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三部市 第二十章(中)

杨陆顺确实身心皆倦,他在工作上的行为原也没指望汪溪沙理解和支持,只要不拖后腿就阿弥陀佛了,对她贪图金钱享乐甚至有点厌恶,但她真正决然带着儿子离开,他才知道,没了乌纱帽的杨陆顺在汪溪沙眼里分文不值,远没有年薪十五万令她值得半分留恋!杨陆顺避开小标独自躲进宿舍,是不想让小标看到他的悲伤和坚硬外壳里掩藏的脆弱,他不需要别人的同情怜悯,哪怕是一向视他如亲人的杨小标的同情,他都不愿意接受,这么多年在官场风风雨雨走来,他相信自己能独立面对生活中任何的考验。

他目前只是需要独自一个人静静,只需要独自躲在无人处舔好伤口,如此而已!杨陆顺躺在床上,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着,原本安静的单身宿舍楼渐渐有了动静,有脚步声、有说话声、流行歌曲的音乐声、还有拖动椅子的摩擦声,听着杂乱无章,却都有属于它们独特的声音,脚步声绝对不会与说话声混淆,刺耳的摩擦声绝对没有音乐受人欢迎。他不禁想:声音与人何其相似,究竟是做刺耳的声音还是旋律优美的音乐声呢?忽然轻轻地敲门声打断了杨陆顺的思绪,他侧耳听听,却听了徐心言在轻声叫门:“杨陆顺、杨陆顺你开门!”杨陆顺不敢多想,他怕不赶紧请徐心言进来,反倒引起别人注意了影响不好,徐心言还是独身一人,他却是有家有室的,连忙拉亮灯开了门:“是徐处长,请进请进。

”关门前还不觉向外面四下看了看,可惜没特异功能。还不知道楼上有人看到徐心言没有,住着的都是市委政府机关的年轻人,也许不认识他杨陆顺,但要不认识徐心言的,估计少之又少!杨陆顺见徐心言面色微酡,擦身进来的发香沁人心脾,又见她手里拧着个塑料袋,没来得及开口,徐心言先说话了:“陆顺。怎么不吃饭就睡了?正好我也没吃,就去小饭馆弄了点热饭菜,我们一起吃吧?”话语是询问,可手底下没闲着,把白色塑料饭盒一个一个摆在了桌子上。

菜肴很简单,鱼香肉丝、肉片青椒和鸡蛋西红柿。然后就是白米饭。杨陆顺看架势是不能拒绝了,热情地把椅子给徐心言坐,说:“你怎么知道我没吃饭啊?正好肚子饿了。”徐心言把米饭分成两份。端起饭盒笑眯眯地说:“我掐指一算,知道你在挨饿,就来了。快吃吧,冷了就不好了。”已经七月份的天气温有点高,她额头有着薄汗,但又不敢脱掉外衣。杨陆顺当然不信她什么掐指神算了,大口地吃着饭菜说:“哦,有这番本事,我还真没看出来,谢谢徐半仙地美食佳肴了。

”徐心言见杨陆顺还开玩笑。心里踏实了很多,不禁也对杨陆顺更加看好,她知道许多男人外表看似坚强。其实内心也很脆弱,她在组织部更有这样的感受,许多人平常很有男人大丈夫气派,一旦丢官罢职或者仕途不顺,就容易情绪激动怨天尤人甚至比“祥林嫂”还神经质。而杨陆顺丢了县长。内心肯定有这样那样的情绪,可表面却很有种淡泊名利的风度。何况家庭还出了问题,堂客带着独子去了上海,双重打击之下,仅仅只是把自己关在宿舍里,见了熟人还能谈笑自如,这份定力,非常人所有的,可她来不是表面上的安慰,而是想真正化解陆顺心里的郁结,说:“谢谢什么,粗茶淡饭,还怕县长大人嫌弃呢。

”杨陆顺看了徐心言一眼,见她也嘴角含笑瞅着自己,赶紧夹了筷鱼香肉丝塞进嘴里,含糊着说:“饿了吃啥都是美味珍馐,你要迟来片刻,我就要泡方便面了。”徐心言说:“看你吃得香,总算对得起我辛辛苦苦跑一趟。听说你家旺旺也去上海了?”杨陆顺诧异地看着徐心言说:“嘿,真是神算啊,这都知道了,你还知道什么,全抖搂出来吧!”徐心言已经吃完她那份米饭,起身走到脸盆架拿起杨陆顺的毛巾擦擦嘴唇说:“你还是那么讲究个人卫生,毛巾还有股子肥皂香,难得!有开水吧。

