫边是在强颜欢笑,其实眉宇间有重重的心事,也不好冒昧打听,更不好在卫边忙上添乱去谈什么实质的东西了,可是时间不等人啊,谁知道卫边啥时候心情好呢,再者该玩的玩了、该看的看了,不能老呆在卫家添麻烦。夫妻俩商议等卫边回家吃晚饭就谈话,没料到卫边来电话说公司有事,不回家吃饭,看来又得再等明天。

饭后也没见卫边来电话,杨陆顺按捺不住了,把小标叫进房说:“你发现没有,近来卫边似乎有心事。也不知道是公司有麻烦还是其他,你好歹也把此次来上海的目的,透露给卫边了没有啊?”小标实话实说:“爹,我也看出卫边有事,只是公司的事我一贯是不过问的,我也知道自己没本事去处理,要是连卫边都解决不了,我更没办法。也就是这个原因。我还没来得及跟卫边谈,免得他心情不好,直接就拒绝了,倒没了回旋余地。”沁言说:“小标,我和陆顺打算晚上卫边回家吃饭就找机会谈谈的。

你看卫边都没回家吃饭,我也觉得事情估计不小,只是我们不能耽误太久,婚假也快到了,要不你明天去卫边公司探探口风,让他回家吃饭,我们也能摊开了说。”小标见杨陆顺也直点头。就说:“行。我明天一定拉他回家吃中午饭。”第二天杨小标就去公司找卫边,原以为卫边肯定不是在开会就是与人洽谈。没想到卫边就在自己办公室的里枯坐着,面沉似水,眉毛拧成了个川字。杨小标很了解卫边,见此情景,开玩笑地话到了嘴边也咽了下去,见秘书进来泡了茶退出去,正要开口。

一直没说话的卫边突然问:“标哥。还记得老关关景深吗?”杨小标略略思索才说:“关景深。不是搞证券公司的关老总吗,上海很有实力的人物。就是太狂,不过他也有狂的资本,他的证券公司在上海的地位全是他一个人打拼出来的,怎么,老关出事了?”卫边把目光透向窗外,半晌才幽幽地说:“老关被捕了,估计刑期不短!”小标瞪大了眼珠,他离开上海不到一年,关景深这样在上海滩能呼风唤雨地证券教父级大佬,竟然被抓了,饶是杨小标混迹多年,也惊诧得目瞪口呆!不说杨小标目瞪口呆,就连卫边也极为震惊,当然此事还得追溯到年初的国债期货交易,他当初差点就把身家压给了老关,好在他与中经证券一个经理私交不错,也知道中经的官方背景,这才转投的中经证券,当时他仅拿出不到一亿资金参与国债期货交易,但在中经结识了高人,又追加了一个亿资金,可当时证券市场并不规范,并没有公平交易的市场,他仅仅两亿资金竟然在违规操作下拥有了一个会员机构地持有量达到了近五万口,当时一口相当于两万元等值的国债,也就是持有差不多十亿国债期货做多,而老关的证券机构则是做空,最后他侥幸胜出赚了个盆满钵满,当然也按照协议把获利的一半给了高人,他依旧赚了四千万,而老关在最后关头孤注一掷的违规行为受到了有关部门的调查,不仅使得证券公司巨额亏损,自己也身陷囹圄,落了个悲惨结局。

其实卫边一直在关注着事态的发展,他运气好站对了队伍,不仅牟获了暴利还安然无恙,回想起来当初要是跟着老关,怕是要亏得血本无归了,可同样是违规地操作,同样粗暴地践踏着交易规则,对立双方的下场却是迥然不同,据他所知,此次博弈诞生了许多亿万富翁,而那些暴发户却从此远离了期货市场甚至连股票都不碰,此前他还在观望还在犹豫,随着老关锒铛入狱,他真正感到了前所未有地危机,感到了寒彻透骨的恐惧!杨小标是局外人,经过短暂地惊讶后,以为卫边与老关有什么瓜葛,忙问道:“边总,你跟老关是不是”卫边依旧看着窗外,说:“我跟老关没什么,牵涉不到我。

”杨小标这才松了口气,说:“这几天你就为老关被捕担心啊,跟自己没关系操什么心呢,你和老关的交情不至于此吧。”卫边这才转头看着小标,见小标一脸轻松,暗道侥幸,不然你我兄弟又得重新开始,好在安然渡过一劫,也拿到了定居香港的“绿卡”,大部分资金也投到了香港股市,该是退出上海的时候了。光靠去结交权势不是长久之计,谁知道今天的权势是不是明天的囚徒呢,钱是赚不完地,靠违纪犯法赚钱更不是长久之计,虽然多少有点舍不得辛辛苦苦在上海营造地局面,可总比某天象老关那样的下场要好得多。

