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三部市 第二十五章(上)

第三部市小子祝书友大大们:端午节快乐,多吃粽子少吃肉!通知:《宦海沉浮》第一部乡(上下册)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了,第二部县正在紧张校稿中,估计近期推出,据出版社编辑说《宦海沉浮》第一部乡在一线城市书店有售,小子请各位喜欢《宦海沉浮》的大大们去捧个场,如果书店没找到,可去当当订购。 小说城提供免费小说阅读,点,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zx.net小子收到了样书,还算精致,内容没做改动,通篇极少错字别字,值得收藏。

签售事宜有了新进展,起点编辑通知会去北京上海杭州三地签售,只是具体日期待定,还请三地及附近的大大届时给小子捧个场,在此小子拱手鞠躬致谢!出版社责编通知小子,签售推迟到8月进行,嘿嘿,计划不如变化啊次日杨陆顺一到办公室,罗袁军与何凯就来道喜:“杨主任,恭喜啊!”杨陆顺笑道:“你们知道了?那两个多嘴的小子!”何凯急忙说了几句祝福的话就告辞走了,杨陆顺小声说:“老罗,何凯真是个老实人。 多话都没几句。”在机关里,很多话不能听表面,老实也许就是迂腐的意思,魄力也许暗讽跋扈,罗袁军哪能听不出来呢,却不接着杨陆顺地话,而是说:“杨主任,沁言弟媳有喜了,这是件大喜事啊。

也别怪小唐小丁多嘴,我们大家都沾沾喜气嘛。”杨陆顺笑道:“那我中午请客喝酒?”“杨主任,你是应该请客喝酒嘛,哈哈!”门口传来陈立庚的声音,杨陆顺侧脸看去,陈立庚笑呵呵地跨进办公室。双手作揖:“杨主任,恭喜恭喜!”杨陆顺也把手拱几下说:“同喜同喜啊,嘿,你们消息真快啊!”陈立庚接过杨陆顺递的烟,就着炭火点燃,笑道:“那是,开发区成立也有时日了,这是头一桩喜事嘛,还是杨主任的,理应请客喝酒。 老罗,你要安排好啊!”罗袁军一摊手:“你说的有意思,杨主任要当爸爸。

该是杨主任安排嘛!你别胡咧咧造成误会啊!”平素不苟言谈的老古板也玩起了幽默,不由杨陆顺陈立庚砰然大笑,罗袁军也跟着笑了起来,杨陆顺止住笑赶紧说:“我来安排,这些就不老老罗操心了,中午我看就去农家乐吧。斯静口味也不错。”“杨主任,罗主任,我也要去农家乐!”声音清脆悦耳,是张春梓!杨陆顺那天在房门偶遇张春梓后,觉得张春梓收敛了不少,或许她想在凌晨大伙都睡得正熟去敲顾建鸿的门,没料到被撞破了,残留的羞耻感使得她总有点惭愧吧。

就微笑着一指沙发说:“张副主任,坐!顾市长不是批准你在家休息三天吗?”张春梓也微笑着说:“本来是要在家休息地。听说徐主席有喜了。我得向杨主任来道贺啊。这不碰上了请客。好心有好报啊!”罗袁军说:“那正好。杨主任地意思是中午去农家乐请客。上午还要开全体干职大会。你反正有假。就去安排饭菜吧!”张春梓就起身说:“那我就去安排了。杨主任还有事吗?”杨陆顺巴不得她赶紧走。说:“没事了。你去吧!”等张春梓一出办公室。陈立庚大惊小怪地嘀咕:“哎呀。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居然小张没超过五分钟就走了!”杨陆顺不喜这样地玩笑。溜了老陈一眼没吭声。罗袁军也不好接茬。一时冷场。陈立庚忙看手表说:“呀。快八点半了。老钟怎么还没来?不是说好碰头地吗!”好在不大功夫。钟峰就端着个保温杯进来了。杨陆顺抬眼见钟峰满脸笑容。也举手招了下算是打招呼:“老钟。来了啊。快坐!”钟峰笑眯眯地坐下,说:“杨主任,我听许一心说你家徐主席有喜了?是不是真的啊?”杨陆顺欠身递根烟,却见钟峰手里的保温杯崭新新的,看来那个紫砂内胆地正被老罗给砸了,点点头说:“这个还有假啊,市人民医院的妇产科主任大夫许梅做检查,都两个月了,刚才老罗老陈起哄要请客,老钟,中午要没其他重要应酬,就一起去农家乐喝两杯?”钟峰哈哈大笑起来,说:“天大的事也搁一边,就去喝两杯喜庆喜庆。

