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三部市 第二十二章(上)

徐沁言得知杨陆顺将与顾建鸿副市长一起去香港出差,本没多少反映,只是在心里默默掐算陆顺此去香港十天小半月的,转回来就差不多要过生日了,正好赶得上。零点看书/再听说张春梓也要随队去香港,她脸上就不经意地抽搐了下,心里老大不是滋味。按照事先和陆顺商量好的,唐成龙送陆顺去春江,马上就折回廊柱市,送沁言去南平县看望老人,再到南风接徐父母去廊柱市小住,也算是给沁言作伴。唐成龙内心很激动啊,他给杨主任开车有段时日了,车上不知坐过市里开发区多少人,偏生杨主任夫人只坐了一次,每天去杨主任家接人,都难碰到主任夫人一面,要说和领导搞好关系,不仅仅是开好车就行了,一定要把领导夫人也处好了,这才算成功。

可平常连话都说不上,连面都见得少,能搞好关系?再说徐主席连他的车一次也没专程调用过,说明徐主席还是不了解他的,这次一定要把握好机会,争取给徐主席留个深刻印象。当然唐成龙如此心急,也是感激杨主任对他的信任照顾,切切实实想为杨主任徐主席做点什么。唐成龙一改限速六十公里,几乎是使劲浑身解数赶到幸福小区,快步上了楼,在门口调匀气息才按下门铃,听到里面徐主席问话才恭敬地回答:“徐主席,我是唐成龙啊。”门一开,唐成龙见徐沁言背了个小坤包,手里提个黑塑料袋出来。

忙伸手去接,说:“徐主席,车在楼下的。”徐沁言微微一让。稍举了举黑塑料袋说:“给老人的一点滋补品,我自己提就好了,唐师傅,我们走吧。”说这当先下楼。唐成龙心里稍有点失落,以前在市委机关开车,那些小科长们地老婆有啥东西让他提,还有怨气,今天徐主席不让他提。好像没把他当自己人一样,怏怏不乐地跟在后面下了楼。徐沁言来到奥迪车前,见唐成龙手脚麻利地开了后门,心里一动。只把手里的袋子放在后座,自己则动手开了前门,坐了进去。

等唐成龙手忙脚乱上了车才说:“唐师傅,去南平路挺远的,我坐前面也好跟你说说话解闷,我坐车很难睡着地。”唐成龙心里很高兴:你要跟我说话才好呢,不然你坐后面睡着了,我又怎么才能给你留下好印象呢,说:“徐主席,你坐好,我开车了。是不是径直去南平呢?”沁言撩了下额头垂下来的发梢,舒适地靠在椅背上说:“直接去南平。今天怕得在南平休息一晚了。到时候你在县招待所对付一晚,条件比市里差点。也还干净舒适。”唐成龙笑道:“徐主席,我以前当过兵的。

部队条件那么艰苦我都没事,现在县里的招待所足够档次了。”徐沁言看着唐成龙熟练地驾驶着,果然开得很平稳,车里哧哧放着暖气,确实比桑塔纳要舒适很多,最难得车里几乎没有烟气,就表扬道:“唐师傅,你的车很整洁啊,都没有烟味,是不是老杨在车上不吸烟呢?”唐成龙暗暗欢喜,不冤他大冬天开着车窗挨冻,车里没烟味是刚才从春江来时,特意喷了高档汽车香水,又敞开窗户散味的缘故啊!故意轻描淡写地说:“杨主任抽得少,坐车的人抽得多。

我是担心徐主席不爱闻烟味,开了窗户散了味的。”再吸吸鼻子,很满意地说:“这是一老司机传我地,还真灵验呢!”徐沁言从唐成龙的言谈举止基本就清楚,这个专职司机和其他领导的专职司机没什么区别,也难怪,专职司机不想跟领导处好关系,也就干不长久,就要少了很多好处,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给领导做专职司机地司机也不是好司机,就笑着点点头,不再言语。\\\唐成龙还指望徐主席能再表扬几句,瞥见徐主席望着前方不知想什么,也许自己的话不吸引徐主席吧,也沉默了会,才试探着问:“徐主席,要是觉得闷,听听音乐吧?徐沁言随口问:“有些什么磁带啊?”唐成龙来了劲头:“徐主席,车里是CD机,就是专门放碟的那种,听春江办事处地人说,还是市接待处专门花大钱改装的呢,这车以前是接待上面领导用的。