如此想来,也就暂时把烦恼放在一边,说:“标哥,今天怎么有闲心到我办公室来啊?”杨小标笑着说:“我见你愁眉不展地,昨天又没回家吃饭,就来关心关心你咯,有什么不愉快说出来嘛,我虽然没本事替你排忧解难。总归说出来心情要好点,是吧。”卫边呵呵一笑,说:“也对,我还真没个能诉苦的人,其实也没什么苦好诉。说到底,还是你做人乐观豁达,我得向你学习啊!”杨小标说:“得了得了,我过的是纸醉金迷的混账日子,说白了是没心没肺,我想学你大把赚钱还学不到呢,叫我西装革履的坐办公室说文绉绉的话。

打死也不行啊。中午没安排吧。回家吃饭去,不陪你妈。也得陪陪我干爹,他来趟上海也不容易。”卫边说:“就为这事你就亲自跑我办公室啊,直接打电话不就行了。正好也没事,我们赶紧走,不然又走不了了。”杨小标挺得意,愁眉苦脸的边总自己几句话就劝好了,高兴地说:“那我们一起去菜场买点好菜。我干爹不去饭店。给你省了不少。”卫边笑道:“我听关关说你干妈不去名牌商店疯狂大采购,给你也省了不少吧!”小标说:“我这个干妈是个过日子的女人。不像汪溪沙那么肤浅,女人啊,叶小菁也只有你这个大老板才养得起。

”卫边说:“她在电视台是得打扮好点,再说没点品味地女人也配不上我是吧。”小标说:“我还是喜欢勤俭持家的女人,李金桂就挺象我干妈的。”卫边却大不以为然:“那得看什么情况,家里没了隔夜粮还盘算要买件什么漂亮衣服是不会持家,可家财万贯还计较一斤白菜,就是吝啬抠门了,就象你标哥,好歹也是大款,去计较女人多花钱买了几件衣服,不象爷们儿!哈哈。”杨陆顺和沁言在家跟何医生聊天,见卫边小标说说笑笑进来了,对视一眼暗道有门,何医生见儿子这么早回家大出意外也很高兴,就和保姆张罗安排中午饭,把聊天空间留给了年轻人。

要游说卫边,话题自然就得在卫边事业上谈起,只是杨陆顺上次请卫边去开县,让卫边做了不少前期准备又无疾而终,始终有点不好意思先扯起秀林大酒店的事。沁言就主动领衔主演,笑着说:“卫总,你在上海的事业蒸蒸日上,也算少有地年轻成功人士了,小标在春江搞的水晶宫,可就比不得你了。”关关也曾去过水晶宫,知道天下的夜总会基本如出一辙,念及小标从前对自己和家里的情分,也乘机劝道:“标哥,你以前和我哥一起在上海好好的,怎么又出去单干呢,你要回来,我哥肯定愿意的。

”卫边当然也得表态:“是啊,标哥,你回来我热烈欢迎,这些本就是我们兄弟一起创造的嘛。”小标知道干妈是在把话题往收购秀林大酒店上引,配合着说:“我在上海呆不惯,吃地喝地全不习惯,还是春江好,再说我在公司就一摆设,也没意思,我也想象边总一样搞点事业,主要是找不到合适的事干,才先搞个夜总会玩儿。”沁言马上接茬道:“那我提供你个信息,也就你这样地有钱人才搞得起来。”小标故作大感兴趣地问:“是吗,干妈介绍的肯定没错!”沁言说:“我们廊柱市在春江有个四星级酒店要出售,你是外籍华人,你的身份收购那就是廊柱市引进了外资,不仅廊柱市要认识对待,我看春江省委政府的领导也得重视起来,你想想啊,被省里领导关注的项目,你这个外籍华人肯定要沾不少便宜。

”杨陆顺也帮腔道:“是啊,春江是内陆省份,很少有外资企业的,但凡涉外,我们的政府就会很重视,不说能给你开多大口子,但肯定各种优惠政策还是有地。特别是职能部门地税费上,都会有优惠,再加上外资酒店的金字招牌,生意绝对会好!”杨小标先是很兴奋,可马上又惋惜地说:“四星级酒店,那得好几个亿才买得下来吧,我可没那么多钱。”沁言说:“价格应该在四、五亿左右吧,如果你用外籍华人身份去收购。也许还能便宜点,要是把声势造出来,或者再能找个合作伙伴,资金短缺点,会有商业银行主动贷款给你地。