转载自我看書齋我有要求,喝茅台,一定要喝茅台!陆顺,就是我们开发区的几个伙计把?”杨陆顺说:“暂时就我们几个,人多了我可没那么多茅台啊!呵呵”钟峰说:“我也这么想的,现如今真茅台太稀罕喽。你得去找廊园的左瑜,那家伙藏了不少真货,专门接待省里北京的领导的。”杨陆顺家还有几瓶廊园弄来的茅台,应该就是老钟说的真货,就摇摇手说:“就不去讨人嫌了,我家还有一对几年前地茅台,一直舍不得喝,今天就大方一次,让老钟过把瘾!”钟峰自然眉开眼笑,这让一旁的罗袁军很疑惑,昨天还顶牛斗气,今天怎么就啥事也没有一样呢,钟峰的胸襟不至于如此开阔吧,莫非想在吃饭时搞什么名堂?正要刺老钟两句。

没想办公桌上地电话猛地响起来,只好咽了下去。杨陆顺起身去接电话:“顾市长你早,啊,谢谢顾市长地祝贺啊,哪是我保密,我也是回家才知道的,高兴、当然高兴了,不管儿子女儿我都高兴,再次感谢顾市长的吉言啊。好的好的,再见!”罗袁军故意诧异地问:“杨主任,顾建鸿市长专程来电话,就是祝贺你家夫人有喜?”钟峰总觉得老罗地话刺耳,笑道:“这不很正常吗,顾市长和陆顺一起去香港出差才回。加之顾市长是主管我们开发区工作的,关心我们杨主任来道个喜是人之常情嘛,领导就不能交朋友啊,一样有人情往来的。

”杨陆顺见钟峰语气没了开始的和善,不想无端端把气氛弄僵,抢在罗袁军之前说:“顾市长是通知我明天上午去他办公室有工作交待,顺便道个喜而已。我看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赶紧碰头,九点半要开大会。”杨陆顺才坐到火盆边,正要主持碰头会。电话铃又在响,陈立庚手疾眼快撅起**把电话从办公桌上拿来递给杨陆顺。杨陆顺笑笑就接过座机,抓起话筒:“喂...哦是赵科长。你好你好,什么,你也知道了?哪是故意隐瞒啊,我也是昨天回家才知道地,谢谢你的吉言啊,哎呀我怎么敢当啊。

你就不用告诉王书记了嘛,那好,下次我去市委再感谢王书记的吉言,今天没空,都安排满了,你看我是那样的人吗?一定有好酒喝的!好地,再见!”钟峰笑道:“杨主任,赵科长是不是赵大秘啊?他要喝酒,正好中午一顿请了。还准备请几次客啊?呵呵”杨陆顺说:“今天是我们几伙计喝酒。不想掺和别人,我真想批评小唐小丁。满世界都知道了!”话音没落,电话又响了,是虹鼎区地张晓春副书记来道喜,好容易应付完了,秘书长吕沐又来道喜,搞得杨陆顺有点烦躁起来,这不耽误工作吗,可来电话的不是领导就是好朋友,只好冲外面喊:“丁寒江,过来一下。

”丁寒江急忙过来,杨陆顺把电话机对丁寒江一递,说:“寒江,你帮我接电话,不管是谁,都说我不在办公室,在开大会,有事留话。老钟老罗,我们去接待室开会去,耽误事不是。”张春梓从杨陆顺主任办公室出来,给何凯打了个招呼安排辆车,把她送回了住所,选了一些滋补品,又拿出双在香港购买地名牌高跟鞋,直奔杨陆顺家,她名义上还是徐沁言的好姐妹,可她也知道,再过得段时间,她和杨陆顺的流言蜚语只怕就要传到徐沁言的耳朵里,哼,你杨陆顺看不起我,我就要闹得你家庭感情出问题!反正姑奶离婚了,大不了被人骂狐狸精!张春梓这样算计杨陆顺,心里居然有丝快感,可转念想到顾建鸿不能离婚,又黯然神伤,她实在不想随随便便找个男人嫁了。