”徐沁言说:“哦,高档玩意啊,老杨平常爱听什么,你随便放吧,我没什么特别爱好。”唐成龙就伸手按了下按键,里面传来一阵京剧过门,笑道:“杨子荣的跨林海。杨主任最近喜欢听京剧,还是现代京剧,样板戏!”开得声音不大,不妨碍交谈。徐沁言细白的手指随着节奏轻轻敲打着膝盖,说:“京剧比什么流行歌曲好听。”唐成龙有点诧异地再次瞥了徐沁言一眼,心说杨主任有格调,就连徐主席也与一般女人不一样,张副主任看上去似乎挺有气质,可也爱听那些情啊爱的流行歌曲,这一比就比出来了。

本想拍几句马屁,可马上要出城,路上车多人多怕出麻烦,只得集中精力开车。徐沁言默默看了下手表,陆顺下午的飞机,这会只怕还在秀林大酒店的,也不知道那个张春梓是什么德行,也许有常务副市长在,会转移掉张春梓对陆顺的注意力吧。她是从黎栗嘴里得知张春梓爱有事没事串陆顺的办公室,她自己在政府机关工作多年,知道单位一把手是有很多人去讨好奉承,也包括那些想进步地女同志,甚至有地女同志为了尽快达到目地还会走“捷径”,她非常信任陆顺。

可别地人就令她担忧了,有些恬不知耻的女人为了某种目地连花甲半百的一把手都不放过,何况年纪轻轻又气度不凡的陆顺呢!再联想到新婚之夜。更让她神伤!或许是黎栗乱说的,女人看女人总有这样那样的不顺眼,她只能这样安慰自己。唐成龙不时留心身边的主任夫人,总不见徐主席说话,便计上心来,故意让车颠簸一下,忙说:“徐主席坐稳了,这里的路不如市内的水泥路。坑坑洼洼不少。”剑徐沁言没什么反应,又说:“徐主席,地上很湿滑,去春江地车又多。

如果不赶的话,我想开慢点。”徐沁言感觉到了关心,也许是心情繁杂需要有人说话解闷。就点点头说:“唐师傅,我不赶,你慢点也好,安全第唐成龙说:“徐主席,叫我小唐吧,杨主任一直这么叫的。杨主任也经常叫我开车慢点,安全要紧。”说着还侧脸冲徐沁言笑笑。徐沁言很容易地从唐成龙笑容里看到了讨好,想矜持又不忍心,不管怎么说天天跟着陆顺,没功劳也有苦劳。也笑笑说:“经常听老杨夸你技术好。还真是不错。莫看平时老杨是你的领导,到了你地车上。

你就是领导了,手里的方向盘可掌握着车里其他人的命运唷。我给你个特殊任务。那就是老杨叫你开快车,你就说我下了死命令地,不许快开车!”唐成龙连连点头说:“徐主席,我记住了,保证完成任务,绝不开快车!”徐沁言赞许地笑笑,说:“小唐,我们年纪差不远,叫我姐就行了,别老称呼职务。”唐成龙说:“徐主席,其实杨主任对我就像对自己亲弟弟一样关心爱护,我心里早把杨主任当自己亲大哥了。零点看书/\///\\要不没人的时候,我叫你嫂子?”徐沁言开玩笑地说:“看来你和老杨还是亲一些啊,叫嫂子也行。

