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三部市 第十三章(上)

上午八时整,杨陆顺微笑着和市委机关的同志们颔首打招呼进了办公室,办公室里有个市委办的年轻干部在打扫卫生,还是王炳方特意指派的人,叫丁寒江,各方面都挺不错的年轻人,而且小丁生就一副白面书生模样,戴个日下流行的宽边大眼镜,稍显滑稽,但放眼市委政府带眼镜的领导干部,无不是如此,大抵因为总书记也是带宽边大眼镜的缘故吧。丁寒江见秘书长来了,也没刻意加快进度,只是扶了扶眼镜带点检讨语气说:“杨秘书长对不起,今天我有点着凉起床晚了点,耽误了上班,马上就好了。

”杨陆顺见小丁扶眼镜就不由暗暗好笑,也就没进去,说:“小丁,要注意身体啊!”丁寒江说了句谢谢,就继续擦地板。看着小丁有条不紊,杨陆顺知道王炳方指派小丁来专程搞卫生是有目的的,也有意无意透露过,希望能把小丁带去开发区做专职秘书,当然小丁也是有点背景的,有个远房表叔在省计委任副职,估计是打了招呼的,经过杨陆顺观察小丁素质不错,年纪不大性情沉稳,就是俗话说的少年老成,办事也极有条理,更重要是会尊敬领导而不谄媚,既然老王有这个想法,自己也需要个看着顺眼用着顺手的秘书,嘴上没大包大揽,心里其实也默认了。

等到小丁泡茶,杨陆顺说:“今天多放点茶叶。”小丁嗯了声在原基础上加了分量。这才出去。杨陆顺坐在椅子上长出了口气,额头隐隐作痛,昨天地酒还是过量了,本来想谦让,实在受不了钟峰劝酒,既然钟峰比自己大了近十岁,没理由退缩,除此还帮老罗喝了点,足有一斤茅台,按说回家好好休息也没事。大不了第二天精神萎靡点,脸色难看点,可惜市委主要领导要谈话,无奈回家只得吐掉,那个吐酒的滋味就甭提多难受了,连累沁言大半宿没睡觉,辛是辛苦点,次日起来就面如常色,除去眼里有点血丝,根本就看不出前晚喝了一斤茅台。

摸着发胀的额头,杨陆顺估计钟峰也够呛,到底年岁不饶人啊!正呷着浓茶,王炳方笑咪咪地进来了,杨陆顺照例起身让座:“老王,气色不错啊。”王炳方大大咧咧坐到待客的沙发上,心安理得地接过杨陆顺递来的烟,说:“陆顺,我看是你气色不错才对,老哥我恭喜你了。今天领导谈话,明天政府那边行文,老弟你就到开发区走马上任喽。得闲要来看望看望老哥我啊!”杨陆顺笑道:“我又不是出国一年半载见不到,怎么如此伤感呢。开发区初建伊始,我少不得要跑市委政府,还怕没时间叨扰你的烟酒饭菜?”王炳方喷了口烟:“你跑市委政府,是找领导解决问题,怕是没啥时间到我小庙里串门了。

”故意看了看窗明几净的办公室。说:“嗯,小丁的卫生搞得不错,听说你要离开机关,小丁蛮不舍呢。”杨陆顺说:“只要你放人,我把小丁要开发区去,别说我还真需要小丁这样手脚勤快各方面素质好的同志呢。”王炳方笑道:“你老弟要个年轻人去做事,我还能不答应?小丁确实不错。以前临时跟副书记们下区县也有模有样的。=首发=你要可以,可不能只让小丁干零碎活啊。我是重点培养过地。”杨陆顺呵呵一乐,促狭地说:“小丁给你什么好处了,堂堂市委办主任亲自来推销,看在老哥哥的面子,小丁做我专职秘书,不委屈吧!”终于落听,王炳方一拍杨陆顺胳膊:“老弟够意思,好处我真没得,提拨年轻同志,也是我这个老同志的义务责任嘛。

