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三部市 第十二章(上)

赵君豪独自在客厅百般无聊地等待杨陆顺,当然也是他专职秘书的职责,领导不休息,他也不能休息的,他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在外人看来他是风光无比的,也在当专职秘书几年学到了很多,他甚至自己也认为给他个市委书记当当,不见得比谁差,只是没人给他机会罢了,王书记也曾经想放他下基层,他谢绝了,这个年纪到基层不过在政府混日子,周笛也舍不得现在的风光局面,盘算着还辛苦几年,万一王书记还能高升去省里,再考虑其他不迟,就算王书记也许在廊柱市市委书记职务上退线,有这么个德高望重的老领导关照,前途也是大好一片的。

客厅很安静,他也没敢太分心想其他,几乎是竖起耳朵关注着二楼动静,好容易听到门锁一响,知道谈话结束,赶紧地疾步上了楼。赵君豪没想到王书记亲自送杨陆顺出来了,看老板脸上的欢愉,暗道我杨哥行啊,能把老板哄得如此高兴,忙上前问:“王书记,时间不早了,您休息吧。”杨陆顺也说:“王书记,您早点休息吧。”王弘智笑道:“你个小赵,只会劝我休息,我送陆顺同志下楼,也算活动活动腿脚,君豪,你也回吧,同陆顺一起走。”堪堪送到客厅门口,王弘智就停住了脚步,说:“陆顺,我就送到这里了,得闲叫上你爱人到家里玩。

”目送王书记上了楼,赵君豪才去给保姆交待几句,和杨陆顺一起离开了王书记家。杨陆顺其实内心很沮丧,王书记的口气根本容不得他质疑。能获得上级领导如此信任应该是件高兴的事,可他就是高兴不起来,一下子又推到了风口浪尖,只是心里郁闷,脸上还不能表露,至少不能在君豪面前露出异常情绪。赵君豪仔细关上小院门,才笑着说:“杨哥,看来你去开发区为头成定局了啊。我们喝点小酒庆祝庆祝吧。”事前他的确不清楚开发区一把手地人选。也绝没想到会是杨陆顺,直到不少人纷纷打听,似乎人选直指杨陆顺,他才认真去分析,越想越觉得可能性很大。

不然市委研究开发区班子其他副职即便定了调子,为什么独独缺一把手不明确呢,感情就是专为杨陆顺留的,难怪老板一直要等杨陆顺结婚后才安排具体工作,莫非早跟杨陆顺通气了,要是这样,杨陆顺未免口风太紧了点。不够朋友啊,所以才有此一问。外面气温蛮低,从空调房出来,杨陆顺逐渐感到了寒冷。偏生从王书记家出来到街上打的还得走几分钟,而且赵君豪似乎还挺有闲心逸致散步,不由紧了紧外衣,说:“我今晚就是来找王书记询问分工的。没料到王书记安排我去开发区,君豪,你事先知道,怎么不透露点?我也好准备点措词嘛。

”赵君豪呵呵一笑,自然不能说我这个专职秘书啥也不知道吧,何况他一句话就问出了谈话实质内容,不论杨陆顺说的是真是假。他也得故作高深:“杨哥。保密纪律要遵守啊,走走。我们兄弟喝点去,我知道个地方,夜宵搞得不错,小摊子,不知道秘书长习惯不习惯啊?”杨陆顺看看手表,才十点多,说:“大饭店我还不稀罕得去呢,我给沁言打个招呼,免得她等。\Junzitang.com\”说着就拿出手提向沁言请假。赵君豪也拿出手提给周笛请假,说:“我晚点回,是和杨陆顺杨哥一起吃点夜宵,高兴呗,杨哥要去开发区,刚从老板家谈话出来,我不能扫兴是吧,就这样了。

