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三部市 第二十六章(中)

杨陆顺到得徐家,徐家父母对女婿热情得没法说,完全是招待贵客的搞法。有些事就怕两下比较,以前给汪家做了十年女婿,除去汪母对女婿还有那么点意思,汪父就一典型的看客下瓢,杨陆顺在官场的起伏就真实体现在汪父脸面上,如同温度计一样精准,而在徐家就不一样了,第一次登门他在政研室坐冷板凳,那会徐沁言是组织部领导,徐家父母热情如故,等杨陆顺去了廊柱市当市委副秘书长,态度依旧,浑没因为女婿当领导了就更热情,杨陆顺看得出在徐家父母眼里只有乘龙快婿,而没有其他。

寒暄几句,徐母就下厨房,杨陆顺知道平常沁言只要能回家吃饭,就不让父母下厨的,忙拦住徐母说:“妈,天热,等沁言回家做吧。”徐母说:“满妹子在家还能吃几天饭呢,还是我去做,我去做。”触动了情怀,竟然流出了眼泪,徐父哎呀道:“老婆子,满妹子是要嫁人啦,以前对象没着落你眼泪巴沙,如今满妹子找了好对象,你还是眼泪巴沙,莫哭了莫哭了,吓着客。陆顺啊,别管她,你来这里吹风。”杨陆顺只得让徐母进厨房,陪坐在岳父身边说:“爸,您老见外了,我和沁言结婚证都扯了,是您老女婿,半个儿子,还是什么客呢。

”徐父老怀大开,说:“我还真说错了,都是自家人,不是客了,哈哈。陆顺,听满妹子说今天你接她去廊柱市,是到王书记家做客?”杨陆顺说:“是的。”徐父语重心长地告诫说:“陆顺啊,我也在单位几十年。这个领导啊,尊敬就行了,领导毕竟是领导,保持点距离也好,我晓得王书记是南风调过去的,是个好人,可也别太走近了,俗话说伴君如伴虎啊。”杨陆顺虽不很赞成岳父的话。至少老人还保持了些许恬静,没有盲目惟上,笑道:“我也是推辞不了才答应的。

爸,还跟您商量点事。”徐父说:“什么事啊?”杨陆顺说:“爸,我和沁言准备买新房结婚,要装修下。我想把沁言早点调过去。两人一起布置新房。您老要没意见,我就马上给沁言办调动。”他和沁言扯了结婚证,但没办婚礼,冒冒失失就在一起,如果老人封建点,就会不高徐父也明白杨陆顺的意思,笑着说:“你们两个孩子的事,跟我商量什么,昨天满妹子也跟我们说起这买房子地事。我和你妈的意思,怎么都行,只是接亲还是得从家里接出去,老规矩嘛。满妹子风风光光嫁出去,我们都有面子。

是吧。”杨陆顺连忙点头说:“是的是的。老规矩还是守的。”其实徐父母是担心夜长梦多,杨陆顺一个三十几的副秘书长。单身在廊柱市,就怕重蹈了人事厅易杰的覆辙,有满妹子在杨陆顺身边盯着,就放心得多,上次未来的厅长女婿被抓了,他们老两口几乎丢尽了老脸,就恨不得给满妹子介绍个普普通通地职工,不当领导哪来那么多变故呢,满妹子的婚姻他们操碎了心,巴不得赶紧办了喜事。徐沁言在办公室等到杨陆顺的电话,跟同事打个招呼就走,回到家取了存折让陆顺陪她到银行取钱,三万五千元放在杨陆顺手提包里毫不占地方,杨陆顺却知道这是沁言工作多年地积蓄,说:“沁言,看来你也是廉洁干部啊。

”沁言摇着头说:“这些钱都是进组织部积攒下来的,很多事我也没去掺和,睁只眼闭只眼装不知道,就这些我心里还惴惴不安,所以我才敬佩你。稍微开点口子,你何至于离婚呢,就是你想离,沙沙也不会放手的。”杨陆顺哈地笑了声,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在沁言家离银行不远,开车一会就到了,一家人开开心心吃了午饭,稍事休息就去了春江。s杨陆顺把沁言带去秀林酒店办事处让张有为等人认识,因是去王书记家吃晚饭,也没着急去廊柱,给赵君豪打了传呼,就在办事处和张有为等人闲聊天,张春梓和沁言几乎是见面熟,当然得归功张春梓有意为之,两个女人在张春梓办公室叽叽喳喳聊得挺投缘,话题大体就在新房装修、家具摆设上。

徐沁言总归还是个女人家,对于新婚甚为紧要,巴不得有个眼界高的人替她参谋策划。莫约下午三点半,赵君豪终于把电话打到杨陆顺地手提上,杨陆顺也不避讳,当着张有为就接听:“君豪,忙什么呢?哦,晚上怎么安排?行、行,我和沁言还在办事处地,那好,就去你家集合吧,好的,你先忙,再见。”张有为见杨陆顺挂了电话,才说:“秘书长,这就回廊柱?”杨陆顺说:“是啊,还得麻烦你派司机送我们。”张有为说:“麻烦什么,办事处不就是服务领导的么,正巧我也要回廊柱,我送秘书长吧。

