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三部市 第十七章(中)

第519章(中)徐沁言电话安排熨帖,心想今天市委领导找陆顺谈话,中午肯定不会回家吃饭,又担心婆婆病情,不如自己请假去南风看望婆婆,于是给市委办王炳方主任去了个电话:“是王主任吗?我是徐沁言。(仙界首发)”王炳方误以为秘书长夫人来打探情况,就笑呵呵地说:“是老弟媳妇啊,怎么有空找我聊天啊?”沁言说:“王主任,是陆顺办公室没人听电话,我找不着人了,当然找王主任了。”王炳方更乐了,这个女人说话就是中听,温温柔柔的还惹人遐想,找不到自己男人就找我,哈哈,我成后备队员了,说:“沁言啊,你打秘书长传呼机也一样嘛,是不是想知道谈话情况呀?”沁言哧地一笑说:“王主任,你想哪去了,我怕陆顺还在听领导指示,胡乱打传呼不好,是这样的,我临时要回南风娘家,总得跟陆顺说说是吧,就麻烦王主任转告好吗?我也带了传呼机的,让陆顺给我打传呼就行了,麻烦王主任了。

”王炳方关心地问:“回娘家啊,车调好了没?老哥我别的能耐没有,给你安排辆好车还行的。哦,陆顺已经结束谈话了,现在去了政府那边,我会找时间告诉他的。”沁言笑道:“谢谢王主任了,我在妇联调了车,就不占你太多时间,我急着回南风。”挂了电话,就去办公室调车,眼看都中午时分了,机关的车基本都派出去公干,办公室主任机灵,马上给妇女活动中心去电话,调了台桑塔纳,还直向徐副主席道歉。徐沁言有车就行,谢了办公室主任就拿了小提包去机关楼下等车,眼见着天空乌云密布,朔风凛凛,真担心婆婆熬不过严寒,老人冬夏两季去世的概率要大得多,就有点忧心忡忡。

廊柱到南风就容易得多,一路畅通无阻,只是路程遥远,到南风市也得三个小时,到了春江市,沁言再心急也请司机去秀林大酒店先吃了中午饭,又给司机两包金春江酬谢,那司机平常没少载机关单位小领导夫人跑这跑那,反倒觉得领导职务越大对下面人越客气,不象有的小官太太,职务针鼻子大,那嘴脸难看得很。等到了南风市人民医院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沁言让司机就在车里等着,自己跑去内科找朱主任,护士说朱主任在住院部的老干部病房给病人施诊,沁言也不知道婆婆到没到,就去老干部病房找朱主任,没料想朱主任施诊的正是自己婆婆。

病房里人不少,四姐、何勇还有周斌,婆婆看上去气色还不错,问了朱主任,原来只是感冒引起的肺部感染,没什么大不了的,要换了平常农村老太太也许就吃点消炎药,哪会如此劳师动众跑市医院还住价格昂贵的老干病房,内科朱主任知道这个老太太儿子是市委秘书长媳妇是处级领导,而且陪同来的一个年轻人还直要求住最好的病房,如今市医院也要自创效益,就直接给安排进了老干部病房,连门诊都省了。送走医生护士,沁言才关切地问婆婆:“妈,您感觉好些了没有?”六子娘见媳妇女儿搞这么大动静,担心地问:“我到底得什么病啊,要住到地区医院来,沁言你告诉我,老四什么也不知道。

”沁言微笑着说:“妈,就是有点感染,本来在南平住院都可以的,是灿灿何勇关心您老,正好到地区医院来,全面检查下身体,您到底也是八十了啊!”周斌凑过来说:“徐处长说得对,您人家年岁高了,要全面检查,这样才让秘书长在外地工作安心嘛。”何勇也说:“外婆,您身体很好,我和灿灿也是想让全家人都安心,才请您人家到市医院来的。”六子娘见大家都说没事,再看老四原先紧张的样子没了,也就安心不少,到底坐车时间长累了,心情放松了,居然打起盹来。