”弯腰捏起暖瓶塞,用手指在瓶口探了探,皱眉说:“暖瓶的水几天了?等会吃完饭去接点干净水。”又看了看后间地床,说:“天气热了,有凉席没?没有我家有铺小床的,正好能用。”杨陆顺虽早知道徐心言对他的心意,可眼目前看着她如同女主人一样在宿舍里,还是不很习惯,但久违的家庭温暖却适时地感受到了,想说什么,喉咙有点发堵,悄悄吸吸鼻子,大口扒着饭,吃完了默默帮徐心言捡拾着,然后拧起塑料袋和水桶出了门,原本想在外面清醒下头脑,可厕所飘出的气味难闻以极,只是赶紧接了水进屋,闻着徐心言散发的芬芳,舒服多了,把水灌进暖瓶用热得快烧开水,徐心言已经把唯一地真空保温杯洗干净了。

徐心言撩了撩耳边头发说:“陆顺,我歇会饭气,喝口热茶就回去。”杨陆顺点点头,他不好说什么,人家好心送了饭菜,吃饱了就赶人走不合情理,可也怕徐心言呆时间晚了,别人看到有闲话,他是虱子多了不怕咬,心言到底是未嫁之身。徐心言忽然说:“陆顺,你这次被举报贿选等问题被免了县长职务,我一直多方面打听,情况很不乐观,从市里接到举报到启动组织程序,行动之快速令很多人都觉得惊讶,最令大家不解的是,一直很欣赏你的章书记这次在研究你地问题上,几乎没有什么表态,而在很大程度上附和熊市长的提议,于是大家私下议论,你这次被免,怕是熊市长要在南风培植他的势力。

你是前王书记提拨起来的,正好借此机会拿下,换上他地人,可我不那么看,陆顺,你是不是在什么地方得罪熊市长了?不然.我还听说熊市长一直在活动,他想当南风市委书记,以后你的日子就难过了。”杨陆顺无声一笑说:“心言,你觉得我没戏了?”徐心言说:“我、我不清楚。如果熊市长真出任南风市委书记,你确实没戏了,除非熊市长重新启用你,不然没哪个市领导会为了你得罪一把手的。当然你可以调走,王书记不是很器重你吗。可我知道你的性格,你、你是不会为自己的事去找领导的。

”杨陆顺微笑着说:“心言。你说对了,我是不会为个人地事去找领导的。”徐心言惋惜地说:“你在开县太突出了,跟那些碌碌无为的官僚们比。你太优秀了。”杨陆顺沉默了会,说:“优秀谈不上,我只是做我应该做地。不过以后没机会了。”徐心言也沉默了会,依旧惋惜地说:“其实你不应该那么认真的,也许我在组织部时间长了看多了,心里也对有些事看不顺眼甚至厌恶,可我就没你那么有勇气,我很希望象你那样,但我的懦弱使我屈服在了制度之下、屈服在了领导意图之下。

”杨陆顺哈地笑了声说:“所以你现在依旧是徐处长,我就成了调研员。”徐心言眼睛湿润了:“陆顺。我其实早不想当什么徐处长了,只、只是想到我在组织部能多点信息提供给你的,这次、这次实在太突然了。我也没摸到风,你、你就已经,也怪我太不懂事,我应该早劝你的,王书记一走。我就应该劝你地。可我不想你也成为那些只顾升官地人,我”杨陆顺被心言的话感动了。至少心言还是理解他支持他地,有此知己足矣,恰好水开了,热得快发出了刺耳地叫声,赶紧扯掉热得快,给茶杯注上开水,说:“心言,请喝茶。

我的事也就这样了,别操心了。在政研室也好,轻松没压力,只是有点对不起工资。”徐心言唉了声说:“陆顺,我实在帮不上什么,在组织部几年,我也就搞好本职工作,没、没怎么去联系领导,平常也只跟周班长联络多点,周班长说也没办法。”她似乎对杨陆顺抱歉又似乎埋怨自己无用,轻声软语地叙说着,眼泪悄悄散落。杨陆顺大为感动,他明白心言的情义,可又不能有过分热情举动,只是转身拿了毛巾给心言,心言也自觉太过情感外露,羞涩地擦去眼泪,喝了几口热茶平静下心绪,她到底不是初堕情网的小姑娘,她马上就要三十四岁了,在外面她是不苟言笑的干部处处长,只有在与杨陆顺独处时,她才会没有警惕地露出小女人神情,而她也丝毫不去掩饰,当然她也看得出杨陆顺并不反感她,也没利用她的情义去自私地占有她,这就是她痴心不改的重要原因了。