偌大个酒店在,还怕你赖账啊!”说到合作伙伴,她冲着卫边微微直笑。其实不用暗示,卫边也在一边听得怦然心动,他太了解政府部门地行事思路了,要是有外资进入,涉及外事。当官的就很热心。一来符合中央的大政策,二来也是当地政府的政绩。或许还能从中捞取好处,沿海开放城市不仅对外国人,就连港澳台商人的投资也是一路绿灯,给予的优惠政策是国企民企所不能项背的,本来卫边就想撤离上海,然后用港商身份去深圳等地搞点实业,只是暂时还没清晰计划。

加之酒店经营也不是光凭有钱就行。还得有个懂得经营的团体,是以行动归行动。在没彻底进行考察,他是不会贸然介入地,四、五个亿他有,但也是倾其所有了。关关却没他哥那么沉稳,脱口就说:“标哥,你跟我哥合伙啊,真要买个大酒店,比当什么夜总会老板强多了。”小标暗暗高兴,也望着卫边热切地说:“边总,我们兄弟继续合作买下秀林酒店如何,有你为主,我什么都敢做!”卫边看看小标,看看同样略显期盼的杨陆顺,笑道:“标哥,买个四星级酒店可不是闹着玩,如果你真有兴趣,在收购事宜上能得到杨叔的帮助,我看还是可以去考察考察的。

”杨陆顺马上说:“小标,卫边说得对,先进行考察,如果值得购买,我当然会在收购事宜上提供点便利了。不过这事还得卫边为头,小标有热情,但不论实力还是经营头脑都不如你,呵呵,小标莫不好意思,我实话实说。”小标老脸一红:“我本来没不好意思,边总本就比我行,您这一说,倒让我不好意思起来。”大家皆笑,小标说:“边总你别光笑啊,说真的,去春江开酒店是个好主意,小菁也在春江,我看你妈也乐意回春江住地,上海始终不是我们的故乡啊!”卫边笑了会,还是没马上答应,说:“标哥,这是徐阿姨介绍给你的,我即便跟你合作,也是你为主是吧,再说我上海一大摊子,我可没多少心思去管理你的酒店。

”小标急了:“嗳边总,什么我的酒店啊,我有什么本事开酒店,你要没心思,我更不敢冒险了,干妈,这事我一个人搞不定!”杨陆顺也有点失望,几次想开口请卫边帮忙,却有碍于面子,沁言笑道:“小标,边总也没说不跟你合伙啊,真要马上答应就去买酒店,我还真不放心了,这可不是买大白菜,边总说得对,先考察,再下决定。边总什么时候启程去春江考察呢,我和陆顺也好向市委领导汇报,安排好行程,这样才能全面了解秀林酒店的情况,也好给你们的决策做出正确判断。

”卫边想了想说:“时间我暂时确定不下,这样,下午我回公司了解下近期日程,晚上我们再详谈。”杨陆顺见卫边并不很热心,未免有点失望,好在卫边话没说死,总还有谈地余地。吃了饭回客房,沁言劝慰道:“陆顺,卫边没能马上答应,我们得理解,几亿地生意啊,等闲人想都不敢想象的事情,我们不能要求卫边不考虑后果就盲目答应吧。我觉得你还得找个机会跟卫边详详实实说说市委卖酒店地来龙去脉。”杨陆顺默默点头,成与不成还得尽力而为,好容易等卫边回家,杨陆顺就把他单独请到客房,说:“卫边,这次我介绍小标买秀林大酒店,主要还是想小标走正道,当然我身为廊柱市的政府干部,也是在为领导解决问题,市委决定出售酒店,市委应该也有计划的,我是出于对工作的负责及对小标的关心,你们要是觉得收购秀林不可行,也没关系,你是搞金融证券的,与经营酒店本就不搭边,俗话说隔行如隔山,我也不想你丢了熟悉的事业贸然就涉足不熟悉地领域。

在商言商,还得有钱赚才行是吧。”卫边笑了起来,说:“杨叔,其实我也有转行地想法,也想标哥走正道,您的建议我慎重考虑了,决定近期去考察秀林大酒店,不过我到底是外行,得花点时间去请内行地经理人为我做最后的决定,快则一星期,慢则半个月,我一定带人去廊柱市。”杨陆顺很是感激,说:“卫边,那我就谢谢你了。上次在开县让你劳神费力也没办成什么事,我真不好意思再麻烦你。”卫边忙说:“杨叔,上次事出有因,我的确是为着帮忙而派人去的。

这次不同,可以说是我事业的转折点,也促成我狠下决心的主要原因,呵呵,杨叔你为工作,我为赚钱,实是各取所需,何来麻烦一说呢!哦,我现在已经是香港永久居民了,去廊柱市就是港商身份,这点还请杨叔在跟市委领导汇报时,重点强调一下。”(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