到了杨家楼下,她让司机在楼下候着,自己大包小包进了杨家,杨家可真热闹,妇联的高主席忻主席还有些熟悉不熟悉的女人,团团围着徐沁言在献邀请,看着徐沁言满脸矜持的微笑,她不由嫉妒万分:不就是命好当上领导夫人了吗,区区杨陆顺还只是个处级干部,哪及得我的顾建鸿啊,老顾是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堂堂副厅级实权领导,哪天我真和老顾结婚了,绝对比你徐沁言高贵!张春梓内心沮丧嫉妒无比,可脸上地笑容及话语比谁都亲热:“沁言姐,真要恭喜你了,我还在香港出差时,硬拉着杨主任逛了好几家大商场,专程挑了双皮鞋,是瑞士名牌巴利哟。

可惜不知道你怀孕了,只好等宝宝出世后再穿了。”徐沁言见那女鞋确实精致高雅,她虽没听说过巴利这个牌子,可也知道张春梓眼光不俗,也就大大方方接过来,在自己脚上比了比,说:“春梓,你的眼光真好,我第一次看到这么贵气的皮鞋,我现在是没机会穿了,春梓,你身材好人又漂亮,这鞋你穿最配了,我转送给你吧!”张春梓还要拒绝。没想到忻、许梅等女人都妒忌张春梓,再说张春梓地礼物也抢了风头,不约而同就形成了统一战线,你一句她一句的帮着沁言说话。

搞得张春梓很狼狈,只好接受了沁言地回赠,不过她却明显地觉得自己被排斥在这个圈子外,内心既失落又气愤,好在她见多识广,再怄气也忍隐得住。干脆就去陪沁言父母说话,总比加塞在那群女人里要自在得多。张春梓从沁言卧室出来,见徐父母在客厅跟个警察说话,细一打量觉得面熟,没想那人见到她,马上热情起来:“咦。这不是开发区的张副主任吗,你好你好!”张春梓敏锐地从那人眼里看到了男人的原始欲望,心里冷冷一笑,鄙夷得很,不过脸上笑得妩媚动人:“啊,我记得了,开发区派出所的侯勇所长,你好啊!也来看沁言姐啊?”眼波一溜却定在了徐父母那里:“伯父伯母,我跟沁言是最好地姐妹了,前段时间同杨主任到香港出差了。

昨天才回的。早要知道您二老要来小住,我就不去出差了,和沁言一起陪您们。”徐父徐母见张春梓自称闺女的好姐妹。当然也很客气。可怜的侯勇就被晾在了一边,他知道张春梓的背景,自然不敢得罪,可越看张春梓越风骚勾人,他是典型地色鬼投胎,居然就趁这张春梓跟徐父母聊天之际在一边肆意地上下打量着。暗暗惋惜这样的丰润腻人尤物要能一亲芳泽,是死了也值得。张春梓虽然跟徐父母拉家常,可眼角余光没放过侯勇,知道自己被侯勇盯住看,心里腻味却更加摆姿弄态的展现高雅气质,女人总不会嫌弃多一个自己的崇慕者地。

晾了侯勇一会,这才对徐父母说:“伯父伯母,这位侯所长是杨主任地南平老乡,杨主任亲点地开发区派出所所长呢。”徐父其实听沁言介绍过。人侯勇来很久了。就笑道:“侯所长也是年轻有为啊,你们都在开发区。是同事吧,你们聊,别管我们了。”侯勇投桃报李:“徐叔,张春梓是开发区党政办地副主任,算是我们杨主任的大内总管呢,比我还小几岁呢!”徐父说:“你们都是年轻有为啊!”徐母说:“我和老头子过两天就回南风了,春梓你是沁言的好姐妹,要多来照料沁言,她是高龄产妇了,我说要在这里照顾她,她硬是不然,说有保姆。