徐心言忽然问:“陆顺,你干儿子说你要离婚!”杨陆顺尴尬地点点头,说:“心言,你是不是严刑逼供啊,怎么全都知道了啊!”徐心言说:“陆顺,你离婚不是因为我的原因吧?”杨陆顺忙说:“心言,与你无关的,是别的原因。”徐心言笑了起来,没有汪溪沙那样地艳丽,只有真正的开心和快乐,说:“那我就放心了,我不想成为破坏你家庭的第三者。”杨陆顺不禁陶醉在心言地笑容里,本想问为什么值得你去爱,可他却说:“心言,天不早了,你累了一天,就早点回家休息吧。

”徐心言点点头,拿起包就走,开门时说:“不要送我,我自己打车走。你也好好休息。”杨陆顺点点头,门关上了,他的心却跟着心言走了。徐心言出了门,借着楼道夜灯看见杨小标在探头探脑的,不由扑哧笑了,朝杨小标走去,杨小标见是徐处长也赶紧迎上来,悄声问:“徐处长,我爹怎么样了?吃了吗?”徐心言说:“应该是吃饱了。你怎么还在呀?”杨小标挠了挠后脑勺说:“我、我怕晚了,你一个人走不安全,我知道我爹的脾气,最注意影响了。”徐心言说:“你车呢?那正好送我一程。

”杨小标说:“我把车停在门卫那里了。你慢慢去大门,我跑步去开车啊。”在车上,徐心言问:“杨先生,我冒味地问问,杨陆顺什么时候收你做干儿子的啊?”杨小标经过地女人多,善于揣摩女人地心思。知道徐处长如此问肯定是对干爹兴趣不小,正好给干爹加分,很深沉地说:“徐处长,要不嫌弃我嗦,我从头到尾说好吗,你就当听故事吧。”徐心言点点头:“那你慢慢开车。慢慢说。”杨小标就把当年杨陆顺如何帮助他们爷孙的事迹毫不加修饰地娓娓道来,最后吸着鼻子说:“徐处长,您说我爹是不是天下地第一好人啊。

”徐心言也感动了。说:“难得你爹还没结婚就认了你,你爹确实是个大好人。目前你爹处境艰难,并不是说吃住没以前当县长好,而是心情,没事多看望你爹,特别是婚姻,你做干儿子的,尽量劝和,旺旺都那么大了,离婚伤害的是孩子!”杨小标点点头。第一次发现还有如此高尚的女人,也只有记忆里的母亲,才令他如此亲切了。相比那个贪图享乐的汪溪沙,简直象外国神话里的天使一样。同时也为干爹高兴,于是就把心里的感激化为了行动,把徐处长送到家,还恭恭敬敬地亲自打开车门。

接下来几天。杨小标不停与上海的卫边联系。尽量掌握多点汪溪沙地消息,不过听到的也越来越使他愤怒。虽然上海的汪溪沙没发展到与那姓晏的有不正当关系,可也接触频繁,白天一起吃饭晚上一起娱乐,最可鄙的还象一家人那样,带着旺旺去游乐园动物园。转眼就过了半个月,杨陆顺再次接到汪溪沙的电话,叫他回南平办理离婚手续,尽管他有心理准备,还是很难受,可他有话在前,如约回了南平。很罕见地杨陆顺与汪溪沙两人没再争吵,都很理智地商谈着离婚事宜,对于家里的收入财产,杨陆顺一直是由汪溪沙管理,他也并不清楚究竟有多少钱,也随便汪溪沙怎么分配,汪溪沙到上海开了眼界,也瞧不起这个家那点点钱财,按说婚后共同财产夫妻得平分,喏大的楼房目前少说也值个十万,家里现金存折也有六、七万,是汪溪沙搞歌厅赚下来地,财产分配就是房子归杨陆顺,现金归汪溪沙,两人没异议,对于旺旺的抚养,汪溪沙坚持孩子她带去上海抚养,理由很简单,就是上海更适合旺旺的成长,而且孩子小跟着妈妈也利于成长,同时也不要杨陆顺支付抚养费。