”唐成龙憨憨一笑说:“嫂子。”徐沁言有心打听点开发区的情况,又觉得如此行径和一般官太太没啥区别,说好听的是关心男人单位,说难听的就是有干政嫌疑,她当然知道陆顺不喜欢她干涉开发区的事务,可身为妻子漠不关心也是失职,就问:“小唐,你说老杨出差了,开发区不会群龙无首吧?”唐成龙自然捡好话说:“不会的嫂子,杨主任莫看是年轻领导,可在开发区很有威信的,罗副主任和陈副主任都很服杨主任呢!下面科室的人就更不用说了,杨主任可关心他们了,上班路远就安排了带空调的接送班车,食堂中午地饭菜比一般人家丰盛多了,春节还没到,杨主任就开会定下了过年地物资福利,还主动为干部职工们争取到原单位的福利奖金,大伙都说杨主任是他们跟过最好地领导!”徐沁言抿嘴笑道:“小唐,你就可劲儿拍老杨马屁吧,你放心,我一个字也不会跟老杨透露!”唐成龙知道徐主席是开玩笑,可也得显出惶急:“嫂子,我有半句假话,我、我就不是人!真的,我晓得我跟杨主任开车,别人为了奉承杨主任捎带也对我蛮客气,可有些事不用人说,看得出来地,真的,嫂子没去开发区,那里的情况可不是一般行政事业机关那么散漫,大家都晓得杨主任好,就在工作中努力报答领导呢!”徐沁言从黎栗嘴里知道这些情况,觉得小唐口才还不如黎栗,总算也没夸得天花乱坠,说明小唐还算质朴,笑道:“小唐,那你今年春节会发多少奖金啊?”唐成龙说:“财务已经造年终奖了,我大概是一千五百元,还听说有几百元的过年物资。

”徐沁言说:“也不多嘛。”唐成龙说:“嫂子,不少了,到开发区才几天时间就能发一千多两千的物资奖金,杨主任够体恤下面了。”嘿嘿一笑掩饰不住得意说:“我们都还能在原单位拿一份呢!”徐沁言就叹道:“老杨就这么个人,为了下面啊,自己宁愿担风险。我怎么劝都没用。”她这话不假,是规劝过陆顺不要只顾为了拢人心置自身于被动,单位违纪违规发放奖金总归对一把手不利。唐成龙也啧啧赞叹:“嫂子。杨主任为了我们下面人过个好年,累你担心了。

就是有这么好的领导,我们才有干劲啊,说实在的,我唐成龙复员参加工作几年了,也清楚一些战友们单位地情况,现在很多单位的头头只顾自己捞好处,不把干职利益放心上。怨恨很大呢。反观我们开发区,那是朝气蓬勃,杨主任要是登高一呼,下面肯定全体跟随。义无反顾啊!”徐沁言笑道:“小唐,听你这么一说,我家老杨威信那么高。他本来又没什么架子,办公室是不是很热闹啊?”唐成龙说:“嫂子,杨主任对我们大家好,我们心里都有数,就越发尊敬杨主任了,不过上下尊卑还是挺严格的,除去几个副主任科室相关骨干,一般人哪敢随便去杨主任办公室啊,我们杨主任还是市委副秘书长,正处级领导呢!”瞥见徐主席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心里一动。又说:“真地,我和丁秘书办公室就在杨主任隔壁。我最清楚了,一般科室副职很少去杨主任办公室的。\\/\只有张春梓张副主任去得多点,张主任负责接待后勤,开发区才成立,市委政府的领导和相关职能部门的同志时不时去开发区走走,有时候一天能来三、四拨人呢,张主任一天下来,喝的酒不比杨主任钟主任他们少。”徐沁言说:“这不张春梓辛苦了,老杨去香港,不就把她也带上了?”她再怎么想把话说的委婉,还是不由自主带出了点醋味!她从陆顺处得知张春梓也随队去香港,心里再不是滋味也硬是憋住没问为什么,潜意识也不想自己表现太俗气,招惹陆顺瞧不起。

唐成龙倒是多少听说了些什么,徐主席身为女人怀疑男人在外面同别的女人有暧昧很正常,何况杨主任对张春梓并没什么意思,就笑道:“嫂子,应该不是杨主任带她去的,张春梓以前接待过卫边卫总,就是要买秀林大酒店地香港老板,我听说是张春梓自己找卫总要求去香港开眼界的,也许卫总很满意张春梓的接待,就答应了,卫总负责报销张春梓的差旅费,私人行为。”徐沁言心里也知道唐成龙地话真假难辨,也许如此说道是为了替陆顺开脱,能当上专职司机的应该属于脑子活泛的人,不管怎么说,她听了唐成龙地话心情就好了不少,也不想在这个话题再多说,免得被小唐瞧出自己的小心眼,说:“开发区只有老杨、张春梓去香港,钟主任他们没意见?”唐成龙说:“应该没有吧,我反正知道钟主任出国考察不止一两次了,去年上半年就跟市经济考察团去美国了的,下半年又去什么新马泰旅游过,倒是陈主任跟杨主任说也想去香港,开开眼界,杨主任说开发区目前工作紧要,暂时不能安排他去,还说以后开发区走上正规,有的是机会。

