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三部市 第二十六章(中)

$请到www.69zw六九中文$108尒说Www.boOk108.coM更新书友如需签名书,请在qo也开心,谢谢大大们支持!钟锋确实做了准备,召集下面的人做了些部署,他很清楚开发区拆迁安置方面存在的问题,不过都是些小问题,无非是以前为了给杨陆顺造成工作上的被动和困难故意设置或者放纵的,如今连王市长都和市委王书记达成妥协了,他对杨陆顺再怎么心里有怨气也不敢在开发区的工作上有半点怠慢,当然工作中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很正常,没问题还要创造问题来体现工作上的难度呢。

而钟锋也认为杨陆顺表面上显得很信任自己不插手自己负责的分管工作,可也不至于完全不在暗处打听,何况杨陆顺是市委王书记身边的红人,肯定有讨好卖乖的人反映拆迁安置工作方面的情况。再说市领导前来开发区检查工作发现问题,也是你开发区一把手的责任,大抵都会为了面子去遮掩,眼看过年了,谁也不会傻到因为工作问题被上级批评,闹得灰头灰脸。开发区真正存在的大问题,还是失去土地的农民,只不过补偿还没切实开始落实,农民连要得到多少补偿金都不知道,等得知实情后,肯定要出点乱子,这个不能小觑,还得找个时间同杨陆顺仔细研究研究对策,搞出群众事件惊动市委领导,谁也脱不开干系!可钟锋没料到常务副市长顾建鸿动作如此迅捷,没隔两天就真的再次来巡视开发区了,当然规模就远不及王瑾市长了,随同前来的也没市直行局的负责人,只带了个副秘书长同行,轻轻松松一辆车。

钟锋起初还有点惊讶,转念一想也觉得正常,开发区本就是顾常务直接分管的,来的次数也多,看来这次所谓巡视开发区,怕是敷衍王市长的,只带个政府的副秘书长,不正好饭后来一盘升级么。早就听说顾常务和这个叫于海河的副秘书长坐对玩升级很有默契,在区县几乎就没输过,想必顾常务听听汇报,吃了中午饭就是一下午玩升级了,于是咧嘴一笑不再想其他。顾建鸿这次来却不是玩升级的,是应杨陆顺的要求来做戏的,他从杨陆顺处得知钟锋不服屈居二把手副职,还在工作中明里暗里耍手段拖后腿,很是不满,虽然他知道钟锋是王市长的人,可现在他一心投靠市委王书记,何况他分管开发区,于公于私他都要替杨陆顺出头的,即便钟锋去王市长处告状诉冤,他也能理直气壮拿出冠冕堂皇的理由,他也相信杨陆顺能通过此事处理好内部关系,如果杨陆顺私下不能解决,他就要冒着得罪王市长的风险拿掉钟锋,他分管的开发区不能出问题,这也是上次觐见市委王书记时,王书记亲口做的指示,而如今廊柱的情况,王市长也不会因为钟锋和市委王书记撕破脸皮。

顾建鸿和杨陆顺钟锋等人握手寒暄着进了会议室,喝着清香扑鼻的茶水,熊熊炭火驱走了严冬的寒冷,再瞟瞟杏眼含春脸上却只有淡淡微笑的张春梓,心情大好,可也不得不摆出一幅领导派势,说:“我今天来,是受王市长委托,到开发区走走看看,汇报这个程序就免了,前天你们开发区给王市长的汇报就很不错,王市长很满意啊。我希望我看到的和在座各位汇报的情况是一致的。”说着抬手看了下手表,脸上带点微笑说:“诺,时间不早了,去看看吧。”说着看来下随同的于海河,再看了看杨陆顺钟锋等人。

于海河忙笑了笑,眼睛却看向杨陆顺,莫看他一直对口顾建鸿分管的工作,可为人非常谨慎,领导在场的场合基本做到了少发言不表态,步调紧跟领导,即便错也错不远。杨陆顺则说:“顾市长,您才坐下连杯茶也没喝完,暖和缓和了再起身吧?我和钟副主任今天没其他安排,专门陪同您走走看看。”顾建鸿呵呵一笑就站起来。旁边地张春梓立马起身把顾建鸿脱下地呢大衣取过来。顾建鸿说了声谢谢接过来自己穿上。笑着说:“张主任不错啊。陆顺主任有你这样能干地办公室主任。

不错不错!”顾建鸿一起身。会议室地人全都站了起来。对于顾常务给张春梓地评价。杨陆顺和其他人鉴于外面地流言蜚语都不好接话茬。只有钟锋打着哈哈说:“春梓主任可是我们杨主任从办事处要来地。肯定优秀了。不是我夸张。凡是到我们开发区视察地领导。都表扬春梓主任不仅人漂亮。接待搞得也很漂亮啊。”顾建鸿冲张春梓连连点头说:“开发区不仅工作要搞好。接待更是重点。陆顺同志知人用人啊。呵呵同志和小林就坐陆顺主任地专车。”杨陆顺知道顾建鸿举张春梓无非是为了讨好小情人。