陆顺,没给你添麻烦吧,要是其他领导推荐了更好的人选”杨陆顺忙说:“我跟老哥你什么关系,再麻烦也不能让老哥你说我不够意思。”王炳方的话好像提醒了杨陆顺,让他不禁奇怪起来,是啊,怎么没市委政府其他领导直接或间接推荐人呢?肯定不是开发区不是好地方,难道是我的问题,使得某些领导不愿通过我进人?不由警惕起来,越想越觉得反常,算算还只有张春梓找过自己,老王也不过推荐了个秘书,马上说:“老王,乘开发区还没定人员编制,你还有关系户没有,我一并给你个整面子!”说完就呵呵笑,半真半假着试探老王。

王炳方倒惊讶起来,他表面和杨陆顺似乎走得挺近,其实远没达到什么知交的程度,又知道以前杨陆顺就已讲原则出名,突兀来的话让他着实摸不清杨陆顺的真实意思,能让小丁成为杨陆顺的专职秘书,都是或明或暗提示多次,直到最后才得到确信,哪还会再去麻烦杨陆顺,再说这也是欠下地人情,也跟着呵呵笑道:“哪有什么那么多关系户啊,我只关心小丁。他表叔给我打几次招呼让我照顾,我也是没办法。”杨陆顺说:“我到廊柱才几天,除去机关的同志能叫上名号,其他全不清楚,反正开发区要人,你老哥介绍给我的人肯定你知根知底,呵呵,我还信得过些。

”王炳方多少有点感激,笑道:“那我多谢老弟的信任了,我也祝老弟在开发区一帆风顺!”见王炳方急急忙忙走了,肯定是去向小丁报喜,杨陆顺一向很少关办公室门,不知怎的就顺手给掩住了,还是留了条缝隙,脑子里东想西想的,惹得头越发胀痛,干脆不去想事,专心给自己按起摩来。此时桌上电话响了起来。杨陆顺等电话响过几声才不紧不慢地接听:“喂!”“陆顺,好点没有,头还痛吗?”听到沁言关切地询问,杨陆顺很是舒坦:“没事了,亲爱地,你安心上班啊。

”“陆顺,记得多用冷水洗几次脸,出门时你眼睛有点肿,别人一看就是休息不够。今天日子特别,我希望你用最好的精神面貌接受领导谈话。”杨陆顺笑了起来:“知道了夫人。本来我还轻轻松松的,你一说我倒紧张了,你就让我打坐调息,没外界干扰,才能达到最高境界嘛。”马上就听到沁言扑哧的笑声。“油嘴滑舌,但也证明你确实情绪挺好,那我就不唠叨了,我挂电话了哦。”杨陆顺放下电话笑笑,起身去了办公室地小卫生间里用冷水洗了把脸,擦了点润肤的面霜。

对着镜子梳理好头发,细心掸去肩膀上的头皮屑,这才觉得没辜负沁言地关心。^^首发^^被凉水一激,连头似乎也不痛了,杨陆顺就用看报纸打发时间,人民日报才看了两个版面,就听有人敲门:“杨秘书长在办公室吗?”杨陆顺听出是罗袁军,放下报纸亲自去开门,笑道:“唷,是老罗啊。进来坐。”又热情地倒茶。罗袁军见杨陆顺神清气爽地样子,心里才安稳点,欠身接过茶杯说:“秘书长。昨天多亏你拔刀相助啊,钟疯子什么作风,没个领导干部的形象,满嘴粗话鄙话,我跟他不对付好几年了。

”杨陆顺呵呵笑道:“老罗,我知道你喝不得酒。可又不能扫了大家的兴,再说我年轻几岁,多喝几口无伤大雅。老钟就那臭脾气,小事讲团结嘛,只是以后我不会允许老钟再灌你地酒了。”罗袁军无声笑笑,说:“秘书长,你的酒量确实惊人。一斤茅台喝了没事人似的。不过我还是要劝劝秘书长,酒不宜过多啊。开发区初建伊始,还需秘书长主持大局,喝酒陪客之类地事,钟疯子好酒,就让他去应付好了。”杨陆顺说:“老罗,谢谢你关心啊,看你气色不错,昨晚休息得还好吧?”罗袁军笑着说:“倒是担心你,半宿没睡安稳,这不赶紧来看看,要因为替我挡酒伤了身体,我不得心安啊。

