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一七五章(下)

杨陆顺这厢新房钥匙到手,那厢徐沁言也调到了廊柱市妇女联合会,市妇联主席高建淼和副主席忻是召集了机关在家的同志举行了热烈的欢迎仪式,在征求徐沁言的意见后,就安排在妇联直属的妇女活动中心宾馆居住。徐沁言早就闻名廊柱市妇联的妇女活动中心了,这是个集培训、娱乐、餐饮、为一体的妇女活动场所,装璜典雅别致,环境清新幽静,而且还有路公车可以到达幸福小区附近,婚前居住在此太合适不过了。当晚杨陆顺和徐沁言就拜访了主席高建淼,高主席外表是个随和的女领导,见杨陆顺夫妇来访,很是热情,当然主要看在杨陆顺是市委副秘书长的份上,不仅惋惜徐沁言放弃组织部的好职位,还马上操心起杨徐二人的婚事,当然也少不了委婉地打听徐沁言想在妇联哪个部门工作。

徐沁言自然是想有个一个工作量小且自由活动时间多的闲职,高建淼知道徐沁言是副处级干部,曾经在南风市委组织部也有领导职务,她这个妇联主席的级别也就正处,下面部室都是科级架子,心里就有了盘算,不如给徐沁言争取个副主席的位置,随便划分点分管事务也不委屈,反正徐沁言结婚生子也没多少时间正儿八经上班,何况杨陆顺是市委王书记身边的红人,这个人情要做到台面上,就笑着说:“沁言啊,我们妇联老早就想增设副主席来分担点工作,你来正好,你以前是组织部管县区干部的领导,你能委屈自己到妇联来,我可不能亏待了你,明天我就找忻副主席商议,向市委争取。

”杨陆顺何尝不明白。打着哈哈说:“高主席,谢谢你关心沁言啊,沁言自己要求到妇联来的,当然要服从高主席的分配了,莫说是副主席,就是科室普通干部,也得兢兢业业不是?”徐沁言内心是不情愿的,无奈陆顺把话说到了头里,她不好在外人面前表现出两夫妻不默契。只能抿嘴微笑,配合着杨陆顺的话还得点头表示服从高主席的分配。高建淼知道自己的人情杨秘书长是笑纳了,就不再工作方面继续嗦。妇联主席也是女人,扯到房子的装修那话是滔滔不绝,俨然又是一参谋。

杨陆顺是插不进话,与高建淼地爱人老林在一边喝茶闲聊。得知老林年近五十还只市财政局一个科室的副职。看老林不温不火的脾性,怕是这个科室副职都是高主席给争取的,不禁暗暗感慨,一个家庭还真只能让一个人进步,另一个就得默默在后面做奉献,想两口子都仕途得意,难,做成功女人背后的男人,难上加难!从高主席家出来。徐沁言就埋怨:“陆顺,我要当官,直接到组织部就是了,高主席外慈内严,我当个空架子副主席有什么意思?”杨陆顺安慰道:“她主动提出来的。

又不是我们伸手要的。你一推辞,高主席没面子了。你在妇联还能清闲得了?你是副处级,就算高主席不提你做副主席,总还得负责个部室吧,哪有挂个空头副主席舒服呢,你好歹也是机关的老同志了,怎么就看不透嘛。s”徐沁言想了想,有点愧疚:“陆顺,我出发点就不对头,只想着拿工资不工作,是不是太自私了?”杨陆顺哈哈一笑说:“谁都有私心,我巴不得你做家庭主妇呢。我送你去宾馆休息吧,还计划去忻主席家的,你们高主席太健谈了。”掏钥匙开了借来地桑塔纳车门,徐沁言上车借着亮光看手表说:“才九点半,也许忻主席还没休息呢,你把手提借我。