见老人休息了,留下四姐,其他人都到了老干病房前面的小会客间,沁言对周斌说:“周经理,怎么麻烦你亲自跑一趟呢,真是过意不去啊。”何勇在旁边小声说:“本来是坐救护车的,只是救护车太冷,就找了周经理帮忙,为了能尽快赶来,周经理特意找检察院调的三菱警车,一路上才没耽误时间的。还、还在外婆进院时交了五千元住院费。”沁言瞅着何勇就有点脸色不好了,旋即对周斌说:“周经理,真是太感谢了,陆顺今天市委开会来不了,我就代他向你表示感谢,谢谢你周经理。

”周斌说:“徐处长,秘书长交待过我的,我只是照秘书长吩咐去做,谢谢就当不起了,看到老人家身体无恙,我也安心了。”沁言问:“周经理,吃中午饭了吗?”何勇笑道:“路上一直在赶路,只给外婆喝了点自带的稀饭,我们都还饿着肚子的。”沁言忙说:“周经理,那赶紧吃饭去,我已经吃了,我陪老人,让四姐一起去,你司机呢?”周斌说:“检察院的车到市检察院办事了,就不再来了,我今天也不急着回南平的,那就麻烦徐处长在这里看护着老人。

”沁言心想难怪陆顺信任周斌,确实是个够朋友的人,瞥见何勇似乎很把周斌不当回事,就说:“何勇,你要好好陪周经理吃饭,知道吗!”何勇被舅妈凌厉的眼神吓了一跳,不晓得自己做错什么了,忙说:“知道了舅妈。”等周斌几人去吃饭,沁言就坐在了婆婆病床边,看着婆婆睡得安详,如释重负地长吁了口气,见婆婆睡觉也流口水,不由莞尔一笑,拿起毛巾小心翼翼地擦拭着,又用自己暖和的手盖在婆婆被子外打点滴的手上,感觉很粗糙,却为婆婆能养育六个子女的伟大母爱而感动,她一贯在城市生长,也只能道听途说知道以前农村的艰苦,从婆婆满脸纵横深壑的皱纹里,或许能体会得到。

沁言感觉到婆婆的手已经暖和,就从包包里拿出传呼机,可惜并没陆顺的传呼,也好,说明陆顺现在正忙得无暇顾及其他了。看看窗明几净的老干病房,沁言很满意,哪怕付出多点金钱能让老人舒适、能让老人感觉到子孙孝顺,就足够了。只是老人睡得浅,没多会就醒来了,茫然地四下张望着,沁言忙说:“妈,您醒了啊,要不要喝点水?”六子娘似乎不习惯媳妇如此亲昵,其实确实口渴了,只是不愿意麻烦媳妇,就说:“是沁言啊,我不喝,咦,老四呢?”沁言很体贴地给婆婆加了个枕头,说:“四姐和周经理吃饭去了,马上就来的,您饿了吧?”见床头柜上有水果、八宝粥,就说:“我热罐八宝粥您喝。

”就用开水浸泡八宝粥。六子娘客气地说:“我不饿,我不饿。沁言,六子没来吗?”沁言说:“对不起妈,六子今天市委开重要会议,一时没时间。”六子娘说:“六子是领导,忙啊!你来看妈也是一样的,唉,老了不中用了,以后也不能给你带孙子,还要你大老远跑来照顾我。”沁言笑道:“妈,我们孝敬您是应该的,要不是我和六子住房小,真想把您两老接去敬孝道呢。”六子妈笑了,第519章起来,老调重弹了一遍,话都是上午王书记王市长等人说过了的,再强调无非体现了他对领导指示的重视,最后说:“目前只等开发区人事编制敲定、人员到位就可以开展初期工作了,市委把人事权交给诸位,也是对开发区新班子的信任和器重,市委弘智书记就明确指示,就在虹鼎区挑人,我看就很好,熟悉情况嘛。