嫂子,你出国旅游过吗?”徐沁言说:“我也没去过,你怕也没去过吧,好好干,以后有机会的。”唐成龙连忙点头说:“我知道了,嫂子。”徐沁言见唐成龙收敛自如,笑道:“小唐,你是市委阎思辰副书记的关系进的市委机关车队吧?”唐成龙说:“嫂子,要是别人问,我肯定说是,还得装出跟阎书记关系好的样子。在嫂子面前,我不敢胡说。我爷爷那辈跟阎书记有点交情,也只是一般关系,我复员转业进市委机关车队,确实是我爷爷找了阎书记的路子,到开发区给杨主任开车也确实找了阎书记,可也仅限于此了。

”徐沁言笑了起来,说:“小唐,你倒挺实在啊。”她到底在组织部工作过,在话语上打玄机是经常的。唐成龙就搞不清徐主席说他实在究竟是真是假了,陪笑道:“嫂子,我确实是个没什么心机地人,也许才认识我,嫂子不了解,以后就知道了,我唐成龙受了杨主任地恩情,就保证跟杨主任一条心。要没杨主任,我现在啥也不是。哪有什么资格跟嫂子说话呢。”徐沁言说:“小唐别这样说。不过你既然是老杨的专职司机,就得跟老杨一条心,说句玩笑话。你跟老杨在一起地时间,比我这个做夫妻的还多,我也要忙自己地工作,有些生活上地事啊,什么少喝酒啦等等,嫂子就拜托你了。

”这话徐沁言是很诚恳的,也是必要的。以前也说过,只是在家碰到了随口言之。不如现在正式。唐成龙立即保证:“嫂子你放心,就是你不交代,我也知道怎么做的。说起杨主任喝酒,也许嫂子不太清楚。杨主任酒量很大,在廊柱怕没几个人是对手,可酒量再大也不能常喝。\\加之杨主任工作繁忙,时常中午喝了晚上还要喝,我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也时不时麻起胆子劝杨主任,可有些应酬就得喝,喝坏了身体也不能伤了感情,再说我毕竟只是个司机,说多了还怕杨主任不喜欢,嫂子,你得劝劝杨主任。

能少喝点就少喝点。”徐沁言如何不知道。心里也感激唐成龙说的大实话,说:“小唐。我知道了,哪天我找个机会。当着老杨给你一个监督的名分,免得你关心他,他倒嫌你多嘴嗦。”两人说着话,不知不觉就到了南风市,徐沁言看手表差不多该是吃中午饭了,也不去自己娘家,随便找了个饭店请唐成龙吃饭,稍事休息继续往南平县赶。通过聊天闲谈,徐沁言对唐成龙还是挺满意的,她坐车很难睡着,要是没个说话的人,几小时也难熬,很快到了西平渡口,只是因为往来车辆太多,渡口运输能力有限,渡口已经排了很长地队伍,唐成龙跟杨陆顺回过南平县,司机的职业性使他手里就有西平、南平两个渡口相关负责人的呼机号码和办公室电话,也有西平市、南平县两地域杨陆顺私人关系不错的市县领导资料,以便有事时可以寻求帮助。

眼见这渡口堵车,唐成龙就要通过关系早点过渡:“嫂子,我刚才下去看了看,要排队等少说也得一两小时,要不我找找渡口负责人?”徐沁言以前从市里去西平南平点上,渡口地人认识市委组织部的车,从来不需要打招呼就主动协调尽快过渡,基本上很少在渡口等候耽误工夫,确实在等轮渡上耽误时间不值当,就不置可否地点点头,放手让唐成龙去办。唐成龙就从车门旁摸出个手包,拿出个手提电话就着号码本打起电话来,这个举动让徐沁言有点诧异,陆顺的司机都用上手提电话了,这个变化让她还是有点难以接受。