没有接茬只是笑笑t3门。外面风不小。顾建鸿也不管其他人径直钻进了自己地专车。钟锋虚让道:“杨主任。你陪顾市长坐后面。我坐前面。给顾市长做回大秘。”顾建鸿也在车里拍着真皮车座向杨陆顺示意。杨陆顺猫腰说:“顾市长,我马上上车。”直起腰就嘱咐丁寒江:“小丁,你要招呼好于秘书长和少卿科长。”于海河也畏冷快步上了杨陆顺的专车,林少卿则顺手拍了丁寒江手臂一下说:“杨主任,我和小丁不陌生,您赶紧上车吧,外边冷。”杨陆顺又冲已经上车的于海河挥挥手这才钻进顾常务的车,这时顾建鸿指着前头一辆警车问:“陆顺,你安排的?”杨陆顺出门就看见了,是开发区派出所的车,心想自己没安排警车啊,就问钟锋:“老钟,你安排的吧?!”钟锋转身笑着说:“是我安排的,待会顾市长要去视察的地方道路不怎么好走,有警车在前面探路,不至于耽误行程。

”顾建鸿摆手说:“不要警车,路况不好的地方就不去嘛。”钟锋暗自高兴,就怕顾常务要去村里那些地方,如果被村民发现拦车麻烦就大了,赶紧下车让警车人不跟随,这才放心的上车。顾建鸿对司机说:“咱们走省道,从开发区入口进去。开车!”转脸看着杨陆顺说:“你和钟锋安排的路线我就不走了,我也是随便看看。”杨陆顺忙说:“顾市长,还是走预先安排的路线吧,这样能更好的视察开发区的整个情况。”钟锋也帮腔:“是啊顾市长,昨天得知您要来,杨主任召集管委会班子专门开会研究制定的,为的就是”顾建鸿微微皱眉:“怎么,打乱你们的精心安排?”领导的表情和语气都容不得杨钟二人多说,车里气氛沉闷起来,司机自然按照市长的指示出门就转上了省道,直奔开发区规划的入口处。

钟锋在车上暗暗担忧,他事先确实指使人通知了黄鑫叫他莫太张扬,话虽没说透,可也是警告是意思,万一顾市长看到情况不明问询起来,杨陆顺把责任一推,自己少不得要挨批评,特别是车上并无外人,顾市长肯定不会顾及什么,那说出的话难听也得听啊!钟锋正思量着,眼瞅着小车很快就到了省道进开发区的入口,豁然见得一排红砖外壳的小二层楼早已把通道堵了个严严实实,连最边缘处还有层楼修了大半,一群工人热火朝天在工地上忙活。小车肯定只能停下,司机王志伟疑惑地转头问:“咦,杨主任,我是不是记错地方了,以前这里是条路口啊,机耕路直通老汉桥的跃进村呀?”杨陆顺故意一脸诧异,张张嘴没出声,眼睛就瞅着钟锋,钟锋见杨陆顺不言语,见顾建鸿眉头蹙了起来,忙说:“王师傅,你再往前走走,前面有路口的。

”王志伟哦了声就要启车,顾建鸿从鼻子里哼了声:“杨陆顺同志,我可记得清清楚楚,这里确实有个路口,有条机耕路通村里,开发区连接省道的通口,还是我拍板定下来的。”说罢拉开车门就下了车。杨陆顺和钟锋齐齐互看一眼,只得跟着下了车,后面的于海河及林少卿丁寒江也都跟着下了车。钟锋见顾建鸿眉头紧锁脸色苍白,也不知是车外寒风冻的还是气的,心里就有点发虚,脚步一顿就退在了杨陆顺身后,不管怎么说,先看看杨陆顺如何对付吧。杨陆顺也是眉头皱着,四下张望,他确实是丁寒江汇报后第一次到现场,没想到比预料中的情况更严重,省道对面的餐馆屋与屋之间还有间距,而眼前的一排新修的楼房竟然是屋连着屋,楞是齐齐整整把接连口堵了个严丝密缝!不由恼怒地转头看了钟锋一眼,才说:“顾市长,我看这事”顾建鸿一摆手,扭头看着杨钟二人,神情冷峻地说:“我不想听你们的解释,也无须解释!”说罢转身上了车,这次却坐到了副驾驶位置上,指了指杨钟示意也上车。

杨陆顺和钟锋又一次相互看了看,依次上车听候发落。于海河等人见势不妙纷纷坐进了后面杨陆顺的专车。顾建鸿等杨钟二人上车,对王志伟说:“小王,你下车去找打听下情况,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说着一指那排外壳都没来得及粉刷的楼房,王志伟答应着下了车,没有半点犹豫。顾建鸿掏出烟,钟锋眼疾手快要替市长点烟,顾建鸿把脸一扭,自己摸出打火机点着,让钟锋很是没面子。杨陆顺咳嗽一声就要说话,顾建鸿头也不回就说:“杨陆顺主任,什么都别说,等小王回来再说。