”两人差不多一起挂电话,相互对视,不由笑了起来,杨陆顺说:“早请示、晚汇报,一样也少不了。”赵君豪则说:“你们新婚燕尔如胶似漆的也正常,我那口子盯得紧,生怕我在外面出问题。”杨陆顺开玩笑地说:“女人直觉最厉害,你肯定在外面有问题。”赵君豪也不介意,笑道:“逢场作戏,也没办法,你现在看我的热闹,以后我等着看你的热闹。”两人说说笑笑,到街上拦出租车,这会赵君豪把风衣领子竖了起来蒙住大半个脸,含含糊糊地让司机去桥南区建设路西侧巷子口,那司机马上说:“是不是王麻子火锅店啊?”赵君豪扑哧一笑说:“是地,看来你拉不少人去过啊。

”那司机说:“王麻子火锅好吃呗,建设路也只有这么个去处喽。何况这么晚了,看你们是政府机关的干部吧,肯定加了夜班,去吃夜宵了,天寒地冻的,围着火锅喝点小酒,神仙也羡慕啊。”懒得和司机饶舌,杨陆顺和赵君豪都不言语了,很快就到了王麻子火锅店,确实是个不大的小店,倒也不是什么小摊子,看店门外停了不少小车、摩托车,生意确实不错。两人进了小店,里面是热气扑面,不大的地方开了十来桌全有吃客,吆三喝四地很闹热,赵君豪径直走到服务台冲一妇女说:“麻子堂客,我来了,包厢还留着的吧?”麻子堂客见赵君豪,笑得脸上稀烂:“赵老板叫留,皇帝老子来了也不让的,老地方,二楼三包,我叫娟妹子招呼你们啊。

”杨陆顺还不晓得赵君豪是老客了,冲他一笑,赵君豪哈哈一笑,熟门熟路地在前面带路,进了包厢,马上有个眉清目秀的妹子来服务:“是赵哥啊,有几天没来了啊。赵君豪说:“老规矩,蔬菜你看着配,来一斤王麻子的私人珍藏。”那妹子麻利地答应着泡好茶水出去了。杨陆顺说:“什么时候定下的根据地,连我也瞒着?”赵君豪说:“不是要好的朋友,我真不带来,说起来我也不太适合出入这些地方。只能晚上得闲来解解馋了。官不大,禁忌还不少,那些大饭店地饭菜,我是瞅着就反胃。

狗肉火锅,你老哥应该吃吧。”杨陆顺觉得好笑,都说狗肉上不得正席,可好吃这口的着实不少,偏生还只有小店子搞出的香喷可口。他农村娃岂有不吃狗肉的呢,点点头说:“冬令大补狗肉首选,私人珍藏又是什么佳酿啊?”赵君豪说:“王麻子自己好酒好吃,他自己选材泡地药酒,味道不错。我们两人一斤刚刚好,不是老客,王麻子还真舍不得拿出来。**JunZitang.coM**杨哥,你去开发区,比在市委当副秘书长强。”杨陆顺不乐意去开发区,可也不能显露,说:“是啊。

说起来还得感谢王书记的信任,当然也少不了你老弟在王书记面前的好话啊。这顿我请,你只管敞开肚子吃!”赵君豪呵呵笑道:“你也太抠门了吧。”本待还要玩笑几句,见服务员端来了火锅蔬菜。就没言语了,而是兴致勃勃地亲自给杨陆顺倒酒。杨陆顺见倒出来的酒呈琥珀色还粘性很大,知道确实泡得时日不短,端起来喝上一口。甜滋滋地入口绵软,不由赞道:“嗯,确实不错啊,不过后劲应该不小,我看半斤够呛。”赵君豪说:“是你六两我四两,你酒量大嘛,何况你老兄新婚不久。

正要大补。”那服务员听说杨陆顺才结婚。不由多打量了几眼。赵君豪笑道:“娟妹子,看我老兄不出吧。”娟妹子笑嘻嘻地说:“赵老板的好朋友肯定也是事业有成的老板。现在男人有钱都换堂客,不稀奇了,赵老板,你要换堂客,我保证介绍个漂亮妹子!”杨陆顺有点尴尬,赵君豪却言语轻佻地说:“我要换堂客,就直接找你就是了,还介绍什么。”娟妹子说:“我哪配得上赵老板啊,给你家做用人还差不多呢,菜上齐了,两位老板慢用,还需要什么只管叫我。