”杨陆顺呵呵一笑说:“是吗,那我就搭顺风车吧。”张有为说:“秘书长稍等,我收拾下就走。”杨陆顺踱到张春梓办公室门口说:“沁言,和张副主任聊什么呐?”张春梓站起来说:“秘书长,我和徐姐说怎么装修新房呢,徐姐要我做参谋。”沁言说:“是啊,春梓随便一说,我就觉得蛮好,要是春梓办事处得闲,还请要请她帮我参谋参谋。”杨陆顺说:“那最好,张副主任是眼光肯定没得说,沁言,我们准备去廊柱了,搭有为的顺风车。”说完就回了客厅沙发坐下,一会儿只见沁言面色绯红地出来,心下疑惑。

没来得及问,张有为从主任办公室出来说:“秘书长徐处长,这就走吧?”张春梓也从副主任办公室出来,神情无异地送杨陆顺徐沁言到电梯口,才挥手告别。到了大堂,张有为问:“秘书长,你开来的奥迪车里还有东西要拿吗?”杨陆顺说:“没有了,车钥匙都给你了。没落东西在车里。”张有为心下疑惑,难到杨秘书长两手空空去赵秘家?眼珠一转有了主意,说:“秘书长徐处长。你们在大堂沙发小坐一会,我去取车啊。”杨陆顺点点头,和沁言向酒店大门走去,问:“你从张春梓办公室出来慌慌张张的。

怎么了?”沁言说:“春梓硬要送我一张美容会员卡。她以为我不清楚,那卡是春江市很有名气的养滋堂美容院的,里面至少有三千元的消费额。我当然不要了。”杨陆顺笑了笑没接茬,说:“沁言,你请春梓做参谋,怕是我们地钱不够哟。”沁言说:“我知道,听听不行啊,张春梓到底在春江见识多,要按她说的。怕没个大几万搞不出那效果,我也是听得有趣,其实自己住的家要那么好做什么,我爸妈分的老房子,我也住了十几年啊。”杨陆顺说:“我找了小标。

他先给我们垫点。我们结婚俭朴应该,可也不能寒碜。以后再慢慢还给小标。哦,有为的车来了,这家伙,还是开地奔驰!”张有为热情地招呼杨陆顺夫妇上了车,熟练地打着方向盘说:“今天送秘书长去市里,搞隆重点。”杨陆顺说:“有为,我是搭你地顺风车,隆重不隆重跟我没关系啊,哈哈!”张有为没接着话题说下去,而是问:“秘书长,是直接去赵秘家吗?”杨陆顺说:“嗯,直接去吧,他爱人在家等着的。”张有为得意一笑不再说话,开车专注点也是对秘书长人身安全地负责。

很快就到了廊柱市,赵君豪同样没住机关家属院,住在他爱人单位的家属楼,杨陆顺去过的,下车向张有为道谢就要上楼。张有为急忙说:“秘书长,等我一起啊。”杨陆顺和沁言站住,见张有为从车尾箱搬出一件五粮液酒,以为是张有为要给赵君豪送礼,可如此不避讳,令他们夫妇惊讶。敲开赵君豪地家门,赵君豪爱人周笛见是杨陆顺夫妇,很热情,张有为把五粮液酒搁在换鞋处也不进屋,说:“秘书长,我这就走了,要车就扩我啊。”也不等杨陆顺说话扭头就小跑着下了楼。

周笛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陆顺,你和君豪是好朋友,怎么也”杨陆顺才明白张有为的苦心,怎么好解释呢,只好笑道:“咳,我和君豪在一起就要喝几杯的,留着我们兄弟慢慢喝嘛。”沁言也只好笑笑,心说这个张有为真狡猾。周笛连忙泡茶洗水果,杨陆顺见酒摆在门口不象话,亲自搬进了餐厅,对张有为地自做主张哭笑不得。周笛说:“君豪打电话告诉我五点半才回,沁言,什么时候调动啊?”徐沁言说:“快了,要动还不容易啊。周笛,你儿子晚上怎么办?”周笛说:“我让他去老师家吃饭,带个孩子去王书记家,麻烦。

易主任说了,我们四个带嘴去就行,不许提东西。”杨陆顺说:“我也没打算提东西,哈哈。”周笛嗔怪道:“你是怕王书记刮胡子,君豪和我都把你当大哥,到这里就是自家一样,还搞单位那套做什么。”沁言忙说:“周笛,是我的意思,陆顺也不同意,是我坚持地。我第一次到你家,一点东西也是应该地。”杨陆顺就冲沁言笑。周笛就不好再说什么,开始打听他们什么时候结婚。杨陆顺反正插不进话,见她们两个女人进房里看孩子照片什么的,用赵君豪家电话给张有为打了个传呼,很快就回了电话,杨陆顺说:“有为,我和君豪是老朋友,两家来往都不搞这套的。