”车里气氛就异常得很了,杨陆顺皱眉看着远处小王四下找人打听,钟锋就低头轻轻揉手,而顾建鸿只是大口抽烟,一根完了,气咻咻摁熄烟屁股又点上一根,连杨忍受不住浓重的烟雾,悄悄放下点车窗透气,好一会t回车里,顾建鸿立即道:“小王你只管照直说,听到什么说什么!”王志伟预先就得了顾建鸿的招呼,不然哪也不好意思当着杨陆顺直来直去:“顾市长,我问了几个对面的餐馆老板服务员,都说眼前这排小二楼是近期抢修的,喏,您看那栋还在赶工呢,那些人都晓得是有关系的人乘机占拆迁便宜的,不然别人要拆,他还起什么楼呢,而且施工质量很差,连地基都没打牢,只要等到开春开发区搞三通一平还能立着就行。

那些人还说”“别说了!”顾建鸿低喝一声,半晌才转身道:“杨陆顺同志,这就是你们汇报上说的进展一切顺利,居民们积极配合拆迁?”杨陆顺垂头说:“顾市长,是我工作没做好,我接受批评,下去后就立即进行整改,我也没料到”顾建鸿毫不客气地打断杨陆顺的话,说:“你们开发区是应该好好进行整改,我记得这个拆迁安置工作是你钟锋负责的吧,连一个路口都管不好,那征地的百来户你也没安置妥当吧?”钟锋见顾市长点自己的名了,正要答话,杨陆顺抢先说:“顾市长,我相信钟主任在其他重要地方的拆迁安置工作都做得很好,毕竟涉及到百来户居民的拆迁安置才是重点,钟主任负责的摊子大,难免有”顾建鸿再次打断杨陆顺的话:“杨主任,窥一斑而知全豹,你叫我怎么放心得下,开发区是市委王书记亲自抓的项目,我顾某人亲自分管的,任何环节出了纰漏出了问题,都是要负责任的!”杨陆顺陪笑着说:“顾市长,主要责任在我,我是开发区主任,是我工作没到位,请顾市长给我们开发区几天整改,再来验收,一定不耽误三通一平工作。

”说着暗暗扯了下钟锋。钟锋本待挨批评的,没想到杨陆顺挺够义气全担待了,自然也配合着说:“顾市长,给我们几天整改,一定让领导满意。”顾建鸿看了看钟锋,又看了看杨陆顺,这才缓和了表情,说:“那好,我还是信任你杨陆顺的,就按你们说的,一星期后我再抽时间来走走,就要过年了,让我省省心好不好,算我拜托你们二位了。”杨陆顺钟锋连忙表态一定切实做好工作,顾建鸿见差不多了,说:“我就不到其他地方转了,你们两个赶紧回去布置工作,我还有事,你们换于海河小林过来。

”目送顾建鸿的小车远去,杨陆顺扭头看了看那排楼房,轻叹一声,对钟锋说:“老钟,回去我们再研究研究,上车吧。”钟锋也看了看那排楼房,暗骂黄鑫混蛋,跟着上了车,见一路上杨陆顺都在想事,也就没打扰,心想躲了顾常务的批评,少不得回去得听杨陆顺的闲话。进了办公室,杨陆顺先让丁寒江通知张春梓别费心准备中午餐,钟锋等丁寒江走了,这才说:“杨主任,今天倒让你挨批评了,我过意不去啊。”杨陆顺坐到钟锋对面,接过钟锋递来的烟默默吸着,半晌才说:“老钟,我们在一起搭班子有段时日了,说说掏心窝子的话,我年纪比你小,参加工作也晚,资历经验自然也不如你,可我正是尊重你才放心大胆地不去过问干涉你分管的工作,我相信老钟你的能力,只是今天的情况”钟锋多少也吃软不吃硬,如果杨陆顺摆出上级领导来批评呵斥,他怕是不会吃你这套,可人家杨陆顺之前替他顶了黑锅,这会又好言商谈,还真有点歉意了,但也只是一闪念,虚情假意地说:“杨主任,我也疏忽了,拆迁安置的重点还是在百来户居民及村民那里,其他的我也是交给许一心去落实,待会我就去臭骂许一心,搞的什么鬼嘛!”杨陆顺听钟锋耍滑头,语气一变,冷笑着说:“老钟,看来许一心问题不小啊,在拆迁地免任由违章建筑修建,显然是要占开发区拆迁的便宜,他是不是得了好处?我看这个事情要搞清楚!”钟锋知道杨陆顺真要追究许一心,没准还能挖出其他违纪违规的事件,何况许一心出了问题他也撇不清,忙故做沉吟,半晌才说:“许一心应该没问题吧,你这一说我倒有点印象了,好像是提起过,还说是市财政局戴明晓戴局的什么亲戚,说要拆迁他的餐馆,在补偿金方面要给予点优惠,我一想这是小事情啊,不就多给点补偿金么,还能给市财政局戴局个人情,我本要向你汇报的,当时你忙着联络外商等事宜,我也忙着其他工作,就忘了,没想到弄得如此被动!”(本文纯属虚构推荐同舟共济新书《官路沉浮》书号\www.69zw六九中文书友上传\108尒説WWW。

BoOK10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