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三部市 第十九章(中)

第525章(中)次日早晨,杨陆顺是被秘书丁寒江叫醒的,昨晚被张春梓与顾建鸿的事搅得半夜未眠,总觉得自己不应该知道这样的秘闻,也许张春梓顾建鸿同样夜不成寐吧。[百度+谷歌搜索www.Xiaoshuo1314。cOm]起床洗漱后去办事处,却见张有为张春梓都神采奕奕地在等候,杨陆顺故意不去看张春梓,对张有为说:“有为,等会早餐后我们再去会议室检查检查,不能有一丝纰漏。”张有为忙说:“秘书长请放心,我昨晚临睡前还特意去会议室检查了的,保证今天万无一失!”杨陆顺点点头,这才望向张春梓,见张春梓也微笑着看着他,神情没有丝毫异常,放心了不少,至少张春梓这样的状态不会影响今天的工作,满意地冲张春梓笑笑说:“张副主任,你的任务是安排港方人员,务必使客人满意。

市委王书记一行大概十点到,会晤定在十点半,你要通知港方人员做好准备。”张春梓点头答应着:“秘书长请放心,要没其他事,我先去三楼餐厅看看早点准备情况,香港人早上习惯喝早茶的,我特意请糕点师傅按感动风味准备了十五种早点,应该能满足客人需求。”杨陆顺说:“嗯,你先去吧。”便把视线转向丁寒江:“小丁,你要密切与市委办保持联系,一定要预先搞清楚市委王书记一行人数及领导职务。”丁寒江严肃地说:“是,杨主任。”杨陆顺思忖并无遗漏,笑着说:“那就各司其职吧,我去看看卫总。

”便出了办事处直奔卫边下榻的套房,楼上静悄悄的,连负责楼层的服务员向杨陆顺问好的声音也刻意压低了,生怕惊扰了港商们的清梦,按了几下门铃,杨陆顺原以为卫边应该还在睡觉,不料见卫边神清气爽地开了门:“唷,杨叔,这么早?”杨陆顺进门就撇见茶几上的茶水还冒着腾腾热气,笑道:“怎么,大清早就喝茶?起来多久了呀。”卫边请杨陆顺坐下,说:“我六点就起床了,多年养成的习惯,即便是应酬到凌晨几点,我也六点起床,最多中午补上瞌睡。

杨叔,昨天同张小姐谈得怎么样?”杨陆顺摇摇头,说:“我还真后悔看见那些照片,看见了又不能不当回事,要是让你晓得那男人就是以后谈判的对手,我想你肯定不会放过任何讨价还价的机会的。”卫边呵呵笑了起来,说:“杨叔,在商言商,能有机会我肯定不会放过,当然我也不会肆无忌惮,就当我又多结识了个朋友。哈,你们顾市长好眼力,挑了张小姐这么个尤物,艳福不浅啊!”不知怎的,杨陆顺有点惭愧,大概自己也同顾建鸿一样的政府官员吧,叹息着说:“什么艳福不浅,我看是玩火**,男人过不了女人关,迟早出问题。

我让张春梓转告顾建鸿,你不会拿此事在谈判时进行要挟的。卫边,我这么做也许对你有损失,可秀林大酒店总归是廊柱的国有财产,不能因为一个官员作风问题,导致国家财产受损,我、我想你父亲泉下有灵,也不希望你这样做的。”杨陆顺知道自己怎么解释都苍白无力,只得硬着心肠祭出老卫书记的招牌,希望能起作用。卫边看了杨陆顺一会,也叹息道:“杨叔,你真是我爸的好朋友,这个年代了还坚持从前的信念。”感觉话题太沉重,故意开玩笑地说:“杨叔,我跟你做生意真没意思,你介绍我来买酒店,不仅不提供便利优惠,还不许我用手段,我是亏大发了!”杨陆顺也笑了起来:“你是清清白白的生意人,我是清清白白的政府官员,公对公有何不可呢,一定要官商勾结才叫跟得上时代?何况秀林酒店的资金还要用于廊柱的建设,我多少存了点私心,巴不得酒店多卖点钱,我那开发区等米下锅呢。

”卫边摇摇头本待想挑明酒店实际成本与账目造价相差甚远,只是杨陆顺不是谈判对手,也就没必要泄露自己的底牌,况且做生意要赚钱还只能官商勾结,好在具体负责秀林的不是杨叔,省了不少麻烦,想起一件事,问道:“杨叔,昨晚你走后,我和小菁聊电话,听小菁说唐春前要报道我?嘿嘿,说起来我横刀夺爱,真有点对不住人家。”杨陆顺说:“恋爱自由,叶小菁也有自己选择的权力,无可厚非的,你看我请唐春前报道你收购酒店,春前还能告诉叶小菁,说明他们再见还是朋友,你也不必耿耿于怀。

