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一七九章(上)

第一七九章(上)在北京只短暂地逗留了五、六天,杨陆顺就回了南平。(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xiAZaiLoU.CoM)去北京的收获颇大,受到刘老、刘书记的亲切接见,又结识了个**刘建新的姐夫池翔,池翔也就是三十四、五岁的年轻人,却是国务院财政部农业司扶贫处的处长,而且还获得一个有关农业方面的内部消息,那就是棉花价格即将与国际价格接轨。至于和王市长,两人私交就更进了一层,不过杨陆顺从蛛丝马迹中察觉,王市长与池翔应该是另有交情,也就隐约明白,王市长并非一定要靠他才能接触到刘老、刘书记,只是借个幌子,正是王市长对万山红农场的熟悉让刘老很是缅怀当年的旧地,杨陆顺才知道自己多么不了解老人的念旧情结。

不过南平的清退工作正如他走前预料的一样,完全停止了,唐春前虽应邀到南平县做了深入的采访,不过只在春江日报二版发表了简短的文章,大致内容是称赞南平县积极按照关于农民减负的文件精神,大刀阔斧地废除了不合理的『乱』摊派『乱』集资。市里分管农业的廖副市长也前往南平做了视察,听取了减负后农民的意见,表示南平县委县『政府』的工作做得到位,在电视上大大表扬了一番。在县委的常委会上,顾宪章同样把发起清退工作的杨陆顺着重进行了表扬,会上还通过表决,提名杨陆顺出席市里的年度优秀工作者。

这个结果很让杨陆顺失望,不仅对不起南平农民,同样辜负了刘老的期望,辜负了省委刘书记的赞许。记得在北京,他违心对着刘老、刘书记汇报南平的清退工作时,王市长同样也说了假话,让刘老以为中央的文件精神真正落实到了实处,真正让老百姓们得到了实惠,可惜下有对策只是让农民今后不再受『乱』摊派『乱』收费的困扰,以前被迫交上去的钱物则永远地被侵占了,至于减负能维持多久,杨陆顺心里没有任何保证,也无力保证。南平的减负工作直接带来了县财政的捉襟见肘,因为农业税费是地方财政收入的主体,特别是南平这样的纯农业县,减负可以说就是直接减少了县财政的收入。

而该向市财政交纳的税费则一分不能少,这个问题的解决,就落在了分管财政的副县长杨陆顺身上,袁华贵挂了个县长助理头衔,他也不会施展魔法变出票子,终究还得杨陆顺来想办法解决问题。白利民觉得自己时来运转了,起初杨县长要求棉麻公司提高收购均价,公司内部有很大分歧,莫小看区区一『毛』钱的提价,最终将给棉麻公司减少四、五百万的利润,而且因为南平县的收购价格高,势必引起周边县的棉花流入,到十一月份,同比去年已经增加了近十五万担皮棉的入库,而国家计划棉是有限的,剩余的部分则是棉麻公司自寻销路。

公司业务部门的人已经是怨声载道,认为根本不可能超额完成销售任务,而棉花这东西当年不卖掉,陈一年质量就会下降,就意味着亏本。白利民算是顶着巨大的压力在完成对杨县长的支持。没想过了十一月分,棉花市场就开始走俏起来,价格稳步上升,不仅省棉麻公司加大了计划棉的任务,还有来自上海的纺织厂的业务员购买新棉。这一转变让公司内部又有争论,部分人认为国家纺织企业消化有限,暂时的原料涨价不代表任何问题,既然省棉麻公司要求加大计划棉任务,那就满足喽,既可以缓解公司压力又有讨好上级公司的目的。

而老『奸』巨滑的白利民可不这么认为,虽然他没有什么充分的证据证明什么,但凭着多年积累的经验,他觉得不能轻举妄动,而是四下派公司的业务员远赴上海、重庆、天津等纺织基地,查探究竟。当然,白利民也将这好消息向杨陆顺做了汇报,他知道自己并不能左右县供销社的决定,唯一能给予他支持的,就是来自『政府』的干涉。杨陆顺听了老白对棉花市场的分析及将来几月棉花价格的走势,也觉得应该慎重对待,不过现在县财政没钱,自然就把主意打到有活钱的棉麻公司了,他也不避讳说:“老白,现在财政没钱,目前找市里也没办法,看你公司能不能搞点钱让财政缓解下压力?”白利民知道县『政府』真要向棉麻公司伸手板,他只有乖乖上缴的份,即便他不乐意,县里直接找县供销社,还得服从上级指示,既然杨县长绕开了县社直接找他,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呢,而且还有了讨价还价的资本,就说:“杨县长,棉麻公司是在南平,自然归县『政府』管,棉麻的钱不就是县里的钱啊,今年计划棉已经调走了,隔不几天就有货款,除去税费利息,差不多也有四百多万利润,要是四百万还不能解决问题,我再想想办法。