也许是手提信号效果不好,也许小唐就是在显摆,徐沁言即便在车里也大致听到他在说些什么,电话直接打给了西平市市委办地李副主任。一会唐成龙上了车,笑着说:“嫂子,联系好了,马上就能调去前面的。”徐沁言说:“小唐,你也用上手提了?我看看。”唐成龙把手提递过去,摸着脑壳笑道:“是啊,为了更好给杨主任服务才配的,一般时候我都藏起的,再说今天情况特殊,不然也用不着。”徐沁言拿着手提看了看,是时下很流行的摩托罗拉红灯168型手提,这种手提四四方方,比陆顺的诺基亚的要蛮实很多:“小唐,开发区给你配的?”唐成龙说:“不是,是市重型机械厂武厂长给配的,丁秘书也有一台,是杨主任同意了,我们才用的。

”徐沁言不疑,口里却说:“你们配手提有点惹眼啊,我们妇联连高主席要配手提,市里都没同意呢。”唐成龙有点尴尬地说:“当时杨主任也是这么说地,武厂长地意思是,厂里要有急事,万一杨主任在开会什么的一时联系不上,就打我和丁秘书手提便于联系,武厂长又说其实很多单位市里明令是不许添置手提地,可很多人都在用,基本都是走企业公司的路子给办地。嫂子你要用手提,我给你弄个来吧。”徐沁言说:“算了,不麻烦老杨了,我也没啥事要用手提。

”唐成龙说:“嫂子,其实手提也没多大个用处。打电话方便点而已,主要是价格贵,显示身份。嫂子是妇联主席。有个手提才配你身份。\///\\我平常手提都不敢拿出来,就是自己司机身份配不上。”徐沁言问:“你能搞到手提?”唐成龙说:“我其实也是沾着我们杨主任的光,现在市里很多企业想进工业园,能批准进工业园的都是市里重点扶持地企业,那些厂长都晓得杨主任是市委王书记的爱将,都巴巴地找杨主任,想进工业园。进了工业园资金政策都有了,区区个手提对偌大个企业算什么呢。

是吧嫂子。”徐沁言严肃起来。说:“小唐,你叫我声嫂子,我也当你是自己人,有些话我就不能不说了。市里的企业能不能工业园,市委政府领导都有全盘考虑,老杨只是负责开发区。他有什么权力让企业进工业园呢?不能贪那点小玩意给老杨工作带来麻烦,知道吗小唐!”唐成龙为自己说话不经过大脑懊恼得很,他见徐主席脸色严肃就后悔不该卖弄,要是徐主席向杨主任告状,自己岂不得卷铺盖滚蛋?连忙检讨:“对不起嫂子,我太不懂事了,被那些人地花言巧语迷惑了,没设身处地为杨主任考虑,幸亏嫂子批评及时,我下次再也不会了。

”恰好渡口工作人员寻来。唐成龙忙着挪车。这事就算带了过去。乱哄哄过了西平渡口,徐沁言一直思忖唐成龙的话。连那些有着正处副处管理着成百数千干职的国企厂长们都去恭维一个司机,陆顺在廊柱的权力可见一斑了。作为妻子她内心是欣慰的,可用一个组织部干部的眼光去看去分析,难免会患得患失,树大招风啊,陆顺在廊柱根基全无,全赖市委王书记一力撑起,断断是不容有失的,当然只要陆顺个人不犯经济作风问题,工作上的纰漏瑕疵最多也只是妨碍仕途发展,可官大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按她个人想法,目前就足矣!踏踏实实工作、老老实实做人,幸幸福福生活,升迁只是顺势而为,切不可为了当官而当官,有什么比拥有个幸福地家庭更美好的呢!唐成龙却是不敢再挑起话题,眼见徐主席若有所思的样子,压迫得他想说又不敢说,只能专心开车,随时暗暗留意徐主席的神情。

等到了西平市、南平县渡口,早就有人等候了,很快就第一个上了轮渡,顺利过了河。对于唐成龙在应付轮渡工作人员所显露出地社交能力,徐沁言还是比较欣赏的,这个唐成龙至少没在外面仗着陆顺的势来摆架子目空一切,得了别人地帮助还知道丢几盒好烟聊表谢意,在自己面前既谦恭又热情,年纪轻轻能做到这点,也算陆顺没挑错司机,想比起丁寒江秘书刻意保持的不亢不卑,唐成龙则更可靠点。到了南平杨家,徐沁言进屋先看望了公公婆婆,上次婆婆住院没及时通知陆顺,差点被陆顺误会,一场病也使得婆媳关系很融洽,至少六子娘看见沁言这个媳妇,那是打心眼里真高兴。

