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六十二章(三)

杨陆顺跟着叶祝同不约而同走得飞快,象躲避瘟神一样,进了叶家,两人对望了一眼,发现对方都神情怪异,又不约而同大笑了起来,唬得周可不知所措。两兄弟坐下后,杨陆顺为了消除刚才在叶盛家窘态,赶紧提起话题,奇怪地问:“叶大哥,我见你也蛮不喜欢跟叶盛下棋,可怎么也老是去活受罪呢?”叶祝同脸上闪过一丝苦楚,旋即呵呵一笑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杀他个落花流水也赚了个痛快!”周可却心痛地嗔怪道:“老叶,我知道你是想巴结叶校长想让我进初中部,可我真不愿意你这样作践自己,何必呢!”杨陆顺吃惊地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说:“嫂子想进初中部,那得县文教局下调令才行,光是叶盛也没这权力呀。

虽然、虽然他有请调的申请权。”叶祝同瞪了周可一眼说:“你胡说什么呢,说了只是闲得无聊才去下棋的”可他自己也似乎圆不下慌,悲哀地低下了头使劲抽着烟,周可则怜惜地抚mo着他削消的肩膀,却是情深义浓。杨陆顺没想到平日里洒脱豪放的叶大哥居然有这样酸楚的心事,不由血往上涌,脱口而出:“大哥,只要你真想让嫂子进初中部,我这做兄弟的怎么也得帮你!”叶祝同深垂着的脸上闪过一丝狂喜,抬起头时却满含着深情地注视着六子,只是轻声说了声:“好老弟,哥谢谢你了!”(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