不过省公司要求增加计划棉,这就得请杨县长代表『政府』去顶牛了。”杨陆顺本想透『露』明年国家将大幅度调整棉花价格的消息,可又怕上面的计划变卦,但要说急着将棉花按目前的市场价格出售,他还是舍不得,要让老白不卖棉花难度很大,棉麻公司要还贷款要支付巨额利息,还有公司数百在职退休人员的工资福利发放,都要钱。无奈之下,杨陆顺说:“老白,你赶紧搞钱入了财政的帐,计划棉的事,我会用县『政府』的名义去与省棉麻公司交涉,争取保障我们县公司的利益。

”见老白笑得高兴,杨陆顺随口问:“老白,你不怕得罪了省公司?”白利民心说我当然怕了,不然怎么请『政府』出面顶牛呢,还指望搞几年经理也进省公司呢,但很仗义地说:“没办法,我白利民总归还是南平人,不能讨好了省公司,却眼看着县里受损失。这点我还是分得很清楚的。”杨陆顺点点头,说:“老白,你是生意人,知道权衡利弊,难得棉花价格在涨,得卖个好价钱啊,我让你顶着压力提高了收购价,籍此提高农民种棉花的积极『性』,但也不想让农民得利,让棉麻公司亏本的。

”白利民笑咪丽地说:“杨县长,棉花价格一涨,公司的人就晓得你杨县长的良苦用心了。什么时候请杨县长到公司来指导知道工作,那就最好了。”杨陆顺知道白利民请他去公司指导工作,无非是想借『政府』领导之名在公司树立威信,就笑着说:“老白,我就抽一天时间,我不仅要到公司机关走走,还要你陪着我到下面的储运站也看看。具体哪天,我会让『政府』办林主任通知的。”年底的检查考核多了起来,县委『政府』的头头们几乎是每天都在接待来自市里省里的领导,而今年南平却屡屡迎来高规格的检查。

省『政府』副秘书长陈泊然带队检查国家商品粮基地的检查组、省减负办张主任带队的调研组、省民政厅孙副厅长的扶贫组、市里王市长带队的农村工作综合检查组、市『政府』副秘书长杨宜带队的农村教育工作考察组等等,而且检查考核的评价都是很高的,仿佛南平县突然就成了香饽饽。这情况使得顾宪章都有点眼红起来,毕竟来的都是『政府』这边的领导,而省委、市委的检查考核组都是例行的,不过顾宪章还是很高兴,不管是哪线工作,出了成绩都是县委书记领导有方。

而南平『政府』大小官员里,被提名表扬最多的是杨陆顺,身为县长的朱凡祖几乎成了被遗忘的人。种种迹象让南平人不禁暗暗猜测,莫非杨陆顺即将取代朱凡祖成为南平县长?就在九三年即将过去的前一天,县委终于迎来了市委比较高规格的一行客人,市委纪委副书记张关年带队的纪委工作检查组,这让顾宪章内心很不愉快,纪委工作检查组一般只对口县纪委,最多县委常委们出席欢迎陪同吃饭,以显示县委对市委纪委工作的支持与重视。具体工作则由县纪委陈书记负责接待陪同。

但因为来的是市纪委副书记,与往年纪委常委带队就高了个级别,但也暗示着南平的纪委工作肯定存在问题或者某些方面的引起了市纪委的重视。果然,张关年在南平书记会上,就严厉批评了南平县存在的大吃大喝、公款消费现象,而且还点名批评了马峥嵘,指出马峥嵘爱人利用特殊身份参与歌舞厅经营谋利。这让马峥嵘很不服气,当唐丽萍从舒秋莲处得知被市委纪委注意后,两人一起从歌厅退出的,可为什么仅仅只点名批评他呢?会后,马峥嵘带着唐丽萍连夜就去了南风市,第二天两口子就拜访了孙书记家,面对孙书记,唐丽萍毫无顾忌地发着牢『骚』:“孙书记,您得给峥嵘平反正名呀,南平的歌厅最先是杨陆顺的爱人汪溪沙开的,是汪溪沙花言巧语把我和舒秋莲哄进了歌厅。