”杨陆顺看得出老罗是真心关怀,觉得没白喝那几杯,也不愿多在这个话题上嗦,转口问:“老罗,我这茶不错吧,西湖龙井,我从上海带来的。”罗袁军端起杯子先闻再尝,说:“第一口就觉得清香无比,只是没留意,果然是好茶。比机关办公室招待茶好多了,呵呵!”杨陆顺说:“我还有点,呆会走的时候,带点去喝。”莫约到了九点,陈立庚来了,他昨天喝了半斤多,完全在酒量已内,自然毫无损伤,见老罗也在,笑咪咪地说:“老罗,打电话去你办公室没人,就猜你来感谢杨秘书长了,果然没错啊。

秘书长,好酒量,我是算是见识了,能喝一斤茅台还能谈笑风生,廊柱找不出几个,佩服佩服。”杨陆顺呵呵笑道:“好嘛,老陈,你可别到处宣传了,不然少不了被人挑战,我可不想在市里落个酒鬼名号。”陈立庚恭维道:“秘书长喝酒的酒品,是酒仙、酒神这样的,怎么会是酒鬼呢。”压低声音说:“老钟是当之无愧的酒鬼,啊,还是糊涂酒鬼!”罗袁军说:“老陈,酒仙酒鬼没啥区别,老百姓知道了还不是会指责是喝的民脂民膏?”杨陆顺看到陈立庚脸色略显尴尬,觉得老罗这话太直了,正要圆场,陈立庚却笑着搡了罗袁军一下说:“你这个家伙也没少喝民脂民膏,你喝酒少、吃菜多!”杨陆顺不禁大笑起来,哪怕以后开发区麻烦再多,有老陈老罗这样地同志,想必要舒心很多。

三人说说笑笑,九点半王炳方敲门进来说:“老陈老罗,你们都在这啊,难怪到我办公室转一溜就不见人了。吕秘书长让我请三位开发区地领导去三楼小会客室。嘿嘿。今天不仅市委王书记、阎思辰副书记王市长顾副市长到了,连市委组织部胡毅胡部长也到了,规格颇高啊。”杨陆顺问:“王主任,钟副书记来了吗?”王炳方挤了下眼说:“比老陈还来得早,一直在我办公室坐,这会已经到三楼了吧。”杨陈罗三人不觉对视一眼,都发现对方眼里有异样之色,杨陆顺打了个哈哈,说:“那我们也去三楼吧。

”小会客室就在市委王书记办公室旁边,一般是接待人数较多的上级部门视察组、区县班子同志设置地。杨陆顺几人进门就见钟峰独自坐在西边靠墙角的沙发喝茶,钟峰见杨陆顺等人来了也没起身,扬手招呼:“来了啊,老陈你跑哪去了,晃了下就不见了人?”陈立庚说:“我见你跟王主任聊足球,我对那玩意没兴趣,就到杨秘书长办公室讨茶喝去了。”杨陆顺笑着坐到了钟峰旁边的沙发上,仔细瞅了瞅钟峰说:“老钟,昨天休息好了吧?”钟峰其实也暗暗在打量杨陆顺,可惜丝毫看不出异常。

倒是他时不时还有点反胃,说:“睡得挺香,就是要喝得似醉非醉才睡得香,秘书长,海量啊,我不服老也不行了,回去十年八年,我们大致不相上下。”杨陆顺呵呵一笑,搔了搔头说:“我要到你这年纪,肯定喝不过你了。”就扭转脸对陈立庚说:“老陈。我们坐一起,散了不大好。”老陈看了看也觉得自己坐远了点,见罗袁军坐在杨陆顺旁边。就起身坐到了钟峰身边,王炳方却到了会客室外面走廊,让工作人员把烟灰缸再换干净的。杨陆顺四人却没人说话了,都各看着某个地方想着什么,钟峰不时拿眼角觑杨陆顺,只觉得杨陆顺气定神闲的很有股子领导风度。