等会我见到君豪,就说是你的意思。”话里带着责怪,可语气却很热情。张有为何尝听不出,说:“秘书长,千万别,我晓得你和赵秘书是好朋友,你们在一起吃饭也得喝几口是吧,我没请示就自作主张。还请秘书长批评。”杨陆顺笑道:“你啊,下不为例啊,哪天得闲。我请你喝酒。”就挂了电话,看了看赵君豪家的布置,大体决定按君豪家的式样做装修,虽然看上去不觉得如何出众。其实细细打量。还是蛮精致的。好容易等到赵君豪回家,杨陆顺一杯茶已经毫无茶味了,赵君豪神采飞扬,说:“陆顺,我赶紧洗个澡,六点准时去王书记吃饭,晚上七点半王书记还要召开常委会。

”看着赵君豪忙忙碌碌地,杨陆顺暗暗羡慕,他也是个闲不住的人。偏生让他闲了好几个月。赵君豪亲自驾驶着廊柱市一号车进了市委王书记家地院子,杨陆顺进门就感觉到了这个市委书记的一号院比南风的新簇多了,赵君豪见杨陆顺四下打量,也觉察到什么,悄声说:“这是前任市委书记搞的。比南风的强多了吧。”因为是家宴。王书记爱人易颖珊也没让保姆下厨,而是热情地招呼周笛徐沁言一起做饭。王弘智也没了市委书记地严肃,满脸是笑,和杨陆顺赵君豪闲谈,居然对现在国内甲A足球联赛挺感兴趣,聊起国内地足坛宿将头头是道,杨陆顺听到了点王书记话里的遗憾,就是春江省没有足球队进入联赛,换而言之也就是春江经济落后,没有强劲地经济支柱来发展职业足球俱乐部。

杨陆顺还真对什么足球不感兴趣,莫说国内联赛,已经登陆中国多年地意大利等欧洲足球联赛都不怎么关注,最多也就看看排球乒乓球羽毛球等大众化平民化的体育运动,而赵君豪就健谈得多了,时不时对一些球员的评论还能获得王书记的认同,一些足球花絮还能博王书记一笑,尽管只是很随意地聊天,杨陆顺连话都插不进,对足球术语也一窍不通,看来还是缺乏必要地了解,这不能不说是他地失误,以前赵君豪还主动透露王书记对邮票有兴趣,有君豪这样的好朋友而不去试图了解王书记,要换了别人,怕是钻山打洞也要搞清楚领导的喜好。

杨陆顺暗暗决定再不喜欢足球也要恶补一下足球方面的知识。吃过晚饭,王书记略事休息就去市委准备开常委会,赵君豪肯定得随同,杨陆顺和沁言周笛陪着易颖珊说话,不周笛牵挂孩子,不得不早早离开,杨陆顺看得出沁言也想走,这点就没有沙沙伺候领导夫人那么耐心,可杨陆顺不仅不认为沁言幼稚,反而觉得沁言有点超然,周笛应该算跟王书记家比较亲近的,还恋恋不忘在王书记易主任面前讨好,沁言却是大方得体多了,做人是得不亢不卑,现在想来,他之所以总觉得汪溪沙不如沁言,多少也是看到了她在领导面前的卑躬屈膝,看到了她人性薄弱的一面吧。

杨陆顺在周笛走后不久,也和沁言提出告辞,虽然易颖珊还在挽留,他们还是起身离去,出得门来,沁言长吁口气说:“陆顺,我真不习惯在领导家吃饭,你看我没失礼吧?”杨陆顺笑道:“你不仅没失礼,还表现得挺好!”沁言忽然异样地笑笑,说:“周笛表现比我好多了,我、我其实也知道要表现得热情点,可有些话我就是说不出口,没周笛那么会表达。”杨陆顺拍着沁言的手说:“什么会表达,你就是不愿意拍领导马屁而已,这样也好,你看易主任对你也客气点,没差使你做这做那的,我还真不忍心呢。

”沁言也笑着说:“陆顺,你表现也挺好地,没、没赵君豪那么会奉承王书记。在官场上能象你这样做人有原则的,稀杨陆顺愣了下,说:“我还没夸你呢,你比我还有原则!”沁言说:“我又不要往上爬,最讨厌那些溜须拍马的家伙,陆顺,你答应我,千万别为了讨好领导而去奉承,真正懂驭下的领导看重的是本事,不是马屁,我宁愿你铁骨铮铮坐冷板凳,也不愿你靠溜须拍马官运亨通。”杨陆顺心里一阵感激,没说话,只是重重地点了下头!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古城西风地官场大作《商宦》已经上架,书号:1106845。

请多支持!莫为妖书号1035905)女频作家倾心打造,有女频包地请投啊!《国企风流》作者同舟同济新书《官路商海》上传,《官路商海》书号:1108250推荐官路风流、国企风流、官路迢迢、醉回七九当农民、宦海无涯、脊梁、权欲诱惑、混在官场等官场小说,都是精品,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