可我怎么能放心呢,又拗不过她...”张春梓急忙说:“您老放心,你看沁言朋友姐妹这么多,我们都会照顾沁言的,您老只管安安心心回南风,就等着做外婆吧!”侯勇也帮腔:“是啊,张主任说得不错,莫看杨主任沁言到廊柱时间不长,兄弟朋友那是大把啊,我看就只有张主任,也能把沁言照顾好的。”徐母感激地说:“是吗?那就麻烦张主任了。”张春梓客气几句,想着还要去安排中午饭,就起身告辞离去,侯勇却是还想跟张春梓多说几句话,也赶紧告辞追了出去:“张主任,要不要我送送你啊?我开了警车来的。

”张春梓一向气质不俗,很多男人心生爱慕却自愧不如,就是有心无胆了,难得这个丑陋无比的家伙还敢来献殷勤,不过想到他同杨陆顺的关系和马上就要流传开来的谣言,不能对杨陆顺地哥们太冷落,就停步微笑道:“那正好了,我其实是坐开发区的车来的,你也晓得开发区车紧张,我这就叫车回去,坐坐你地警车。”侯勇喜出望外,他不能把美人搂在怀里,能多说上几句话也不枉此行啊,笑得一脸稀烂:“愿为女士提供最优质的服务!”张春梓几欲作呕,强笑道:“唷,侯所长好幽默的!”快步出去嘱咐司机回开发区,上了侯勇的警车。

侯勇发动汽车问:“不知张小姐要去往何方啊?”他得了张春梓的表扬就愈发地卖弄口舌起来。张春梓说:“去全福农家乐,知道路不呢?”侯勇熟练地转动着方向盘,哈哈一笑说:“在虹鼎区劳动北路快到乡里了,大名鼎鼎的全福,吃喝玩乐一条龙地好地方,你说我会不晓得?我到廊柱的第一天,我杨哥就是杨主任,就在全福替我摆酒接的风!”张春梓嫣然一笑,马上皱鼻嗔道:“那你不许再叫我什么张小姐了。好好的称呼,就被那些酒店宾馆的下贱女人给玷污了。

”侯勇嘻嘻一笑,他叫张春梓张小姐何尝不惟愿张春梓就象那些小姐一样,花点钱就能搂在怀里肆意搓弄呢,忙检讨:“对不起张主任,我一时忘了。唉,以前说大户人家的小姐闺秀,都是有身份地位的、气质高贵的女孩子专用称呼,如今沦落到了风尘!”张春梓不想纠缠什么小姐问题,问道:“侯所长,我晓得你同杨主任的关系不错,不然杨主任不会请你到开发区派出所来,你也不会放着春江省城不呆跑到下面市里来。以后你要多关照我哟。”要是侯勇不晓得底细,还真就被张春梓给迷惑了,哪怕就是明明晓得张春梓是顾建鸿市长地情妇,也晕晕乎乎了,不过他一来觊觎张春梓地美色,二来也想攀顾市长的路子,多条路总也不错,不能事事都要求陆顺出面地,于是只差拍着胸脯做保证:“张主任,你要信得过我侯勇,有事就开口,一定全心全意为张主任服务。

”张春梓扑哧一笑,说:“一听就假,用胡弄老百姓的口号来胡弄我是吧?”侯勇假作尴尬:“一时说快了,我同陆顺是兄弟,你又叫沁言嫂子做姐,我比你大几岁,如果哥哥照顾妹妹,你说还会假不?就怕我侯勇高攀不起,没福气有你这样漂亮的妹妹!”张春梓娇笑起来,没料到这个丑鬼也蛮会哄人的,就说:“那以后我就叫你侯哥了,你可别又说快了,叫人家师弟!”侯勇稍愣,马上醒悟过来,哈哈地大笑了起来,说:“妹妹,你可真会开玩笑,我叫你女王妹妹还差不多呢!”张春梓却说:“你看着路好不,再不坐你的车了,危险!”心里却在思量,这个侯勇真是色鬼,色鬼就胆大包天,要是能给点甜头抓在手里,以后说不定大有用处!(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古城西风的官场大作《商宦》已经上架,书号:1106845。

请多支持!女频作家梵颜(柳色青丝)的新作《汉宫八卦周刊》书号:1238647已经上传,大家去投票啊!《国企风流》作者同舟同济新书《官路商海》上传,《官路商海》书号:1108250推荐官路风流、国企风流、官路迢迢、醉回七九当农民、宦海无涯、脊梁、权欲、混在官场等官场小说,都是精品,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