你身份是港商,其实土生土长的南平人,你也知道舆论的重要性,春江进入九十年代就没了外资,连以前的紫竹园合资酒店港方也撤资去了特区,说明以前春江投资环境不好、也没政策,其实内地省份早就眼热了,春江有你这个契机,说不定省委省政府就要树典型,吸引更多港台资本进入呢。卫边,你生意圈应该朋友多,我这个廊柱市开发区主任迟早要吸引项目入园的,请你帮我多留意留意。”卫边哈了声说:“杨叔,难得咱们俩在一起拉拉家常,就别老谈公务了好不好?”杨陆顺也笑了起来,说:“你是大老板,时间就是金钱,我怕你这个资本家不愿意拉家常嘛。

这次你要是能成功收购秀林,小标就拜托你了,也在酒店安排个职位,总比混在夜总会要强,再说他那外籍华人的身份,也要用在正道上。”卫边答应得就有点口是心非了,生意场上还真少不了小标那样的人物,再说现在做生意的本就鱼龙混杂,白的自觉自愿跳黑潭,黑的拼了命要洗白,黑黑白白无所谓,就看路子走不走得通,真买下秀林酒店,没点黑白两道势力,他能赚钱么!说:“杨叔,等过了这两天,走玩你们官场的形式,我请你和徐姨吃饭,终于还是回了春江,好,春江就是比其他地方好啊!”这时卫边的女秘书进来,杨陆顺也就起身告辞,简单吃了早餐,和张有为一起再检查了会议室,这才转回来,想乘市委王书记没来前眯个觉,免得忙活起来精力不足。

哪知张有为也跟着不离开,估计有事,忍住疲乏说:“有为,你还有什么事吗?”张有为很恭敬地敬烟道:“秘书长,我听说张春梓不久要去开发区,看来春江办事处是真的要撤了。”杨陆顺说:“撤肯定不会撤的,估计规模要小些吧,不象现在占两层楼那么豪华高档喽。”张有为羡慕地说:“张春梓信息比我灵通,不然我就要争取到秘书长开发区搞接待去。”杨陆顺就微笑不语了,静等下文。张有为接着说:“秘书长,我没福气跟你去开发区,秀林大酒店一出售,我这个春江办事处主任就没意思了,再说搞了几年办事处主任,也该让贤了。

我听说驻京办明年就派人筹建,要是秘书长能在市委王书记面前替我美言几句,小弟我感激不尽,风里来水里去全凭秘书长一句话!”他比杨陆顺年纪几岁,求人之时小弟顺溜而出毫不含糊。莫非张有为要当驻京办主任到处碰壁,把自己当成最后的救命稻草了吧?杨陆顺只能这么理解了,不然交浅言深还说出如此一番**裸表忠心的话来,自己不过是个正处级的副秘书长开发区主任,张有为在市委政府机关大院也算有点资格的老副处了,莫非我在廊柱的威望高得连我自己都不清楚?虽然对跑官要官总有点瞧不起,可也没必要做人太绝,就说:“有为,也许这两天我能和王书记交谈几句,要有机会我尽量,不过今天我们主要任务是搞好接待,眼目前的工作不能有半点疏忽大意。

”张有为大喜,连连点头说:“是、是,我这就再去会议室检查检查,就去办公室守电话,一有情况立即来想秘书长汇报。”等张有为出去,杨陆顺才长吁一口气,也许以后这样的事会越来越多,只是如何能选择合适的人,才是至关重要的,本想就此打住,可脑子里却盘旋不去,是不是应该找个机会印证印证,自己究竟在王书记面前的地位有多高呢?迷迷糊糊也不知睡了多久,被张有为叫醒:“秘书长,市委办来了电话,王书记一行已经从市委出发了。”杨陆顺一轱辘就起来,赶紧去卫生间洗了把脸清醒,这才跟张有为到办事处的办公室,进门就问:“小丁,王主任说清楚来了哪些领导?”丁寒江马上递过一张稿纸,上面按职位秩序写着一串人名说:“杨主任,我与王副主任核对了两次才誊抄下来的。

”杨陆顺先是赞道:“小丁,你的字不错,不错。”张有为凑近一看也连声夸奖:“哎呀小丁,跟印版子印出来的一样,秘书长选人真是眼光准,小丁不但办事能力强,连钢笔字都顶呱呱!”丁寒江只是微笑不语,学得杨主任是有模有样。杨陆顺说:“就按名单把会客厅的沙发摆好,张春梓,我们这就去请港方客人去会客厅隔壁的休息室小坐。”不久杨陆顺到楼下接了市委王书记一行人进了会客厅,此行不仅王书记到了,连王市长也陪同前来,廊柱市党政主官亲自来会见港商,说明市委是多么重视,听完杨陆顺简明地汇报,王弘智说:“我们按照惯例列队到门口欢迎港方人员吧。