看望了老人,沁言在四姐陪同下去二楼看了灿灿结婚的新房,都是按目前流行的式样装扮的新房,偌大的客厅用装饰板吊了顶,墙壁上贴了昂贵的壁纸,家电清一色的海尔牌,棕色的真皮沙发更添了档次。唐成龙在一边咂舌:“四姐,灿灿结婚可是花了大本钱啊!我估算估算,少说也花了四、五万吧!”四姐笑道:“我不清楚,反正灿灿他们结婚都是自己的钱,我要打发点陪嫁压箱钱,我那闺女死活不要。”沁言说:“小唐你不知道,我家灿灿出了这么大套新房,男方家觉得不客气点对不起人,加上灿灿何勇都是财政局上班,收入也还可以,现在地年轻人结婚,讲究地是新潮气派,花钱多少倒不在乎了,你也得加油了啊!”唐成龙摸摸后脑勺笑道:“嫂子别笑话我,我还指望嫂子介绍对象呢。

”晚上吃了饭,徐沁言请周斌代为招待唐成龙,周斌知道唐成龙是杨陆顺的专职司机,当然尽心招待。沁言同四姐一起收拾厨房,浑然没把自己当客。还要和四姐一道伺候老人地洗漱,其实沁言在医院伺候得挺好,可六子娘到底还是不习惯。自己亲闺女给自己洗脸洗脚没什么,被媳妇伺候总有点说不出地别扭,哪怕媳妇是真心实意地。倒是灿灿在一边很难为情,悄悄向舅妈解释:“舅妈,不是我偷懒不伺候外公外婆,是我妈不让,说我好歹也是个国家干部了...”沁言笑着安慰灿灿说:“你妈还是那时代的妇女,孝顺老人各有各地方式。

其实现在经济允许了,可以请保姆来照顾老人,也是晚辈尽孝的方式。以后何勇住进来,体力活什么的。都让小何做,让你妈也早点享福。”陪着老人说了会话,见老人要看老戏。沁言就和四姐出来,在客厅烤火闲聊,灿灿何勇陪在一边,四姐有些话当着晚辈也不好说,叫灿灿何勇去楼上看电视,这才神秘兮兮地问:“沁言啊,结婚这么久了,怀上没有啊?”沁言羞涩笑笑,确实月事已经推迟半个月没来了,各方面的反应也预示怕是怀上了。只是暂时不能确定。说:“姐,怀上了自然会报喜的。

”四姐说:“赶紧怀上。到时候我再给你们去带孩子。以前旺旺是我一手带大的,这会就是在上海。旺旺隔不了几天,就要给我来个电话。”沁言说:“谢谢姐,我是想姐去帮手的,可家里还有爹娘,陆顺也不想姐太辛苦,已经请了个手脚麻利的保姆,姐,你还是等着抱外孙吧。”两人正聊着,听到外面有人叫门,四姐开门一看,就招呼起来:“唷,是小玲玲来了啊,是来看舅奶奶地吗?沁言,我孙女小玲玲来了。”既然来的是晚辈,徐沁言也就坐着没起身,她知道四姐有个孙女,只是没见过,也笑着说:“是玲玲啊,让舅奶奶看看长得漂亮不?”进来两人,一个穿着中长皮夹克头发打着摩丝的男子,牵着个穿着粉红丝绒棉袄的小姑娘,那男子笑嘻嘻地冲沁言喊:“舅妈好,玲玲,快叫舅奶奶!”四姐忙介绍:“沁言,这是我家老大,灿灿地大哥军子,早几天才回来。

”沁言从军子笑笑,却对玲玲说:“玲玲乖,几岁了啊?”玲玲年纪不大却一口夹生的普通话:“舅奶奶,我今年6岁了。读幼儿园大班。”四姐笑着说:“沁言,我这孙女生在深圳长在深圳,能说广东话也能说普通话,就是不晓得说南平话,好在还听得明白。孩子挺可怜的,父母离婚了,她跟着军字回了南平,听军子说不走了。”沁言问:“军子,我听你舅舅说你到南边打工好多年了,怎么又想着回来呢?”军子说:“舅妈,我以前在广州深圳开过贸易公司,只是财运不好,老亏。