”杨陆顺就开车往忻主席家驶去,听沁言打电话就知道忻还没休息,本来嘛,领导哪有这么早就休息的呢,廊柱市二区五县市,市妇联下辖那么多县区妇联,其实事情多着呢。很快车就到了虹鼎区劳动局家属院,忻的爱人是区劳动局干部。进了忻副主席家,杨陆顺留心到茶几上地烟灰缸湿漉漉的似乎才清洁过,而且门口摆着好几双塑料拖鞋,肯定客人才走不久,也亏得杨陆顺是市委副秘书长,才能免去进门换鞋的俗礼。看着忻夫妇热情的样子,能在家接待主动上门地市委副秘书长,实在是荣幸。

忻到底是副主席,虽然是在自己家,也没把杨陆顺夫妇当来访客人,倒有点象是迎接领导视察,说话也是杨陆顺为主导,忻夫妇是有问必答,还不住感谢杨秘书长关心,杨陆顺注意到忻地爱人也是个性格温驯的男人,与忻副主席泼辣干练的作风成了鲜明对比,妇女干部大多如此,不然也不能从女人中脱颖而出,象沁言这样的,永远难成为一个单位的头头,太没领导魄力了。从忻家出来,杨陆顺开车送沁言去妇女活动中心,沁言忽然笑道:“陆顺,你发觉没有,高主席和忻主席她们的爱人,性格真好。

”杨陆顺故意苦着脸说:“徐主席,莫非你也要为夫学他们那样?”沁言哈哈地笑起来说:“我是觉得好笑,这夫妻间的性格确实需要互补,男人性格强就要配个柔顺的女人,女人性格泼辣,就要找个好好先生。你其实也算性格挺好的男人,吃软不吃硬!”杨陆顺说:“我晓得你是绵里藏针,外表柔弱其实坚强得很,女人就要你这样,给男人造成需要呵护地假象,实则很独立。这也是你能比别的女人活得更有尊严!”徐沁言呻吟一声,侧脸看着杨陆顺说:“陆顺,你知道吗,你的话让我觉得再等你十年甚至一辈子,我也情愿!”杨陆顺冲沁言笑笑,驾驶得更专注了,他不想用话语来破坏此刻的温馨,他们早就过了甜言蜜语的年龄,需要地是相濡以沫。

直到车到了妇女活动中心地宾馆。杨陆顺送沁言上了楼,一个带客厅的套间,比杨陆顺在市委招待所地房还要豪华,高建淼没夸张,绝对是上级领导到廊柱来接待的专用客房,沁言轻轻掩上门,脸色酡红地说:“陆顺,今天就不走了吧?”杨陆顺心神一荡,久违地热情涌了上来。他是个健康的男人,他需要生理的籍慰,可从沁言犹豫地口吻及羞涩的表情。他没了少年郎的冲动,取而代之的是怜惜,也许沁言被他的话感动才做出这样的决定,也许事后给她带来的是遗憾。

他清楚沁言太需要一份完美地爱情婚姻了。或许留到洞房花烛夜,才是真正的完美吧。杨陆顺拉着沁言的手走到客厅中间,轻轻揽住她地腰,很温柔地吻了吻她光洁的额头,然后把她拥进怀里,说:“累了吧?”沁言嗯了声,又摇摇头,贪婪地闻着陆顺身上使她迷醉的气息,她之所以要留下陆顺。却是她妈妈隐晦地暗示,对她本人来说,婚前发生关系与她的观念不符,她既不愿委屈了陆顺,又希冀陆顺尊重她。矛盾地心里使她犹豫慌乱。以致不知所措。而陆顺温存地亲吻拥抱让她地情绪逐渐平稳下来,静谧得时间仿佛停止了。

这一刻就成了永恒。杨陆顺渐渐听到沁言呼吸平和,起初紧张导致紧绷地身体也柔软起来,才慢慢分开,微笑道:“我的汗气没熏着你吧?”沁言抿嘴笑道:“很好闻呢。哎呀!”她忽然惊叫起来:“我、我一身汗臭肯定熏着你了,我去开空调去。”刚才两人忘情拥抱,却没留意都出汗了,女人天**洁,更不愿在爱人面前破坏自己的形象。杨陆顺哈哈笑了起来,顺势坐在沙发说:“也很好闻呢。”沁言按开空调,感觉身上腻腻的很不舒服,鼓起勇气说:“你先看下电视,我洗个澡就来啊。