和昨天吃饭时截然不同,暗道还真是个对手!眼见着接待室的挂钟指到了十点,王炳方神情严肃地跑进来说:“王书记等领导马上就过来了。”然后又走了出去,他的任务已经完成,再示意楼层地工作人员注意把好关,不能让人随随便便打扰了领导谈话,就下楼回了自己办公室。杨陆顺等人此时目光集中在门口。听到走廊传来脚步声就连忙站了起来。马上市委王书记等领导就鱼贯而入,而杨陆顺四人如同接受检阅地部队。王弘智把目光在杨陆顺等四人身上略过。又注视着杨陆顺才露出笑容还微微点了点头,没走过去握手,而是很和气地说:“你们四个坐吧。

”侧脸对身边的王谨说:“我们也坐吧。”王谨就做请坐手势:“弘智书记请坐。”杨陆顺四人等领导们坐定,才在王书记再次提示下落座,静待领导指示。王弘智声音不大,但都听得出情绪很好:“市委政府决定成立自己地开发区工业园,我们很重视啊,这不你们开发区四位同志,我们市委政府出动了六位常委,足够重视了吧!”这话让其他常委们笑了起来,气氛一下就轻松了。杨陆顺四人也都微笑起来,杨陆顺见不仅市委王书记市长王谨,还有管干部人事的副书记阎思辰、政府常务副市长顾建鸿市委组织部长胡毅,当然少不了市委秘书长吕沐,而且常委们脸上都是难得统一的欢愉,也许事前在王书记办公室里,常委们就已经达成了统一的认识,这才有了现在的轻松吧。

徐沁言在办公室熟悉着妇联的文件资料,市妇联高主席考虑到她地实际情况,只让她分管妇女儿童维权一线工作,维权很神圣,条款章程也明确,只是沦为空头,实则是个清闲的差使。徐沁言自己也挺满意,这样就有更多时间做贤妻良母了。天很阴暗,外面地寒风卷得满天乌云翻滚,看来今冬第一场雪就要降临,办公室里生着炭火,沁言觉得手脚有点冷清,就放下文件离开办公桌,坐到了火盆旁边,细致地用火钳堆叠着木炭,使之能充分燃烧。这时办公桌上电话响了,沁言起身去接,原来是南平的灿灿打来的:“舅妈,我是灿灿,我外婆病了三天了,感冒引起的。

”沁言心里紧张起来:“灿灿,怎么不早打电话,外婆情况怎么样?”“今天我和何勇把外婆送去人民医院检查,发现有点肺炎,医生说病情不算严重,建议住院治疗,我和何勇考虑到外婆年纪大了,是不是到市里大医院治疗,我妈没什么主意,我就来问舅妈了。本来是想给舅舅电话的,舅舅办公室没人。”沁言马上说:“灿灿,那就送外婆到南风市人民医院住院吧,我有熟人,是内科主任朱医生,你们赶紧派救护车,到医院直接找朱医生,费用你暂时垫着,全部归舅舅舅妈开支。

不多说了,我们分头行事吧。”放下电话,沁言不免考虑告不告诉陆顺,婆婆到底是八十地人了,也许小小地病痛就能夺去老人生命,陆顺孝敬老人肯定心急,可目前陆顺才被市里委派到开发区,太多工作要做了,而且关键的人事问题都离不开一把手,或许吉人自有天相,婆婆一定能安然无恙地,想到这里,沁言打定主意暂不告诉陆顺,免得牵扯了精力,自己则全力关注,时刻保持能马上知道婆婆的病情,如果能治愈是最好地,万一恶化了也能及时赶去南风,于是马上联系南风市人民医院朱主任,又给自己父母去电话,让父母看望亲家,还给哥嫂去电话,到医院给灿灿何勇一切方便,如此安排妥当,沁言不禁暗中祈祷:祈求上天保佑婆婆平平安安!(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古城西风的官场大作《商宦》已经上架,书号:1106845。

请多支持!莫为妖书号1035905)女频作家倾心打造,有女频包的请投啊!《国企风流》作者同舟同济新书《官路商海》上传,《官路商海》书号:1108250推荐官路风流、国企风流、官路迢迢、醉回七九当农民、宦海无涯、脊梁、权欲诱惑、混在官场等官场小说,都是精品,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