去年做点建材生意又被骗了,搞得离了婚,还是灿灿劝我,说在外面混不住,回家舅舅有门路,总不会饿死,我这就回来了。”四姐见沁言疑惑,忙笑道:“沁言,灿灿不懂事,也是心疼哥哥在外面混得不好,其实回来做什么都还是能糊口地,不用麻烦老六的。”军子却笑道:“妈,我听灿灿说舅舅现在是市委的秘书长,老大的领导了,什么县长书记都是舅舅的下级呢,舅舅随便给书记县长打个电话,介绍我个门路,都是发财路!舅妈你说我说得对不,嘿嘿!”沁言看到四姐满脸尴尬欲言又止的样子,很理解四姐的心情,她知道四姐很早离婚了,这个叫军子的儿子判给了前夫,可始终是自己的亲骨肉,眼见得灿灿女儿是国家干部有个好工作有个好丈夫,自己儿子生意失败又离婚了,当然希望自己孩子好了,可鉴于陆顺一贯不帮亲戚的原则,想开口求助又怕被拒绝,只是觉得眼前这个军子说话太大大咧咧了,随便给书记县长去个电话就有了发财路,也太高看舅舅了吧。

就摸着玲玲地小脑袋说:“军子,你舅舅虽然是市委秘书长,认识地人也不少,可这个创业谋生啊,还得自己努力,你舅舅是能给你介绍个县里领导认识,但要搞好关系,还得你自己去钻是不是。你目前有什么想法吗?”军子在外面走南闯北十来年,各种行当事业也涉足过不少,硬是没财运,做什么亏什么,导致一事无成,这回听灿灿说舅舅是大干部,就想也没想回了南平,他坚信只要舅舅出面介绍路子,他保证发财,听舅妈一问,愣了下说:“舅妈,我才回家不久,离开南平多年,也不清楚做什么好,还在考察期间的,大约过完年,应该能确定下来地。

”这话沁言听着满意了很多,至少军子不是那种糊涂混账人,也还知道要搞事业要先期考察,看来在外打工增涨了见识,陆顺总说亏欠四姐很多,真能帮帮军子,也算一种补偿吧,就笑着说:“是要先期考察,看准了才好行动。军子,你也别着急,先过了年再说。你舅舅现在去香港出差了,等他回来,我们再慢慢商量。”四姐惶急地问:“沁言,是不是给六子和你添麻烦了啊?”沁言拍了拍四姐的手背,说:“麻烦什么呢,你家军子想做哪行,我和陆顺看有没有这行地熟人朋友,给军子牵线搭桥而已,一点也不麻烦的。

”军子一听这事不就成了吗,高兴地站起来说:“舅妈,太感谢你了!”四姐抹起了眼泪:“沁言,叫姐说什么好,灿灿读书参加工作是舅舅一手解决的,我这个农村妇女有工资拿也是老六帮的忙,这会军子的事又要麻烦你和六子,我、姐真是...”她一激动也说不出什么有条理的话来,只晓得抹眼泪。沁言说:“姐,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能帮就帮是不是,你看灿灿在单位工作能力强表现好,也算是给她舅舅涨了脸面,说实在的,自家人帮自家人,不图任何回报的,只要争气,长脸,不坏事就行,是吧。

”军子连连点头哈腰:“舅妈说的是,我保证跟灿灿一样,给舅舅舅妈长脸!”他能不保证吗,回家看到他妈一个农村妇女在单位已经拿了几年工资了,灿灿不仅是国家干部还找了个家庭情况非常好的对象,住的是三地三楼的大楼房,花钱都难以买得到的硬关系啊!新书介绍:重生之梦醒时分,书号:1158490请多给新人推荐,谢谢!古城西风的官场大作《商宦》已经上架,书号:1106845。请多支持!莫为妖书号1035905)女频作家倾心打造,有女频包的请投啊!《国企风流》作者同舟同济新书《官路商海》上传,《官路商海》书号:1108250推荐官路风流、国企风流、官路迢迢、醉回七九当农民、宦海无涯、脊梁、权欲诱惑、混在官场等官场小说,都是精品,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