开发区临时办公点暂时设在老汉桥镇政府里,暂时落脚地,明年开发区奠基,就要完成开发区机构的配套设施,俗话说载好梧桐树,引来金凤凰嘛,开发区的办公楼要威武壮观,要体现我们廊柱市委政府重树工业大市的信心与决心”唠唠叨叨一大堆,杨陆顺假意在笔记本上记录着,实际上是藉此驱散瞌睡,昨天本就没睡好,中午又喝了不少白酒,要是有个床,他几乎倒下就能酣睡,他现在最主要的工作不是在开发区,而是尽快促成卫边成功收购秀林大酒店,给王书记资金上打牢基础。

至于人事问题,他毫不在意,放眼虹鼎区乃至廊柱市,他认识几个人又了解几个人?真正有资格决定的就是老钟老陈老罗了,特别是老钟,现任的虹鼎区区委副书记,说谁有能耐、谁能胜任,他还真没什么反驳的,只是想到赵君豪曾经主动拉他认识结交虹鼎区分管干部的张晓春副书记,就明白一切早在市委王书记的筹划之中,既然在虹鼎区挑人,张晓春自然是权威了,当然老钟肚子里的小九九也不能不照顾。好容易顾建鸿停止了滔滔不绝地讲话,还很关心地让杨陆顺四人就在廊园休息,几人正要告辞,杨陆顺忽然觉得顾建鸿看着不仅微笑还微微点头,心念一转,缓下步子,等钟三人先后出去,自己到门口了侧身问送客的顾建鸿:“顾市长,还有什么要交待的吗?”钟峰撇了下嘴认为杨陆顺也是个无事爱找领导献殷勤地角色,老陈老罗觉得很正常,既然领导如此重视,客套客套也无妨,也就没停步继续走着。

顾建鸿哦了声见钟峰几人走远,说:“还有点事,进来说吧。”杨陆顺关好门原位坐好,并没开口问什么事,因为他不知道什么事情,自然不好胡乱开口,只能是等顾建鸿自己说。顾建鸿丢了根烟给杨陆顺,笑道:“陆顺,呵呵,你现在是管委会主任,应该叫你陆顺主任了,本来市委有决定,我不应该干涉,其实我也不是干涉,是推荐个人。”杨陆顺笑道:“顾市长,我对市里同志不了解,正犯愁如何能坚决执行市委的决定呢,有顾市长举荐贤能,我求之不得。

”顾建鸿说:“开发区是市委王书记钦点的项目,虽然目前只是市级开发区,其实还想着以后要升级为省管开发区甚至国家级开发区,王书记高瞻远瞩,我们是坚决拥护的,日后开发区搞起来,少不得省里方方面面领导要来视察,这个接待任务就很重要了,一点也不亚于其他工作!”杨陆顺马上就想起了张春梓,果然那个漂亮的小张是预先找了市委领导的,只是没想到是顾建鸿。,配合着点头道:“顾市长考虑得周详,我以前在县委工作时担任过接待领导的各种,非常重要的任务,确实以后开发区的接待工作至关紧要,也的确需要个有这方面丰富经验的同志担任。

”顾建鸿呵呵笑道:“你有亲身感受就好办了。我推荐的人就是秀林大酒店负责省里接待工作的张春梓同志,莫看小张年纪不大,已经有五、六年的接待经验了,不然市里也不会指派小张去春江办事处的。当然我以前担任副市长的时候,小张就在我手下,她想回廊柱又找到我这个老领导,这不就...”杨陆顺忙说:“顾市长,张春梓同志确实不错,我在秀林大酒店接触过,接人待物很有一套的,我是求之不得,就怕张春梓同志个人有想法,毕竟她在省城工作环境不是开发区能比的,我担心委屈了张春梓同志。

”顾建鸿摇着手说:“我只是推荐,去不去、接不接,就是你们之间的事了,我不干涉!”杨陆顺原本还有些猜想,见顾建鸿说得堂堂正正,倒也觉得自己俗气得很,就算有什么猜想关自己何事呢,就起身告辞:“顾市长,我知道怎么做了,您休息吧!”顾建鸿走上前握手道:“嗯,陆顺同志,开发区有什么困难,直接找我,啊,呵呵,市委王书记也慎重交待过,要关心开发区的成长!”杨陆顺出门去了休息室,就给张春梓去电话,多少也愿意听听漂亮女人用娇媚的声音向自己道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