”杨陆顺见市委领导列队,赶紧让工作人员打开会客厅门,示意卫边等港方人员也列队鱼贯而进,王弘智卫边双手紧握在一起,杨陆顺介绍:“卫总,这是我们廊柱市市委王书记,王书记,这位是卫边卫先生。”王弘智笑着说:“卫先生年轻有为,欢迎你到内地来投资啊。”卫边说:“感谢市委王书记的热情接待,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王弘智哈哈一笑,说:“合作愉快,一定要愉快!”这才放手。杨陆顺领着卫边向前走介绍:“卫总,这是我们廊柱市王市长,王市长,这是卫边卫先生。

”少不得要寒暄几句,而港方的其他人员则由张春梓逐一给王书记介绍,以后的就只是握手问候了。忙活完这才宾主各就各位,场景就象电视里的领导接见外宾那样,王弘智和卫边坐了首座,可以相互谈话,其他就左右排列陪坐,摄像机和照相机不停拍摄着,很是庄重。王弘智书记先是代表市委市政府热烈欢迎卫边一行,简略地介绍了廊柱市的基本情况,卫边则表达了对祖国大陆的向往,感谢廊柱市热情地款待,最后在谈话气氛最热烈的时候,卫边激昂地表示在收购酒店谈判前为了表达诚意,愿意在昨天承诺捐款五十万元基础上再增加一百万元人民币捐款,用于廊柱市穷困农村建设希望小学。

王弘智书记非常高兴,答应卫边三天后在廊柱市举行个捐款仪式,高度赞扬了卫边关心大陆教育的良善之举!卫边突如其来增加捐款,也让杨陆顺兴奋异常,暗夸卫边比政府机关还明白舆论宣传的重要性,想必如此慷慨地举动一定能博得王书记甚至省委领导的好感,这就不仅仅是商业活动了,已经升华到了政治层面,卫边就凭着区区一百五十万人民币捐款戴上了重视教育的慈善家光环!宾主相谈甚欢,此后就是共进午餐,杨陆顺作为牵线搭桥的重要联络人也有幸坐到了主席进餐,不过此时他是无足轻重的,重心自然是在卫边卫先生处,杨陆顺能近距离观察顾建鸿的反映,他坚信张春梓一定通知了顾建鸿,可惜顾建鸿频频与卫边碰杯喝酒,他们即将在往后进行谈判,都表现得非常热情非常有风度,偶尔杨陆顺会觉察到顾建鸿会给他有意无意一瞥,只是一瞥里究竟蕴含着什么信息,杨陆顺咂摸不透了,不过他清楚,顾建鸿迟早会找他的。

午宴结束,王弘智还热情邀请卫边到楼上客房闲谈,只是卫边喝了不少酒,没坐一会就告辞而去,王谨市长、阎思辰副书记等也就纷纷离去午休,杨陆顺也待告辞,王弘智兴致很高,让杨陆顺留下陪他说话:“陆顺,你这个姓卫的小朋友很不错,很大气,到底也是红旗下长大的孩子,始终有报国之心。可惜他父亲遭遇太过凄惨啊!”杨陆顺明白王书记已经了解卫边的家世,说:“王书记,虽然卫边的父亲遭遇凄惨,好在卫边逆境成功,没把他父亲的遭遇发泄给社会。

”王弘智颔首说:“这就是我说他生长在红旗下的意思了。以后具体工作就由政府那边顾建鸿同志负责,你能腾出时间,不妨多陪陪卫先生,争取尽早完成收购,也有利于开发区的工作。陆顺,听说卫先生还有个外籍华人伙伴,这次没来?”杨陆顺只得用预先编好的话搪塞:“王书记,我也问了卫先生,好像是有其他生意在忙没能成行,再说那个伙伴只是小股东,收购事宜卫边能决策的。”王弘智说:“陆顺,是你介绍来的,我应该放心,不过事关重大,还是要慎重行事,比方说卫边公司的资产验查等等,开发区等资金,耽误不得啊!”旋即笑道:“收购成功,你就立了大功,你是一员福将!陆顺,工作要紧没错,还得兼顾家庭,我听谢东风说你母亲生病都没去探望,还是不应该啊,你母亲是八旬高寿了吧?可别落下子欲养亲不在的遗憾啊,我们**人连自己至亲父母都不孝敬,还谈什么为人民服务呢!”杨陆顺一愣,娘生病了,怎么没听沁言提起半句?还是谢东风副书记告诉王书记的,真是怪了,忙检讨:“王书记,是我疏忽了,得闲就去看望老人。

”王弘智失笑道:“陆顺,我的话有点重,呵呵,看着你我竟然不知不觉当自己子侄去教训了,别介意啊!”杨陆顺心里一惊,被王书记情深意重的话也感动了,只是两人年龄相差十二岁,说子侄辈有点牵强,一时难以转弯,竟然无言以对,只是垂下头,使劲点了点。王弘智越看越喜爱杨陆顺,可蓦然想起了什么,笑容逐渐消失,目光慢慢凝聚在了窗外虚无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