”就出去了。杨陆顺觉得赵君豪不应该跟服务员开这样的玩笑,毕竟是市委书记的专职秘书,有损领导形象,这会赵君豪举杯敬酒:“杨哥,祝你去开发区一切顺利!”两人干杯后,赵君豪又殷勤地给杨陆顺夹好肉,杨陆顺笑道:“我能不能一切顺利,还请老弟多帮忙啊。”赵君豪说:“这是老板重点关心地项目,市里肯定全力支持,还要我帮什么忙,呵呵!”杨陆顺说:“王书记是安排我去开发区,只是事前我完全没任何准备,连副手是谁都不清楚呢,你应该晓得,简单替我说说?”赵君豪说:“这个我还是清楚的,你是党政一肩挑,虽然没宣布,老板定了就没悬念了,以前呼声最高地是王市长提名地虹鼎区区委副书记钟峰,此人四十五、六岁吧,曾经出任过下面县里分管城建的副县长,到虹鼎区出任过分管工业地副区长,去年从虹鼎区常务副区长提拨为区委副书记,具体分管工业,按说此人履历很适合出任管委会主任了,只是运气不好,暂定为管委会副主任副书记,你的第一副手,不过此人性格火爆,行事鲁莽,正是解决开发区初建时拆迁安置等问题地上佳人选,莫看有的人办事蛮横不讲理,有时候领导偏生欣赏这类人,不然一个莽夫能顺利当上区委副书记,能获得王市长青睐?我看是猛张飞绣花——粗中有细,这样的人最不好相处。

”杨陆顺也觉得是实话,有些领导干部作风粗野蛮横,其实只对下面干部群众,对上级领导则是唯唯诺诺,那变脸技术一流,真要摊上个这样的副职,如果能团结倒是个好帮手,要闹起矛盾来,杨陆顺还真没把握降服,人家背后也有市长做后盾,真实反映地其实也是市长的意图,市长对市委书记的意见,完全可以指使钟峰在开发区工作上设阻碍闹矛盾,虽不一定能搞出什么大事件,至少可以使杨陆顺不能顺顺利利进行正常工作。久而久之光内讧了,还有什么精力搞工作?赵君豪见杨陆顺有点走神,笑道:“那个钟峰总也是市委管理下的干部,实在闹得不像话,老板能置之不理么。

副主任人选陈力庚、罗袁军,这两人在廊柱都已实干有名,王市长可以说煞尽苦心提钟峰铺路,陈、罗二人是一贯地服从领导。工作兢兢业业。市委在研究开发区人事问题,主要是配置领导班子,其他下属部门人员配置权力就很大程度给了开发区,也是想给开发区班子一定职权,为以后工作打基础吧。”杨陆顺又有点伤脑筋。市委何不干脆一次性解决人事问题呢,看似这样地放权能给予开发区班子一定激励,可实际操作起来,就麻烦大了,开发区同样也是市委政府领导地派出机构,上面打电话递条子要求安排人员进来,开发区几个头头能不慎重考虑吗。

接受了这个副书记的人,能不接受那个副市长的人?肯定还有善于钻营的人,在市委政府里没路子,他们就会靠送礼来达到目的。总而言之,杨陆顺想到以后要应付这些,头就大了起来,苦笑道:“君豪。来,喝酒!”正是何以解忧,唯有美酒!赵君豪笑道:“大体情况就这样,情况也不是你想象那样的不乐观,有老板和市委支持,再难也有办法地。老板肯定是信任你地,你也不要有顾忌。好言好语解决不了。直接往上面捅,我看那个吃了熊心豹子胆地人敢破坏老板地政绩工程。