”匆匆忙忙进房拿出贴身衣物跑进了卫生间,杨陆顺看得嘿嘿一笑,拿起遥控胡乱按台,半天也没看出什么道道。好一会儿沁言才从卫生间出来,用毛巾擦着头发就要偎在陆顺身边,杨陆顺却是一躲说:“我身上气味重,沁言,明天就准备开始搞装修吧,机关事务管理科的李科长说介绍个装修队,我们明天联系老李,叫装修公司的人去看看房,做个初步规划。”谈及正事,沁言也来了精神,说:“嗯,是要规划一下,我刚才特意留神看了高主席忻主席家的装修,再结合小区其他住户的装修,我觉得吧,室内做个墙裙、门片包一下,地面就贴釉面砖,墙壁就刷刷白涂料,既经济又快捷,而且也不显得寒碜。

”杨陆顺哈了声说:“还不寒碜啊,不吊顶了?!阳台也要做成封闭式的,还有防盗护栏,我们住三楼呢。”沁言说:“那得多花费不少呢,防盗护栏,我算算啊,六个窗户一个阳台,那该多少钱?目前资金紧张,能省就省吧,我不信廊柱市治安比南风还差。”杨陆顺说:“沁言,朴素大方应该,但也要长远规划嘛,总不能住进来等资金充足了再缝缝补补吧?我看一次性搞熨帖最好,钱地方面就麻烦小标垫着,我们有了就还。”嬉皮笑脸地说:“你不是想早点做妈妈么,那你督促紧点,哈哈!”沁言扬手给了陆顺一巴掌说:“急也别老挂在嘴巴上说好不好,那你赶紧回去休息吧,明天开始我们有得忙了。

”杨陆顺说:“我纠正一下,是你有得忙了,我可不能每天耗在那里。莫看我没具体分配工作,可也得抓紧时间熟悉环境,我和君豪说了的,得开始与市委政府的领导们接触接触了,还有下面行局县区的头头们,以后我不管分管哪线工作,都要脸熟才行。说起来你也得有思想准备,白天忙装修,晚上还得打起精神和我一起串串市委领导的门,必要地应酬也缺不了你这个秘书长夫人。”沁言说:“知道了,这点思想准备还是有地,说句怕你难以接受的话,我还真希望你就一普通小干部,每天八小时上班就回来陪我和孩子,多好!”杨陆顺说:“我真要那样,还担心你骂我没上进心没事业心呢,现在我们这样难道不好呀,我看挺好,不怕你笑话我肤浅,人不要奉承也要话说得好听,想想在南风政研室我就憋屈,我不稀罕被人奉承,可我也不愿你跟着我受气,还是那句老话,顺其自然,我们安安心心、踏踏实实过日子!”沁言笑了起来:“哎呀杨秘书长,我说不过你,只要能安安心心过我们地小日子,我也不图其他了。

陆顺,我们结婚,旺旺能来吗?”杨陆顺说:“我会通知汪溪沙的,反正卫边卫关会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汪溪沙不阻挠,就让卫关带他来。父母离婚不是什么好事,可也不能瞒着孩子,我相信你是个好继母的。”沁言坚定地说:“你放心,我会把旺旺当自己亲儿子看待,不管他认不认我这个继母。”杨陆顺起身说:“这样最好,你就好点休息,我走了啊,我房间电话记下了吧,有事就打电话,啊哟我还得快点,车还要还人家的。”凑上去亲了沁言红润的嘴唇一下就走,沁言追过去嘱咐:“开车注意安全啊。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古城西风的官场大作《商宦》已经上架,书号:1106845。请多支持!莫为妖书号1035905)女频作家倾心打造,有女频包的请投啊!《国企风流》作者同舟同济新书《官路商海》上传,《官路商海》书号:1108250推荐官路风流、国企风流、官路迢迢、醉回七九当农民、宦海无涯、脊梁、权欲诱惑、混在官场等官场小说,都是精品,不容错过!:。

下一篇:第一七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