杨陆顺从杨小标卫边那里得知沙沙跟个民营企业的大老板交往密切,不排除行为上有亲昵举止,但没找到沙沙与人发生婚外性关系的证据,这点杨陆顺比不了沙沙,多年前他就与袁奇志有过婚外性关系,而且沙沙已经辞去了卫边公司的工作,去了那个老板的办事处上班,不存在生活问题,可毕竟沙沙离婚了还没结婚,他不能让旺旺跟着沙沙颠沛流离,说:“沙沙,我也希望旺旺能有个好的学习教育环境,可你自己在上海还不稳定,你肯定又要重组家庭,又要工作,我怕你没多少时间管孩子,如果你在上海稳定下来,新家庭里增加旺旺也不是负担,我肯定让旺旺去上海。

”汪溪沙说:“陆顺,我知道你是为旺旺着想,我也一样疼爱旺旺,离婚后我也许马上就结婚,我认识了个有钱的老板,你应该也知道,卫边小标肯定做了很多调查,也许会认为我傍大款,为了你能安心把旺旺交我抚养,我请你耐心听下去。我认识晏兴国很偶然,我带我妈去上海做化疗,碰巧同病房也住了个乳腺癌的老人,就是晏兴国地妈,老人化疗反映比我妈还厉害,兴国忙筹备办事处,也没什么时间管,虽然有特护,哪比亲属照顾得好呢,我可怜那老人,又是同一病房,也就帮着照料,老太太很感激,一来二去就熟了,我才知道晏兴国的往事,他本是个国营工厂的技工,小孩一岁时他媳妇去日本就没再回来,他爸本死得早,是他妈拉扯他大地,又要拉扯他一岁的女儿,后来他厂子效益差垮了,为了谋生,他领头带着一帮厂里的同事重操旧业,打拼了十几年,才有了今天的神天力集团,兴国一直忙于创业,也没去考虑个人问题,我和他认识后,他夸我对老人有孝心,就追求我,接触两个多月,我知道兴国是想娶我做老婆的,就答应了。

所以你不用担心我离婚后颠沛流离,也不用担心旺旺,兴国地女儿已经出国到澳大利亚读书,兴国很喜欢旺旺地。”见杨陆顺似乎要插话,忙说:“儿子不会改姓晏,就姓杨!”杨陆顺这才心里好受点,他早从卫边那里知道神天力集团至少拥有几亿资产,是很有实力的私企,这恐怕也是沙沙毅然离婚地原因,不能当官太太就去当阔太太,自己没钱也没官了,自然不再吸引沙沙了,其实不管儿子姓杨姓汪还是姓晏,都是自己的骨肉,那不是改个姓就变得了的,就点头同意道:“既然你能为儿子提供更好的环境,我没理由再阻拦,只希望旺旺能一年回南平看望一次爷爷奶奶,老人毕竟年岁大了,也捱不了几年,莫让老人太想念孙子。

”汪溪沙说:“这个没问题,既然都谈得差不多了,我们就去办离婚证吧,我想这次顺便把我和旺旺的户口迁去上海。”见杨陆顺还在迟疑,汪溪沙说:“你不想去居委会是吧,那你把这件什么的给我,证件齐全又有你签名的离婚协议书,我自己去办好了,我认识搞民政的人。”杨陆顺看着急不可耐的汪溪沙,哈哈一笑说:“我有什么不想去的,堂堂正正结婚,光明正大离婚,我是不会阻止有情人成眷属的。”汪溪沙看了杨陆顺一眼,说:“六子,你是个好人,就别再讽刺我了,我们离婚证一办,说不定杨小标就要收拾我。

”杨陆顺摇摇头说:“你放心,小标还是听我话的,我叫他不要去骚扰你,你尽管放心。只请你好好照顾旺旺,我有机会去上海,再去感谢你和晏兴国。”汪溪沙撑不住了,流下了眼泪,说:“六子,你要是不让我去上海就好了,我、其实我还是爱你的。”杨陆顺说:“我如今只是个没钱没权的调研员,你还爱我什么呢,还有什么值得你爱的呢?我真心祝福你在上海能开心生活,能给旺旺一个好的生活学习环境。哦,代我向咱爸妈问好,有空我去上海,再去拜访二老。

”办理完离婚手续,杨陆顺帮汪溪沙整理熨帖衣服,送她去了汪建国家,建国和大嫂红云见到杨陆顺都有点不好意思,杨陆顺也看出了他们的窘态,抽完一根烟就告辞出了门,拍拍身上散落的烟灰,头也不回的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