就是王老爷也不敢明着捣乱!”杨陆顺暗道,话是这么说,真要老是麻烦市委,让王书记替开发区擦**,自己这个开发区一把手未免也太窝囊了,他本来就是自尊心极强的人,就算不为王书记,为自己为沁言,他也不能重蹈开县的覆辙,如此想来,哈哈一笑说:“君豪,我倒不担心什么,人往高处走,圆圆满满完成了市委王书记的政绩工程,大伙都有好处,比方钟峰,四十五、六地人充其量不过是个正处,他就不想更上一层楼?王市长虽然不赞成开发区项目,连省委都支持了,他敢拿自己的前程乌纱帽来搞私人恩怨?哦,君豪,秀林大酒店的情况如何,市委应该有计划吧?”赵君豪以为杨陆顺关心秀林,只是关心开发区的资金问题,唉了声说:“别人问我,我打个哈哈就过去了,你问我,我不能不说实话,市里资金紧张,开发区一旦启动,花钱就如流水,不然老板不会走变卖酒店的下策。

偌大个酒店,私人没谁买得起,只能靠省里有钱的单位了,市委班子其他人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真正操心的只有老板了,原本指望黄厅,黄厅也做了不少工作,只是古祥古老头太官僚,谁叫是咱求他呢。”杨陆顺说:“省委刘书记不是支持我们开发区地项目吗,稍微施加点压力,应该能促成吧。”赵君豪摇摇头说:“省委刘书记是做了指示,古老头也对策啊,买下可以,分期付款,还要分五年,老板鼻子都气歪了,真要五年能等,直接等贷款得了,犯得着卖家当么。

”杨陆顺心里压力顿时大了起来,如此看来,王书记表面说成功与否无所谓,其实太有所谓了,莫非真是冥冥自有天意,非得让自己与王书记荣辱与共吗,或许王书记能痛痛快快安排自己去开发区,卫边收购秀林起了重要作用,事关重大,杨陆顺就开始食之无味了,是不是以后还寝食难安,只有天知道了。这人啊喝酒不能有心事,得开开心心、情绪高涨地去喝,还能超水平发挥,象杨陆顺这样心事重重喝酒,不到半斤就有点昏昏沉沉,勉强在赵君豪地劝说下喝完六两,恨不得马上上床睡觉。

他这里没了聊天的心情,赵君豪也没了趣味,平常跟朋友一起吃喝,基本都是他为中心,鲜有人象杨陆顺这样问几句才回一句的,当然毕竟两人交情不一般,倒也没生意见,酒喝完便各自回家了。杨陆顺先是送赵君豪回家,这才叫的士去幸福小区,深夜时分小区已经不允许地士进出,杨陆顺只得步行,被冷风一吹,憋在肚子里的补酒狗肉就闹腾开了,只得寻了个垃圾桶吐掉,虽然感觉舒服了点,可筋酥骨软,好容易摸到自家门口,开门进去,却见沁言拥着被子还在客厅等他。

杨陆顺只得打起精神应付:“都快一点了,你怎么还没休息?”沁言委委屈屈地说:“我、我想等你嘛。”杨陆顺想走近劝沁言,见她似乎闻到酒臭在皱眉,忙又说:“气味太重,我先去洗漱啊,你回房休息吧。”等杨陆顺洗漱完毕,见沁言听话地进了房间,也赶紧上了床,只是疲倦得很,亲了亲她的脸道了个晚安,就准备美美地睡觉。哪知沁言等到半夜,当然很想知道谈话情况了,忙问:“陆顺,王书记和你谈得怎么样?”杨陆顺迷迷糊糊地说:“王书记很高兴,非让我去开发区,大概不久就要发文了。

”沁言说:“卫边那里就得抓紧点了,你去王书记家,我给小标去了电话,小标也没卫边的消息,按说卫边那人心思缜密,不会这么久连个电话”她正分析着,就听到耳边传来了鼾声,起先还能替陆顺扎紧被子,慢后就被陆顺连绵不绝地鼾声给弄得心烦气躁起来,捏鼻子不管用,踢下他能停几秒钟,最后沁言只得无奈地睡去客房,可惜冰冷的被子使得她毫无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