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五十七章(二)

沙沙穿了件质地薄薄的玻璃纱短袖,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白色的乳罩,在仔细一看,居然只穿了条三角裤,唬得杨陆顺连忙关上了房门,说:“沙沙,怎么穿这么透明的衣服,这、这如何出得了门?”沙沙随意地用干毛巾擦拭着头发,笑盈盈地说:“我又没想要出门去,天这么热是得穿凉快点嘛。”说着径直坐到了床上。杨陆顺赶紧把洗澡盆挪到外面,把脏水倒掉,用清水涮了涮盆拧了进来,又把屋子里的积水用笤帚划拉干净,又去提了桶水来,才算完成了任务。

沙沙见六子忙活完了,额头也冒出了汗水,坐在椅子上呼呼喘气,就给他拧了块毛巾,很温柔地替他擦汗,说:“六子,手脚越来越麻利了啊!唉,也不知道你还勤快地多久。”杨陆顺任凭她在脸上摩挲,舒适地说:“沙沙,只要我有时间,我就会把家里的事全包了,看你笨手笨脚的,我还不放心给你做呢。”沙沙听了自然满心欢喜,却轻轻拧了他鼻子一下说:“那我还巴不得呢,你以为我愿意做饭洗衣啊!”转身把换下的衣服泡在盆里,说:“那现在你就开始做家务事吧。

”杨陆顺面有难色地说:“沙沙,这..这女人家的事还是夫人你做吧,我说的是体力活,呵呵,体力活,比如买藕煤呀什么的,做饭我都可以,只是洗衣服嘛就还得劳您夫人大驾了啊。先不说这些了,你嫂子生日我们得准备准备呀,你大哥对咱们好,我们可不能不好生对大舅哥舅母子啊。”沙沙格格笑了起来,说:“看你那样,我怎么舍得让你做这些女人家做的小事?你是大男人,得干大事情,家里的事你就甭操心了。这些天你在村里跑,我就去周可家吃饭,顺带学习怎么煮饭做菜呢。

去大哥家我都准备好了,假也请好了,你呢?”杨陆顺大喜,把沙沙拉到怀里坐着,照着那雪白粉嫩的脖子狠狠地啃着说:“真的,这才是我的好爱人嘛,有你这么大力支持我,我一定会努力工作,做出点成绩报答你。”沙沙耐不住痒痒在他怀里扭动着诱人的身子,腻声说:“六子,干什么嘛,才见你说正经的又开始不老实了。别抱那么紧嘛,等下又出汗了!”杨陆顺恋恋不舍地松开手,说:“大不了再洗呗。我也请好假了,明天就可以去县里,到时候除了给你嫂子祝寿外,我们还有其他事,得去找家好点的照相馆照张像,我一同学要。

”沙沙奇怪地说:“你哪个同学呀啊?什么来头,竟然还要特意给他一张?”杨陆顺说:“那同学现在在深圳,原来毕业时说好谁结婚都要到来参加婚礼的,前年她结婚我就去参加了,可她实在工作忙,抽不出时间来,加之又离得远,所以想见见你这美丽漂亮的新娘子,她在信里还说,要照你的身材替咱们俩选结婚礼服呢!”沙沙不禁欢呼雀跃起来:“六子,那好啊,听说深圳那边全是高档时装呢!我正发愁没好衣服呢!这下全解决了,要不要把身高、腰围什么的也告诉他,那样就买得更合身了。

你那同学想得真周全啊!”杨陆顺涩涩地说:“是啊,只可惜好人不幸福哟。”沙沙奇怪地看着他问:“怎么了你这同学?”猛地想起什么,立即问:“六子。你这同学是女同学吧?”杨陆顺黯然地点点头说:“是啊,她爱人因为作风问题进了监狱,她离婚后受不了别人的白眼议论,一个人背井离乡去了深圳,真是可怜啊。”汪溪沙先是好生同情了一把,忽然盯着杨陆顺说:“不对啊六子,我怎么没听你说起过呢?你们这么好的关系,不应该不跟我提起吧?”杨陆顺这才猛的记起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居然一直没跟沙沙提及过袁奇志,结结巴巴地解释道:“人家不是结婚了的嘛,我...我就没说起过她,也...也失去联系很久,这不前一个月才取得联系,我才知道她去了深圳,就告诉她我们要结婚了...我也是忙得忘记她了。

”沙沙心生疑惑,看六子的表情这么不自然,肯定其中有原因,就笑着撒娇道:“六子,人家这热心帮我们选结婚礼服,我怎么也得认识认识她吧?你肯定有她的照片,现在你去拿来我看看,好不好?”杨陆顺心里一阵犹豫,居然一时高兴忘了这挡子事,如果再推脱只怕沙沙要起怀疑了,忙站起来说:“那好,你等会,我马上去取照片。”沙沙见杨陆顺一溜烟去拿照片,心下也就释然了,一会儿杨陆顺气喘吁吁地回来了,手里捏着张照片,沙沙嗔怪说:“你不会慢点走啊,才帮你擦了汗的。

”杨陆顺指着一人说:“沙沙,这就在深圳的同学,叫袁奇志。”沙沙凑近一看,居然是个美丽非凡的女子,心情一下子就糟了起来,撅着嘴巴说:“原来她那么漂亮啊,难怪藏着掖着不让我晓得!”杨陆顺慌忙说:“沙沙,我跟她只是普通同学关系,没有什么的。”沙沙瞪着杨陆顺说:“没有什么,我哪里知道你们又没有什么呢?这么漂亮的妹子又是大学生,你只怕想跟她什么,人家不见得会跟你什么!”这话正戳了杨陆顺的软肋,他心里一痛,神情黯淡了下来,说:“既然你也知道人家不会理我,那你还计较什么呢?我晓得我是农村出来的,还没脱农,自然会让你们这些街上妹子看不起的了。

承蒙你垂青攀上了你,都已经扯了结婚证了,你还怀疑我什么呢。”沙沙见六子说得可怜,也是心里一软,正要好生劝慰,可听到最后一句不乐意了,感情是别人看不上的我还当宝贝啊,把我说成什么人了,不由气愤地说:“好啊你杨陆顺,说漏嘴了吧,原来你是攀不上大学生妹子,才来找我的呀?算我瞎了眼,被你哄了!”说着泪珠溢出了眼眶,滴滴洒落在白嫩的大腿上。杨陆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爱人,长长地叹了口气(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我的QQ76185596电邮:longlongaier@163.com欢迎大家一起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