凭什么就该峥嵘挨批评背黑锅,峥嵘曾经是您的秘书,他们这样搞臭峥嵘,其目的我看是针对您来的。”孙书记内心并不支持市纪委小题大作,可在书记碰头会上,王智弘却是竭力要求市纪委有所行动,即便是不处分,至少也要警告警告。对于王智弘一反常态地强硬态度,他心里很清楚原因,两人一起到省里开会,省委刘书记显然对王智弘很亲切,还在会上点名表扬了王智弘大力支持南平县的清退工作,这是很不正常的现象,也许正是王智弘语气强硬地根源。

偏生南平县参与此事的都是他的人,顾宪章是正职,不能轻易有被人指责的口实,把马峥嵘拿出来,既达到了王智弘的目的,又显得自己大公无私,这才有了马峥嵘被点名批评。不过他还是尽量缩小了范围,按王智弘的意思,应该是在县委常委会上批评的。『摸』了『摸』有点发闷的胸口,孙书记说:“小唐,峥嵘,犯了错误被批评,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这次是我的决定,正因为峥嵘你曾经是我的秘书,我对你的要求更严,也是鞭策你进步的方式。希望你以后别受外来影响,好好在南平工作。

你们就在家里吃中午饭吧,小唐,你去厨房帮阿姨的手。”唐丽萍知道是要支开她,再不乐意也只能离开。马峥嵘对孙书记畏大过敬,没了堂客帮腔,他有点发憷:“孙书记,是我没注意个人修养,给、给您添麻烦了。”孙书记说:“峥嵘,干脆把小唐调回市里吧,我了解小唐,会防碍你在南平的工作。”马峥嵘没想有这么个好处,心里暗暗窃喜,他早就跟县工商局机关的一个漂亮女人有染,不过碍于堂客精明泼辣,偷偷『摸』『摸』好不饥渴,当下点头道:“孙书记,我听您的,而且她回了市里,小孩能得到照顾。

只是丽萍在县里税务局上班,要进市税务局,还请老领导打打招呼。”孙书记还赞许峥嵘识大体,完全不晓得前秘书满脑子的龌龊。既然是老领导安排的,马峥嵘再气愤也只能憋在心里,两口子回了南平,马峥嵘就急不可耐地告诉堂客,老头子叫她进市里,还得意扬扬地说:“丽萍,老头子主要是怕你堂客们心眼小,影响我进步。”唐丽萍却说:“老马,我回市里倒没什么,只要你前程远大就好。不过你就不觉得蹊跷?当初歌厅生意那么好,她汪溪沙居然就转给了猴子,她嫌钱咬手吗?而且这次老顾察觉有问题,马上叫舒姐子退出,还是老顾看在你们同是老头子的人,才让舒姐子要我退的。

还有,朱凡祖是要到年纪就退的了,不管老顾走不走,县长铁定该是你这三把手书记接任才符合程序,可你不觉得杨陆顺是个潜在的威胁?我就听不少人说,杨陆顺怕是想当县长呢!”马峥嵘嗤地一笑说:“丽萍,你好歹也是多年的官太太了,还不清楚组织上任命干部的程序?杨陆顺才当一年常务副县长,坐火箭也难当县长哟。”唐丽萍呸了声说:“你才不清楚组织程序呢,要是上面真要提拨杨陆顺,不可以代县长么?代个一年半载又不出问题,不就扶正了啊!我看你才白当着党群书记呢!哎呀,我这么一分析,看来还真象是杨陆顺要当县长,在坏你的名声,老马,千万得提高警惕啊!”马峥嵘越想越觉得堂客的话在理,再念及老顾和杨陆顺打得火热,背心里就出了『毛』『毛』汗,赶紧就打电话把心里的担忧向孙书记做了汇报,孙书记只是宽慰了马峥嵘几句就挂了电话,对于杨陆顺想当县长,至少在他手里是不可能实现的,王智弘如此重视杨陆顺,不就是想培植势力抢班夺权么!马峥嵘既然开始忌惮杨陆顺,也就开始琢磨该从何下手找杨陆顺的麻烦,只可惜杨陆顺只是个常务副县长,任何重要点的工作都需通过县长、县委常委会决定后能实施,不过既然杨陆顺能从丽萍身上下手制造事端,何不也从杨陆顺堂客汪溪沙身上找麻烦呢?眼珠子几转几转,就想到了汪建设身上,这就是个攻破堡垒的薄弱环节!。

上一篇:第一七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